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2020”亚太区域经济合作大有可为(焦点话题)

2020-11-21 04:15:11 环球时报 2020-11-21

刘晨阳

20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东道主马来西亚的主持下以线上方式举行。本次会议最终发表了APEC领导人《2020年吉隆坡宣言》,还发布了《2040年亚太经合组织布特拉加亚愿景》。随着“茂物目标”时间表的到期,“后2020”时代的亚太区域经济合作进程应如何规划成为APEC和国际社会关注的重大问题。而《2040年亚太经合组织布特拉加亚愿景》的发布,正如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部长阿兹明·阿里所言,将指引亚太地区接下来至少20年的长期发展方向,也为今后20年的APEC合作进程确立总体导向和主体框架。

作为亚太地区规模和影响力最大、级别最高的区域经济合作机制,APEC自1989年成立伊始就把推进经贸合作视为支柱领域。1994年,APEC设立了著名的“茂物目标”,即APEC发达成员和发展中成员分别力争于2010年和2020年实现贸易投资自由化。在“茂物目标”引领下,亚太区域经济合作从设想走向全面实践,并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果,使亚太地区成为近30年来世界范围内经济增长最具活力的地区。“茂物目标”今年到期,制定2020年后的合作愿景凸显了APEC适应经济环境变化与区域合作新形势的多重目的与需要。一方面,该愿景将进一步明确APEC在新时期的合作目标和实现路径之间的关键要素和联动关系,为亚太区域经济合作注入新活力和新动能;另一方面,该愿景也体现出APEC与时俱进的决心和能力,有助于增强各成员同舟共济、共享繁荣的信心和凝聚力。

与“茂物目标”相比,《2040年亚太经合组织布特拉加亚愿景》中,APEC将在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推动亚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进程:

首先,更加致力于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在设立“茂物目标”时,APEC并没有对贸易投资自由化进行明确的界定和量化。这种做法被称为“战略性的模糊”,有效弥合了各成员因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而产生的立场分歧,在客观上适应了处于起步阶段的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的需要。经过30年来亚太区域经济合作的实践和成果积累,APEC各成员之间的相互依赖程度不断加深,各成员参与更高水平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意愿和能力普遍提升。因此,《2040年亚太经合组织布特拉加亚愿景》将顺应这一趋势和广大APEC成员的利益诉求,为深入推进亚太区域经济合作进程制定更具雄心水平的目标和主体框架。

其次,更加致力于推动APEC的贸易投资合作顺应全球价值链的发展趋势。全球价值链使各经济体在国际产业分工和贸易投资领域的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使国际贸易呈现出新的格局。同时,全球价值链也深刻影响着各经济体之间的生产联系和利益分配方式,“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特征也加剧了国际贸易与经济的波动。APEC地区云集了除欧盟之外最主要的制造业和贸易大国,是全球价值链分布最密集的地区。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后2020”时代全面系统地加强全球价值链合作,既是APEC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进程的必然选择,也是深化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有效路径,有利于维护亚太地区的开放格局,实现各成员之间的利益共享和合作共赢,这在当前逆全球化思潮兴起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显得尤为重要。

再次,考虑到近年来亚太地区各种类型自由贸易安排不断衍生和发展现实情况,《2040年亚太经合组织布特拉加亚愿景》将承接“茂物目标”,为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进程设立兼具引导性和可行性的目标,使自由贸易安排成为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铺路石”而非“绊脚石”。APEC早在2006年就初步明确了推进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远景目标,2014年北京APEC会议通过的《APEC推动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路线图》在FTAAP未来发展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上进一步凝聚了各成员的共识,并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视为通向FTAAP的可选路径。CPTPP于2018年底生效,RCEP在2020年11月15日正式签署,因此,APEC未来将发挥更加积极的协调作用,使二者实现良性互动或融合对接,促进FTAAP目标的早日实现。

最后,还需强调的是,“后2020”时代的APEC经贸合作将更加注重与包容和可持续增长目标之间的协调与并重。区域经济合作无论以何种路径和方式开展,其根本目标都是促进本地区经济的增长和民众福利水平的提高。在“后2020”时代,APEC成员的多样性和经济发展水平的显著差异性还将长期存在。因此,APEC在深化经贸合作的进程中,将鼓励各成员加强政策沟通,在利益诉求上寻找共性和互补性,努力实现资源共享和互利发展,并努力提升不同群体,尤其是中小企业、妇女、残疾人和贫困人口等弱势群体在社会和经济活动中的参与度,更好地分享区域经济合作的成果。

当前,亚太经济已成驱动全球经济增长重要引擎,APEC在国际贸易投资格局中影响力也随之与日俱增。因此,《2040年亚太经合组织布特拉加亚愿景》将不仅为APEC自身发展大计绘就新蓝图,为新时期的亚太区域经济合作开启新征程,同时也将为推进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作出重要贡献。▲

(作者是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亚太学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