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太阳》: 基于“鸟图腾”的服饰审美与文化探赜

2020-11-20 02:03:16 电影评介 2020年12期

张文婧

影片《云上太阳》是一部以贵州丹寨为描述对象的少数民族题材电影。丹寨县,隶属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是一个以“嘎闹”支系为主的苗族“鸟图腾”部落。这个相对闭塞的苗族聚居山区,由于长期生活在这一相对独立的地理环境中,因此形成了苗族“嘎闹”支系独特的服饰文化。[1]影片通过原生态独特的视角,向观众展示了丹寨苗族——锦鸡舞服饰,这种独特的锦鸡苗服反映了苗族人民的文化内涵和民族信仰,真实地向观众描绘了苗族鸟图腾部落的民俗文化,展示了贵州丹寨的淳朴与美丽,让人们了解到苗族文化和苗族服饰的艺术,挖据出苗族服饰蕴藏的民俗特征、传统文化以及艺术审美价值。

一、艺术特征

苗族是一个历史悠久、分支众多的少数民族,在其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特征和艺术特征。

苗族题材电影在商业片和市场的冲击下,对审美的要求越来越高,服饰的艺术审美逐渐成为电影总体效果的艺术审美。《云上太阳》以苗族村寨作为描述对象,讲述了法国女画家波琳身患怪病倒在了山间田野里,被苗族女孩耳环一家背回家悉心照顾,在善良的苗族人的帮助下,重拾对生活的信心。影片中,村民们要拿锦鸡给波琳治病,被波琳拒绝了,说:“锦鸡是你们的上帝,你们不能动上帝。”苗族村民疑惑地说:“上帝是什么?上帝不是锦鸡,上帝不是神灵,锦鸡才是我们的神灵。”由此可见,虽然因为不同国度的地域差异,他们不明白上帝是什么,但是他们将自己尊崇的神灵视为锦鸡的化身,這也让这个外国女孩对中国这个传统村寨里纯真质朴的苗族人民和充满苗族地域风情的民族文化有了不一样的认识。影片的叙事结构从这个村寨的图腾“锦鸡”展开,故事情节和生活场景都充满了浓郁的鸟图腾地域民族文化特征,无论是劳动生活还是节庆仪式,苗族人民都要穿着象征本族“鸟图腾”的锦鸡舞苗族服饰。锦鸡舞服饰为影片增加了民族艺术审美风格,贯穿于整部影片,向观众展示了这部影片用独特的苗族服饰的结构特征和色彩特征,彰显电影所独有的艺术魅力。

(一)结构形态

苗族是一个分布较广、支系众多的少数民族,服饰种类繁多,有着明显的地域差异。而苗族又是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所以,苗族的服饰便成为一种表现性符号体系。他们对鸟图腾顶礼膜拜,视鸟为神灵,神鸟庇佑民族繁衍生息,由此模仿与创造了锦鸡造型舞蹈。[2]影片中载歌载舞的苗族姑娘的锦鸡苗服就是鸟图腾部落对崇鸟文化的具象表现,涵盖着丰富的民族文化内涵。

《云上太阳》的女主人公波琳第一次看到苗族姑娘跳舞的时候,就被她们精美的服饰所吸引,影片中的男主人公麻鸟说:“生活在我们鸟图腾部落的人,喜欢唱歌,喜欢跳舞,芦笙吹起,我们就跳锦鸡舞,我们这里的人,会走路就会跳舞,会讲话就会唱歌。”所以,在丹寨这个地方,从几岁的小女孩到几十岁的老妪,都会跳这种祖祖辈辈传承下来锦鸡舞。影片中的苗族姑娘身穿锦鸡舞苗服翩翩起舞,服装配饰上模仿锦鸡的模样,锦鸡舞苗服从苗族信仰的图腾锦鸡中演化而来。鸟图腾部落的民族服饰分为男装和女装,男装在总体设计和服饰装饰上都十分简单,颜色为蓝黑色土布制成的对襟上衣和长裤,头部包裹头巾,整体简约而质朴。女装则更为复杂,色彩也更丰富,上装为蓝色或蓝黑色的土布制成的立领大襟右衽服,上衣极短,从前襟至领部以下腰部整齐地排列一排小圆扣,整体风格简洁而素雅。前腰系上一条几何纹样的小围腰,围腰采用的是织绣的方法,织满了几何菱形的纹样,图案饱满、色彩艳丽。

后腰挂满五颜六色的花带,这些花带就是锦鸡舞服饰的锦鸡尾巴,每件锦鸡舞服饰上的花带都有丰富的纹样,是锦鸡舞服饰的一大亮点。苗族女孩子很小就学会花带的编织方法,《云上太阳》影片中,耳环坐在吊脚楼上,旁边放着一个竹筐,里面放满了各种颜色的丝线。耳环将花带一端拴在栏杆上固定,拉着另一头开始编织,动作娴熟,花带上的纹样是她们根据自己的经历和民族文化所想象出来的图案,表现出苗族人民的勤劳和智慧。编好后的花带从臀部往前系,展现出女性柔美的腰部曲线;花带下绑有撑裙,花带裙撑起犹如锦鸡的尾巴一样美丽摇曳。头上戴有银冠,银冠前面为植物花草,后面插有三根羽毛,如同锦鸡跃跃欲飞;耳上佩戴植物样式的耳环,和服装形成了整体呼应。苗族女孩们穿着精美的锦鸡舞服饰手掌微翘,手臂微展,条裙飘飞,银冠颤动,五彩缤纷的飘带随风而摆,如同锦鸡摇着美丽的羽毛一般,无论从服饰、织布绣还是银饰,都体现出苗族文化的魅力。

(二)色彩

电影中的视觉色彩,作为影片中的一个重要元素,渲染着整部电影的艺术效果,它占据了影片空间的重要位置。色调即影片的色彩基调,无论是在主体色、环境色,或者用光用色上,都呈现出影片统一色调的特征。《云上太阳》一开始,身穿锦鸡舞苗服的女孩出现在云雾缭绕的美丽自然景观中,这种大自然的淳朴色调不仅塑造了影片的视觉风格,而且还具有叙事的功能,表现出特定的审美价值。电影色彩是电影中的文化情感,是一种视觉语言,传递着影片的情感。苗族是一个喜好五颜六色的民族,不同支系的苗族在服饰中的色彩搭配上,有着本族独到的意识和见解。苗族妇女在服饰用色搭配上十分自由大胆,非常喜欢用五颜六色的颜色进行搭配,往往都是好几种颜色交叉运用,虽然色彩丰富,但是总体色调统一协调,表明苗族妇女在服饰配色上掌握了高超的配色技巧。

《云上太阳》的故事情节,是对黔东南丹寨苗族鸟图腾部落展开的一部民俗影像,“民俗影像”是人们对视觉感知和民俗文化的体现,是一种视觉符号,传达着浓郁的少数民族文化色彩。整部影片的基本色调以绿色为主,彰显苗族人民以及居于大山深处青山绿水的苗族村寨原生态的民族艺术风格,影片通过整体色调的配置,形成了精美的艺术效果。

丹寨是最后的鸟图腾部落。影片中,作为鸟图腾的锦鸡生活在深山密林中,青色的头部、绿色的颈部、红色的羽毛,五彩缤纷、绚丽多姿,非常漂亮。苗族姑娘用红、黄、青、黑、蓝等五颜六色的丝线,编织漂亮的花带装饰着象征锦鸡的服饰,花带上的织绣色彩五彩斑斓,对比强烈,宛如锦鸡羽毛一样美丽。鲜艳的服饰色彩和画面的冷色调形成鲜明对比,色彩的相互碰撞,给人强烈的视觉感受,体现出苗族人民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所积累的劳动智慧和审美观念。苗族服饰的色彩,充分体现了苗族深厚的文化底蕴。

二、审美特征

(一)自然美

苗族人民历经历史上的迁徙,在漫长的变迁中不断地适应环境生存发展。黔东南丹寨苗族人民聚居于偏远的山区中,文化发展落后,面对自然现象无法理解,在苗族人民审美中,认为人类生命是自然的,生命之美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源于大自然之美,这一观念,影响着苗族人民审美意识的产生和发展。

电影《云上太阳》是以贵州黔东南丹寨展开的一部原生態民族电影,电影采用原生态叙事方法记录贵州苗族本土文化,具有独特的原生态自然美学审美特征。影片展示了贵州苗族返璞归真的原生态文化,用大量镜头讲述了了丹寨苗族人民依山靠水安盾家园的故事。影片中,麻鸟坐在田坎上和波琳说:“小时候,爷爷总是喜欢带我来这里看田,”他说,“我们祖祖辈辈跟山生活在一起,山是祖先的身体、田是背、泥是肉、田里的水是祖先的汗、是祖先的泪。”影片中,美丽的青山绿水、层层梯田都突出了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美,无论从苗族服饰还是地方方言上,都采用真实的视角展示民族文化,这种传统质朴的心灵,秉持“天人合一”的生活理念。苗族人民认为自然界中的宁静恬美是神圣而美好的,他们把生活的美好和安定,都寄予自然界的万物,他们对自然景观、自然生物有着特殊的情感,认为自然万物就是神灵的象征,所以,服饰的审美特点表现出苗族人民对自然界的尊崇。在《云上太阳》中,苗族妇女身穿的锦鸡舞服饰上的锦鸡尾巴织绣和围裙上的织绣,大多采用挑绣工艺,挑绣工艺最大的特点是以“十字”为基本针法,根据绣布上的经纬线来回走针,由于都是以“X”的符号构成图案,所以就决定了在图案上只能表现出直线、斜线、折线和锯齿线,这样的图案感觉非常程式化,大部分图案都只能采取几何纹样来表现,而几何纹样中的菱格纹、三角纹、涡纹等都来自于自然界的动物、植物和日月星辰等自然万象中的图案,将这些图案经过提取、变形成为抽象的几何二方连续、四方连续纹样,这种设计变形体现出了苗族妇女高超的设计智慧。

从纹样上体现出苗族人民崇尚自然纹样,他们的传统审美观念源于自然,是所有精神灵魂的万物之本,这种自然和谐的美在苗族服饰文化中得到了体现,苗族服饰的织绣图案、银饰的图案元素灵感都源于自然,呈现出古朴原始的美,自然和谐相融合的美,这种原生态的自然审美,丹寨苗族的锦鸡舞服饰,影响着观众的审美能力和审美感情,以及民族审美的形成和发展。

(二)形式美

所谓形式美,是指人们在长期生活中总结出:源于劳动和自然的美学规律,它是苗族人民通过长期生产和实践活动,从中发现和归纳了许多的形式美规律,形式美对于服饰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将服饰中的造型、色彩、装饰等元素,按照一定的审美法则有规律地组合在一起,从而提升了艺术的表现力,形成了服饰的艺术审美特征。《云上太阳》这部影片中的锦鸡舞苗族服饰,作为一种民族符号,是苗族人民对信仰的崇敬,从服饰中反复强调了民族文化的形式特征,从以下两个方面阐释了苗族服饰的形式审美法则。

从静态审美特征上,体现出服饰的对比与调和的形式美。“对比”是指在同一空间并置的大小、明暗、坚柔、轻重等所对立的属性,迥然不同的事物并列一起产生强烈的差异性,以突出特征。“调和”是指对比特征的不同属性,同一形式和同一空间并置,在视觉上起到了协调的效果。对比与调和在审美形式上体现出一种主题突出、杂而不乱的视觉美感。

《云上太阳》这部影片将锦鸡图腾信仰作为叙事的主要线索贯穿全片。从影片的开头,女主人公法国画家波琳见苗族姑娘穿着锦鸡舞服饰,佩戴着象征锦鸡的银饰翩翩起舞,就被这种精美的苗族服饰所吸引,到影片结尾波琳穿着锦鸡舞服饰并佩戴上银饰和苗族姑娘们一起载歌载舞,完全融入到这片自然的原生态艺术中。电影中苗族服饰的织绣、色彩、银饰都形成形式美的主体框架,上衣用蓝靛单一色调的土布制成,通过土布的厚重朴实和蓝靛色的稳重、自然天成与锦鸡裙上绚丽多姿的挑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朴实和精美相互映衬、相辅相成。

法国女画家波琳在影片中起到了一种意识形态的象征作用,丹寨苗族服饰引起了国外友人的审美兴趣,和丹寨的淳朴自然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种原生态民族艺术审美,淡化了民族差异、文化差异,是苗族民族服饰国际化的一种缩影。

从动态审美特征上,体现出服饰的统一与和谐的形式美。“统一”是指在形状、大小、色彩、工艺上有着相似的特征,“和谐”是指事物之间因统一的共性而相互协调,统一与和谐被认为是美感的基础,在审美形式上体现出一种井然有序的秩序美感。《礼记乐记》中记载:“其声和以柔”,是指将艺术的构成部分有机地彼此联系,从而使相接近的成分统一和谐。苗族服饰中的主观性图案造型,是在具象的实物图像中,根据苗族姑娘的喜爱,主观地将动物、植物和几何图案有机结合,再通过重构和组合进行创造,在装饰上体现出随心所欲,但是这种随意性的图案造型对称整齐并富有规律性,在变化中求统一和谐。

《云上太阳》这部影片中的锦鸡舞苗族服饰,崇尚自然和锦鸡图腾,所以无论是在服饰的织绣上,还是在银饰的花纹、以及将锦鸡作为造型的银冠上,都对这些元素进行提取和创造,其图案颜色和样式相统一,充分表现出苗族图案的形式基调,同时又显现不同图案和不同色调的整体性,达到视觉上统一与和谐的艺术效果。

三、文化意蕴

苗族的历史是一部迁徙史,这样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将自己迁徙的苦难、历史、文化和精神都表现在了自己的服饰上面,“以针为笔、以线为墨、以布为纸”,这些经历被勤劳的苗族妇女记录在了服饰上。[3]苗寨中的锦鸡舞苗族服饰,无论从服饰特征上还是服饰形式上,都是一种象征性符号,象征着苗族艺术文化,也即象征着意蕴。

苗族经历了很长的远古时期,随着历史的发展,逐渐产生了“万物有灵”的宗教思想,苗族人民认为人和动物、植物存在着某种特殊的关联,甚至认为他们祖先的灵魂脱离体魄后,能够永久地长存于这些动物和植物之中,这些被神化的自然万物,被苗族人民尊崇为“神”而加以崇敬,只有虔敬崇拜与时常祭奠才能消灾降福,保护族人风调雨顺,繁衍子孙。这即所谓的“图腾崇拜”。苗族由于没有文字,所以服饰的特征和装饰都是苗族文化的代表符号,苗族人民将这种图腾崇拜表现在生活和服饰中。

苗族服饰在几千年前就有所记载,《山海经·大荒北经》载:“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由此可见,很多古书典籍中都能找到苗族服饰以鸟作为图腾崇拜的记载,这些崇拜有着各种寓意,虽然各不相同,但是总结起来主要有两类:祖先崇拜和生殖崇拜。

(一)祖先崇拜

在苗族的历史发展中,苗族人民对先人的缅怀和追忆通常是通过图腾作为祖先崇拜的。《云上太阳》这部影片中的黔东南丹寨苗族部落,属于鸟图腾部落,对鸟图腾崇拜有着悠久的历史,“锦鸡”乃鸟图腾的演化物,锦鸡舞以及锦鸡舞服饰成为鸟图腾的具体形态,是苗族人民对图腾信仰的抽象观念与具体载体的融合。由此可见,苗族人民借助锦鸡动态形象,当成族人的庇护神,从而表达对祖先的崇拜与敬畏。

影片中,波琳看见身穿苗族锦鸡服的姑娘正在干活,腰部拖着长长的花带,她疑惑地问麻鸟:“她们挂着这些东西干活,不怕麻烦吗?”麻鸟说:“不麻烦,这是锦鸡的尾巴,锦鸡是我们的神灵,和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波琳:“锦鸡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麻鸟:“锦鸡生活在山林里,也在我们的心中。”

影片里苗族服饰中装饰的花带,被苗族人民称为锦鸡尾巴。锦鸡作为一种图腾,象征着苗族的祖先,是人们心中的神灵;锦鸡作为一种对祖先的崇拜与苗族服饰融合在了一起,锦鸡尾巴起着装饰作用,同时也表明了本民族的图腾信仰,是民族文化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生殖崇拜

聚居在贵州黔东南丹寨的苗族人民以“锦鸡”作为自己的图腾,这是源于在远古时期以鸟作为自己图腾的“羽族”后裔。锦鸡图腾被作为苗族祖先和繁衍生息的象征,也和苗族人民的迁徙历史有关。由于长期迁徙,追剿匪残杀造成人口大量伤亡,因此,苗族人民十分渴望种族能够繁衍、人口能夠增长,在这种环境和条件下,生殖崇拜也应运而生。[4]

《苗族古歌》讲述了脊宇鸟孵出来12个蛋,起到了生育和繁殖的作用,鸟因此就与苗族有了血缘关系,苗族人民对于所崇拜的图腾物便赋予了生殖繁衍的意义,将鸟类视为生殖的象征,所以,在苗族人民的服饰中出现大量鸟的图案,如苗绣中的“鸟啄石榴”和“鸟占牡丹”等纹样,都是图腾崇拜里面的生殖崇拜文化意蕴。在影片的结尾,苗族小伙子吹着芦笙,苗族姑娘穿着锦鸡舞苗服围绕着歌声翩翩起舞,在这样的重要节庆仪式中,苗族姑娘和小伙子载歌载舞,希望在祖先的庇佑下能够繁衍子孙、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幸福长寿。这种象征性的活动便是苗族人民生殖崇拜信仰的实际表现。苗族服饰中的很多图案不仅是一种符号,更被称为“穿着的图腾”。影片通过服饰渲染了电影的民族文化意蕴,电影中无处不在的象征性意蕴体现出苗族独特的文化内涵。

结语

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电影也日趋商业化和市场化,传统民族文化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被逐渐剥离。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具有独特的民族艺术特征,是民族文化传递的重要产品。电影中的服饰,作为电影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和影片的整体艺术视角效果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贯穿于电影始末,它以一种无声的语言向观众传达着视觉信息和情感思想。《云上太阳》这部影片用精美的锦鸡舞服饰解读了苗族民族文化,唤起了我们对传统民族艺术文化的记忆。影片展示了丹寨苗寨的锦鸡舞苗族服饰文化,鸟图腾部落独特的锦鸡舞服饰作为一种视觉符号语言,在影片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仅给观者带来了视觉上的审美愉悦,同时也弘扬了我国少数民族艺术文化,通过影片更加深层次地挖掘出民族文化的内涵,反映了苗族人民所独有的传统文化和审美特征。

参考文献:

[1]钱沂.贵州省丹寨县苗族服饰研究[ J ].戏剧之家,2015(10):270.

[2]王声珅.贵州丹寨“锦鸡舞”鸟图腾文化考[ J ].贵州民族研究,2018(12):105-108.

[3]郭欣欣.苗族服饰图腾图案的美学探析[D].西安:西北大学,2010.

[4]张玉华.苗族传统服饰纹样中的图腾意象及其历史成因[ J ].艺术教育,2014(10):8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