节水新风尚

2021-01-11 08:52:07 科学大观园 2021年1期

孙宏阳

穿过百余株银杏树组成的“守望林”,一座名为“地上天河”的铜质雕塑在脚下延伸——蓝色“河流”自丹江口水库,一路北上,从秀美的山岭流向广袤的华北平原,奔波千里,最终抵达北京颐和园团城湖。

“走过这条‘地上天河,我们就来到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终点——团城湖明渠。”顺着讲解员王昭手指的方向望去,一池碧水与湛蓝的天空交相辉映。江水进京以来,每年都有数万名市民来到团城湖明渠纪念广场,聆听34.5万库区移民舍小家、顾大家,数十万建设者创造工程奇迹的故事,饮水思源。

节水从小家做起

吃过晚饭,市民欧阳湘萍将碗筷放进水盆,拿出了用矿泉水瓶装着的自制洗洁精,配方就是3份果皮、10份水再加1份红糖,洗碗时和茶籽粉一起用,清洁效果跟洗洁精一样,却可以节省大量水。“没有污染,还有利于回收。”欧阳湘萍得意地向亲朋好友推荐她的节水小发明。

欧阳家的节水妙招儿可不少。在洗衣机下方建蓄水池,回收洗衣后排出的废水,在洗衣机上方安装200升水箱和小型水泵,将蓄水池的水抽到水箱中储存用来冲马桶。家里的洗澡水也都用浴缸存住,回收到水箱中进行二次利用。

“一吨水才几块钱?费这个劲儿干嘛?”起初,18岁的儿子不以为然。欧阳湘萍耐心地告诉他:“北京是一座缺水城市,如果每个人、每个家庭都能节约一点水,积少成多,将会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

在北京,像欧阳湘萍这样的节水达人越来越多。

节水,许多家庭从“拧紧”水龙头开始。数据显示,北京累计换装高效节水器具80万套以上,居民家庭节水器具普及率由2013年的95%提高到2018年的99.4%。可以说,大部分北京居民都加入了节水大军。小到一个家庭,大到一个单位、一个区,爱水、护水、惜水、节水正成为社会新风尚。

“现在在单位洗澡,都会规划好每个步骤,一点不浪费。”在南水北调团城湖管理处二楼卫生间,水政科副科长姜春歌拿着一张卡片,一边演示一边介绍,刷卡后出水计时,用完水拔卡结束,每卡每日限时5分钟。淋浴间墙壁上的宣传牌写着“少洗一分钟,节约7升水”。不仅时间精打细算,流出去的水也有归宿。二楼洗浴产生的灰水,过滤后用于一楼卫生间冲马桶,每天大概可以节约800升水。

守着水更得节水。姜春歌把记者带到室外,指着团城湖沿岸介绍,“我们将喜水的高养茅、早熟禾全部换成了耐旱的麦冬、结缕草等植被。不仅如此,3.5公里岸线还设有16个雨水收集口,更不用说透水路、透水砖。”姜春歌算了笔账,34公顷绿地一年才用6万吨水,比定额少用20多万吨,“都是这样一点一滴省出来的。”

江水进京同年,北京实施新水价,全面提高水资源费、自来水费、污水处理费收费标准,发挥价格杠杆调节作用,积极推动水价改革。

用水指标是硬杠杠

过去几十年,农村用水从来不心疼——农用井不交水费,是上世纪50年代为鼓励发展农业定下的老规矩。只要交上百十来块钱电费,就够机井转上一整年。阀门一开,源源不断的清水往外涌,哪儿有节水的概念?

大水漫灌,白白糟蹋了不少地下水。据统计,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长期的超采造成北京地下水位平均每年下降近1米。拿房山区来说,2014年的农业用水量为9446万立方米,几乎全部都是地下水。

变化,发生在“南水”进京这一年。

2014年,农业水价改革伊始,房山与顺义、通州漷县镇一同成为试点地区。按照“农业用新水负增长”的硬约束,农村用水也开始精打细算。在房山竇店镇河口村,村民李凤花走进农业用水计量小屋,掏出用水卡轻轻一刷,水泵立即开始运行,再刷一下,戛然而止。机井何时开启、何时关闭、抽取了多少水,一一记录在小小卡片中。“不省可不行,村里分我80立方米的年用水指标可是硬杠杠。”

每年年初,河口村根据每个用水户的地块面积、作物种类,再结合农业用水定额,核算出各户的年总用水量。超出限额,水价不仅要翻倍,还要加收水资源费。如果没超出用水额度,每少用1立方米清水,村民还能得到1元奖励。“这样一算,只要节水做得好,咱的灌溉成本并不会增加。”李凤花心里有本明白账。

农业节水,科学灌溉技术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位于通州东南部的永乐店试验基地,被称为京城农业节水的“智库”,70亩的试验基地里,近年来先后种下过近百种农作物。每天,市水科院的工程师们对土壤和农作物进行监测,最终得出每种农作物最适宜的含水率。

在基地水循环测试区,地面被划分为24个独立的土坑,里面栽种了同样的农作物。“测坑里的土深达4至7米,是我们从全市各个典型区域取来的,包括山前冲积扇、平原、山区等各种土壤结构。”市水科院副总工程师杨胜利介绍,种植同一种农作物,在不同土壤结构下所需的水量也不同。测坑群的目的就是要找出不同地质地形的灌溉最佳状态。正是有了年复一年的监测结果,本市才针对平原、山丘等不同地形提出了不同的农业灌溉用水定额。市水科院还提出了滴灌、喷灌、微喷、小管出流等15种灌溉模式,为不同类型的农作物提供最合适的灌溉方式。

据了解,北京市在全国率先启动节水型区创建工作,全市16个市辖区全部建成节水型区,北京市万元地区生产总值用水量由2015年的15.4立方米下降到2019年的11.8立方米,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由11立方米下降到7.8立方米,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由0.710提高到0.747。

航拍北京密云水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