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研究市场,少谈些博弈,可能就不会有气荒

2021-01-08 10:17:12 财经 2021年1期

王能全

2020年12月17日,河北秦皇岛市海港区的国家管网集团北方管道公司秦皇岛分输清管站内,工作人员对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线路正在进行日常巡检。图/IC

刚刚过去的2020年,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全人类最无法忘怀的一年。从能源观察和研究的角度,2020年4月20日的美国WTI负油价事件和2020年底国内液化天然气供应紧张、价格的不断上涨,是最值得研究的两大事件。

2020年4月20日下午,在纽约商品交易所交易的美国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WTI)5月合约,出现了-37.63美元/桶的交易结算价,这是2020年国际石油市场最重大的事件,同时也是世界石油工业160年历史中最重大的事件之一。

进入年底以来,中国南方某些地区开始限电,局部地区煤炭、天然气供应紧张,其中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开始限供,液化天然气价格不断上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涨幅近三倍。

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让国际能源形势更加复杂多变。作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国,中国急需大量坐得住冷板凳的专业研究人员,对国内国际能源市场做出基于数字和事实的分析研判。

阴谋论可以休矣

面对国际能源市场的波动和价格大涨大跌,部分媒体和某些专家在报道分析市场形势时,喜欢将其与政治因素挂钩,贴上“阴谋”标签。在分析4月20日负油价事件和随之而来的中国银行“原油宝”事件时,新闻报道中充斥着“阴谋”、“陷阱”、“收割”、“争夺”、“博弈”等词汇。

从国际石油市场的实际情况看,4月20日出现负油价的原因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带来的石油需求急剧下降,国际石油市场严重供过于求。为此,以沙特阿拉伯、俄罗斯等为首的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通过积极努力和相互妥协,达成了史上最大的减产协议并努力严格执行,从而稳定了国际石油市场。减少石油产量、控制供应量成为2020年国际石油市场的关键词。

2020年11月23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发布负油价中期调查报告。让某些媒体失望的是,报告既没有揭露出什么阴谋,更没有指认事件的责任人。报告通过大量的技术分析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使国际石油市场严重供过于求、美国库欣地區的石油仓储能力不足、4月20日前后期货交易盘位的变化,负油价主要是以上三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2020年12月5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公告,认定“原油宝”事件为风险事件,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对中国银行及其相关的四名责任人进行了处罚。

而面对近期的多年少见的用气紧张,中国政府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国内生产企业加大生产力度,进口企业加大进口力度,共同努力增加天然气的供应量,缓解供应紧张的局面,保证居民供暖需求。

如果将时间拉长到20世纪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以来的世界能源行业,阴谋、博弈这两个概念一直不绝于耳,但研究界主流和公认的是,国际能源市场和石油价格的大幅度波动,根本原因是市场力量,稳定市场,靠的也是市场手段。阴谋论和博弈说从来都既无法得到事实证明,也对实务工作没有任何帮助,唯一的价值就是提供了饭桌上的谈资!

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天然气进口国,未来相当长时间里油气的进口量会继续增加。中国政府已经庄严宣布,2030年实现碳排放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为这些宏伟目标的实现,中国能源行业要担负重大责任,有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要做。

一方面,中国能源行业必须进行根本性的改变,由当前高度依赖传统化石能源,转变为清洁、低碳能源为主体。另一方面,中国能源行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能力,在国内市场的服务能力,必须有质的提升,才能为国家的发展目标提供坚实的能源基础。

能源研究该秉持什么方法论

为此,中国能源行业,尤其是能源研究工作者,应该把精力放在基础研究工作上,专注于枯燥但坚实的数据,而不侈谈“阴谋”、“博弈”等虚无缥缈的话题。目前最需要做的工作包括:

一是加强对中国能源市场的研究,基础要扎实,数据要精准。中国能源行业规模庞大,国内能源行业正处于并将长时间处于转型阶段,市场情况非常复杂。实现2030年碳排放达峰、2060年碳中和,必须有切实可行的政策措施,这对相关的研究质量要求很高,否则就无法保证出台的政策质量。

二是强化对国际能源市场的研究。相比国内能源市场,国际能源市场由200多个主权国家构成,成份复杂,既有能源出口国,也有能源进口国;目的和需求更复杂,既有希望通过国际能源市场维护自己大国地位的,也有希望通过出口能源发展自己经济的。而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等,既有自己独立的市场、贸易方式和定价模式,又相互交织,互相影响。要减少国际能源市场波动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影响,更好利用国际能源市场服务于中国经济社会建设,我们需要大量掌握丰富国际能源市场数据,精通国际能源市场规则,熟悉国际能源市场历史的专业研究人员和行业专家,从而洞悉市场未来,找准发展方向。

三是扩大国际交流合作,增加相互理解,共同维护国际能源市场稳定。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国,国际能源市场的波动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中国,中国国内能源市场的波动反过来也会影响国际能源市场的稳定。因此,一方面,我们希望国际能源市场稳定;另一方面,世界主要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出口国也会要求中国能源市场透明、可预期且稳定。正是基于这一基本需要,能源研究的双边、多边国际交流才有存在基础,这种交流不仅要宣示自己的政策诉求,更要从技术层面了解别人,也要让别人了解自己,只有这样交流才能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利人利己。

多做研究,可能就不会有气荒

就在2020年4月20日WTI出现负油价的同时,国际石油市场呈现明显的期货溢价,从4月、5月份油价最低的时期开始,有企业动用一切可用的手段,囤积数量巨大的原油。据统计,从2020年3月1日至7月9日,全球海上浮动原油存储的数量从6590万桶增加到2.215亿桶,很多企业由此赚取了丰厚利润。

与此同时,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消费需求急剧减少,从2020年一季度开始,全球液化天然气生产设施负荷降至个数位,大量船货无人问津,国际天然气市场价格在十多年低位水平上再次下跌。

2020年一季度,美国亨利中心的天然气均价为1.9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同比下降33%,是1999年以来的最低季度价格;而2020年5月,亨利中心的天然气价格又下降到只有1.7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2020年5月,欧洲天然气价格标杆的荷兰转让点价格下降到只有1.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是2003年荷兰枢纽建立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且5月中旬还出现了低于1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的价格。2020年前五个月,亚洲液化天然气现货价格,均价为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3月份只有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图1:2020年1月1日-12月28日布倫特、WTI和欧佩克一揽子原油价格走势

单位:美元/桶。资料来源:1.布伦特、WTI为伦敦洲际和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数据;2.欧佩克一揽子原油价格,来源于欧佩克秘书处的统计,截至2020年12月17日。制图:张玲

图2:2010 年-2020 年世界主要地区月均天然气价格

单位:美元/百万英热。资料来源:国际天然气联盟,2020年全球液化天然气报告

但是,市场从10月底开始转紧,液化天然气生产设施基本满负荷生产,国际市场液化天然气已一船难求,国际天然气价格不断上涨,其中从2020年12月2月开始,东北亚液化天然气现货22个月内首次进入了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的时代。

对于今冬的严寒,气象界早就做过预警。因此,无论是经营天然气业务的企业,还是政府部门,如果能深入研究市场,早做预判,在夏季天然气供应过剩时为冬季的需求剧增做准备,那么无论是微观层面的企业效益,还是宏观层面的社会效益,都比扯淡什么“阴谋”、“博弈”等要巨大得多。

(作者为中化集团经济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编辑:马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