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盈莹: 人生,不该被定义

2021-01-07 14:01:20 婚姻与家庭·婚姻情感版 2021年1期

吴净净

质疑者说,她太有野心、不近人情。对此,蓝盈莹依旧是那个敢于说出真实想法的姐姐:“‘野心不是贬义词,为什么大家要忌讳去谈自己的努力呢?”

30岁这年,蓝盈莹过了一个充实闪亮又难忘的夏天。作为演员出道近十年的她,变身唱跳歌手,在现象级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征战了三个多月,毫无保留地展现了自己努力、自律又坦荡的一面,也因此惹来了很多争议。

那些争议的点,是很多女性对自己的桎梏

从《甄嬛传》成名起,蓝盈莹就习惯躲在她的角色后面,直到《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她将真实的自己展示人前,大家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个多才多艺的宝藏女孩啊!

第一期惊艳亮相,蓝盈莹拿下总分第一的好成绩。本想着只是来节目尝试一把唱跳就走,结果solo第一让她“非常骄傲自豪”,默默地在心里说:“够本儿了,够本儿了,哪怕第一轮把我淘汰了,我都够本儿了,够我吹牛吹好久了。”这个好成绩也激励着她接下来的每一次表演都全心付出,元气满满,积极努力,似乎不知疲倦。当然,她也希望队友们和她一起努力,比如跟她一样绑着沙袋练舞,直到“吴昕哭了”上热搜,争议扑面而来。

“狼性”“野心”“冷血”“不近人情”……始料未及,蓝盈莹有点儿蒙,但她觉得“有野心不可耻”,如今,她的想法仍是如此,“在这个节目中,我展现的是最真实的自己,真人秀我也是第一次参加,我很努力地尽我所能去好好准备这个舞台。”

在节目里,蓝盈莹毫不避讳地说:“希望我干一行像一行,我就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此话一出,瞬间引来“功利”的评价。她说,自己不大喜欢这个词,“功利就是急功近利,他们在乎的是结果,会为了结果不择手段,我想要的东西是成长本身。”她更喜欢用“有进取心”这个词形容,因为进取心是对内的。

尽管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也没想过改变自己,但不得不承认,争议的确给蓝盈莹造成了不少困扰,而她选择的方式就是不看。听到的各种评价,她也会在脑子里过一遍,“判断什么是有效信息,什么是无效信息,我会问自己来节目是要干什么。”过往的经验告诉她,成长路上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我们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蓝盈莹觉得,只要不故意伤害别人,在这个基础上做的所有选择都是正确的,但全力以赴也成“槽点”的话,她是不认同的,“如果人家感觉到被我伤害是因为我太努力,那对不起,我是不会听这样的话的,因为你的人生毕竟还是要自己过。”当然,如果的确是自己不小心伤害到对方,“我觉得那可以去改。”

想要就说,想做就行动,这就是蓝盈莹的行事方式。从小到大,蓝盈莹都是一个挺有主见的孩子,“我父母一直都很尊重我的想法,在我的世界里,好像没有啥说不出来的话,不管做什么,他们都觉得我是最好的。”在这种氛围里成长,她坦荡、直接、自信,甚至有点儿天真。她认为對的事情,哪怕会受挫还是想要坚持,“有句话说,在黑暗里你不要害怕举起火炬,当你举起了火炬,哪怕你的光再微弱,也会有同类向你靠近。”

蓝盈莹不相信这样的自己在世界上是孤独的,只不过是缺少敢于去这么说的人,“‘野心不是贬义词,为什么大家要忌讳去谈自己的努力呢?”如今再回过头看,她觉得所谓的争议“点”,其实是很多女性加给自己的桎梏,“我是很想去把它打破的。”

我不是学霸,只是每一次都用尽全力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成团夜,名单公布后,蓝盈莹表达心声时说:“没有天赋,不是学霸,我只相信,有了梦想,不要害怕,去做就对了,毕竟我干一行就是要像一行。”说这些话时,蓝盈莹有些哽咽,但士气不减,依然斗志昂扬,就像她在节目中的每一天:只有睡觉的时候是“断电”的,早上一起床就又是斗志满满的。有人说,她的眼睛里好像有一股火在燃烧,她想要赢的决心写在脸上,就像学生时代班里那个永远精力旺盛的学霸,连姐姐们也称她为“拼命三郎”。

拼命,但也在享受。蓝盈莹拼命学习新东西,新的表演、新的乐器、新的演唱方式,她抓紧每一秒去练习。但,拼命只是想赢吗?至少对于蓝盈莹来说不全是,“我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定要赢得这个比赛,或者说,我一定要成团出道。”能成团固然是好,但她参加这个节目的初心并不仅仅如此,“对我个人来说,过程真的比结果重要太多了,我之所以斗志昂扬,我之所以每一步都很努力,不是为了让你们看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而是在挑战我自己。”

蓝盈莹并不敢认“学霸”的头衔,“我并不是一个舞蹈动作记得很快的人,大家说我是学霸,充其量就是我经过训练了以后,大家觉得好像还不错,可以跟上那些专业的姐姐们的脚步,仅此而已吧。”

就像刚进中戏的第一年,蓝盈莹也曾经“困难重重”,因为水土不服胖了20斤,脸上又长了痘痘,“特别丑,挺自卑的,解放天性解放得不好,一上台就笑场,成绩非常不好。”她一度想过要退学,但也只是想想,“困难来了就一个一个攻克嘛!”她每天都早早起床,一边跑步一边练声台形表的基本功,这样一点一滴打下的基本功,才让她在大二就通过试戏接到了《甄嬛传》中的浣碧一角。她相信,努力就有回报。

其实在参加节目前,蓝盈莹就是这样。她不喜欢待在舒适区,遇到挑战会“两眼放光”。她拍戏的同时还不停学习新技能,吉他、钢琴、尤克里里……她是个精力旺盛的“热血姐姐”,她说自己“长相普普通通,天赋一般,我没有赢在起跑线上,真的是靠自己一步一步打拼走到现在的。”

蓝盈莹这种努力乐天的性格其实是受父母影响。小时候,母亲对她很严格,会给她布置每天、每周、每月的任务,会教她凡事要做最坏打算;而父亲快乐又乐观,会偷偷带她出去玩,也让她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长大后,她每年元旦都会给自己立下年度规划,看多少本书、多少部电影,学什么技能等,都会早早安排好。

她不喜欢浪费时间,她希望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热爱的事情上。她会打游戏,会去游乐园玩,会去找各种好吃的餐厅,“但是我整块的时间,该学习的时候学习,该工作的时候工作,该玩的时候我就要玩一个痛快,这样的人生才有滋有味。”

想获得这个世界的微笑,要先对世界微笑

有人说,如果要上进,应该交一个蓝盈莹这样的朋友;也有人说,如果身边有蓝盈莹这样努力上进的朋友,自己会更焦虑。

参加真人秀之后,蓝盈莹的优缺点被镜头放大,两极分化的诸多争议一度也让很少流泪的她躲起来“爆哭”。但哭过之后,她也会自省。她承认自己在沟通中确实不敏感,有点“神经大条”。

小时候,由于父母忙于生意,除了班主任和家教,蓝盈莹说话最多的人是保姆。而除了在学校上课,她也少有集体生活,跟别人交流时,她一直是坦诚又直接,因此常常会忽略别人的感受。其实,她很喜欢张罗,很热爱集体活动,也很享受一群人一起练习的快乐。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她还为30个姐姐建了一个群,会在群里喊:“我去游乐园夜场,大家有没有愿意跟我一起去的?”但其实姐姐们已经累得不行了,都感叹她的精力太旺盛了。

“从小我爸妈就教育我,遇到任何事,先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父母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一直身体力行,如果自己言行上有不当的地方,他们事后一定会和蓝盈莹道歉。“道完歉了,他们会跟我分析,为什么会这样,爸妈是什么意图,这让我觉得世界上发生的很多事情不是无缘无故的。你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怎么对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一定会反过来怎么对待你”。正所谓想获得这个世界的微笑,你要先对世界微笑。所以,在跟姐姐们的交流中,她也慢慢学会了如何柔软地表达。

这个内心强大、清醒豁达的姐姐,已习惯把所有的挫折或者压力换成改变的动力。其实也是在成为演员之后,蓝盈莹慢慢发现,这个世界不是只有黑色和白色,人不是只有好人和坏人。独处的时候,她喜欢阅读、看剧,也复盘过往进行自省,“慢慢就可以理解很多人很多事,也会知道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变化才是唯一不变的,所以,只有勤勤恳恳地做好自己,走好每一步才是最重要的。”

希望这一生可以不被定义

蓝盈莹从不觉得自己是个乖孩子,她从小就是一个有主意的人。父母给予她最大的尊重,也保护了她的天性,他们之间最大的分歧应该就是高考时。

从小学习唱歌、舞蹈、乐器等课程,蓝盈莹的兴趣一直在文艺上,而经商的父母希望她学工商管理,未来从商。她当时对父母说:“不让我选,我今年就不读大学了!”考虑到她没有任何表演基础,父母觉得应该也考不上,就让她去了。结果,蓝盈莹用一段舞蹈、一首中文歌、一首英文歌考上了中戏。

与很多父母一样,蓝盈莹的父母也担心女儿在娱乐圈太难,没有圈内人脉、不服从潜规则似乎寸步难行。直到《甄嬛传》拍摄期间,他们进组探班后才真正放下心来。当时,他们看到蓝盈莹过得很好,也一直在认真地学习,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开心。从那之后,父母开始支持她的演艺事业。“我一直希望自己有的选,因为我从小就很讨厌被选择,到目前为止的人生都是我自己选的,所以我也很少后悔。”

就像参加真人秀的这段经历,让她笑过,也让她哭过,但蓝盈莹从不后悔来过。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体验,在她演艺生涯或是人生道路上,都是一个值得骄傲的经历。以前的她,作为演员常年待在剧组,一年又一年,一个作品接着一个作品地拍,“很容易把以往的人生经历或者经验消耗殆尽,这一次我真的体会到很多。”质疑或鼓励,支持或批评,成功或失败,都是她宝贵的经历,体验生活一直是她参加这个节目的初衷,“不是说一定要成团出道或者说一定要得第一,我要的就是这一份很独特的体验!”

以前,蓝盈莹以为,30岁这一天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就像任督二脉被打通了一样涅槃重生。结果,当这一天到来时,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经过了这个夏天,她的30岁也有了不一样的体悟:人生就像乘风破浪,会被浪高高推起,也会随着浪慢慢下落,重要的是,一定要抓紧自己人生的方向盘。“30岁的我,更加勇敢,也更加坚定。”她希望,从30岁开始,自己会更加有勇氣打破很多桎梏,塑造一个全新的自己。

“姐姐”的第五次公演时,蓝盈莹的solo舞台《皮囊》让人惊艳。她当时想要跟观众说,所有的女性都不可被定义,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有属于自己的皮囊,她希望通过作品表达自己,也希望跟自己做一个约定,“我希望我这一生可以不被定义,我希望我这一生可以过得非常精彩,轰轰烈烈!”

其实,30岁这年,蓝盈莹还做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从北京人艺辞职。虽然离开,但人艺的前辈们对她的影响则是一辈子的,“我觉得他们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竖立了一座灯塔,给了我一个方向,告诉我好的演员都是需要沉淀的,角色也要慢慢去磨。”她说“下个赛道见”,但,演员这个职业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赛道,她会一直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