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与青春期的孩子和谐共处?

2020-11-20 02:02:13 家教世界·V家长 2020年10期

孩子上中学之后,各个方面都产生了较大变化,学会了更好地独立思考,并且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处事原则,在这一关键时期,如何与孩子保持良好的亲子关系成了每一个家庭关心的重点话题,面对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的双重压力,家长们又该如何做到游刃有余?

与孩子的交谈

开学的前一天晚上,儿子让我陪他一会。我们在房间里一起聊如何与情绪对话,为什么深呼吸有帮助,可以怎么做冥想。他突然对我说:“你发现没有,你常常习惯用第三人称的视角去代替第一人称。”我愣了三秒,企图理解他想表达的内容:“比如,自然状态下我们看不到自己的鼻子,我们对自己鼻子的认识其实是来自第三人称的视角。” “我们脑海里的任何东西都是你在不同瞬间第一人称视角的串联。”

我躺在床上,消化着他的话,似懂非懂。他不再是那个我一眼就可以看穿的小孩,感觉熟悉又特别陌生。有时候就像走进一个迷宫,前面被一堵墙拦住去路,身后也无处可退,我只有思考刚才是从哪条路走进来的,是不是判断失误了,理解错误了?我可以怎么做才能找到正确的路?要不要再试一试?但更多时候,惊喜总是不期而至,下一秒就看到了闪烁的光亮,在长长的神秘的迷宫里,就像发现了一处又一处宝藏。每一个孩子身上都满是宝藏,需要我们用智慧的眼睛去欣赏,以足够的耐心去等待,顺着他原来的脉络,细细地去挖掘。

青春期带来的变化

升入初中以后,儿子变化很大。这一年的时光像被施了魔法那般绚烂,在他身上留下五彩的印记。他似乎更清晰地知道“我是谁”,对“要去向哪里”也有了朦胧的轮廓(是的,他还没有坚定具象的理想);他的语言更有魅力了,常常一句自嘲或者冷幽默就化解了尴尬;时常说出一些超出我对他认知的话:比如自我、认知、人格;他开始越来越多地思考生命的意义,思考什么是孤独,思考如何看待和父母的关系;暑假里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他是一个器官捐献的拥护者;他说:“妈妈你放心,我现在不会谈恋爱的,因为我还没有负责任的能力。” 我再也不说我是因为自己的孩子做了这个公众号,因为有一次在和我们聊到亲密关系时,他说他感觉在自己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问我是不是把自己未能实现的愿望寄托在他身上。那一刻我才知道,他对此是有压力的,虽然我有着洞察,但依旧没有真正地把自己和他分离。

他依旧会情绪化,有管理不好自己的时候,绕来绕去又去拿了手机;有行动力差的时候,攒足了劲最后还是雷声大雨点小;在某些学科上,深度思考的习惯还没有养成;偶尔不安全感还是会冒出来。但这就是完整、真实的他,是这个阶段成长的全部。读他,真的就像读一本书,伴着好奇感、新鲜感,偶尔也有忐忑,不知道后面的情节是怎样的跌宕起伏。但我一直坚信的是,这会是一部有内容的书。我喜欢这本书。

两件重要的事

当孩子进入中学后,我们可以为他做的事真的越来越少。你是不是也做了很多努力来适应孩子的这个阶段?都做了些什么呢?回顾过去这一学年,将点点滴滴归纳、指向,我似乎只做了两件事:

经营亲子关系,努力成为他的好“朋友”。

亲子关系的经营贯穿于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是灵活、智慧的存在。其中最重要的是理解,虽然很多时候我并不赞同他的某些行为,但我抱着理解的姿态去表達和沟通,就可以获得他同样的理解。有些父母也经常向我表达困惑:“我明明也对他很好啊,一直陪伴,给他做饭,上学接送,为什么我们的亲子关系还是很差?我还是完全不懂他?” 我想,大致是因为虽然做到了陪伴,但只是陪着,没有深度的交流。青春期孩子对理解、精神共鸣有着强烈的渴求,如果不能上升到精神层面的交流或者交流太少,依旧不能称之为好的亲子关系。

丰富他的“素质教育资源库”,努力成为他的好“战友”。

对于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父母总是很矛盾。如果要走国内中高考路线,必须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学习校本课程上,但又担心校内太忙,会挤压孩子用来发展素质教育的时间和空间,最后变成只会学习的书呆子。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担心,但最后发现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完全不矛盾。素质教育最大的主体在家庭,责任方在于父母,即使孩子身处我们所谓的“县中模式”,这和发展孩子的综合素质也并不是对立的。素质教育不是狭义的琴棋书画,从学习本身学习如何理解问题,如何克服困难,如何深度思考,如何坚持不放弃,也是素质教育非常重要的方面。素质教育还在父母的格局和视野里,认知拓展、批判性思维、逻辑架构、情商养成等都是父母应该帮助孩子养成的素质。孩子不会天然养成这样的能力。丰富孩子的“素质教育资源库”,除了保持自己的持续学习,不让自己成为孩子太低的天花板,我做的最多的就是给孩子挖掘好的阅读资源。阅读可以弥补父母教育的局限性,我们有认知边界,有些道理即使我们自己理解,也无法给孩子输出恰当、成熟的语言,但阅读,尤其是阅读经典,也许他会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分享具体做法

我努力寻找适合孩子阅读的材料,不仅仅希望他摄入健康、营养的内容,更重要的是为了珍惜宝贵的时间。虽然阅读要广泛,但在有限的时间里必须要有一定的指向性,不能漫无目的。同样一个小时,阅读不同的内容,“性价比”是不同的。这可能比较功利,但却很现实。阅读资源库的筛选,也要紧密结合孩子的发展阶段、认知水平、兴趣喜好。比如,我看到他在《苏菲的世界》这本书上做了好多记号,就买来《弗兰妮与祖伊》送给他;比如某段时间他对诗歌很感兴趣,我们就商量那段时间集中读诗歌、散文,把汪国真、顾城、宗璞、海子、徐志摩、林清玄的作品等连续着读完;读完后他发现自己最喜欢林清玄,我们就又买了全套;比如他很喜欢看《舌尖上的中国》,边吃着美食,边看上一集是非常享受的时刻,我就送了汪曾祺的《人间至味》给他,读的过程中,又买了梁实秋的《雅舍谈吃》。我时常在想,10年后,再看到我们的孩子,当他们从少年长成一个青年,他会是什么样呢?虽然这不是我们能左右的,完全不需要也不可能需要我们的设计,但我充满了好奇,你也会这样吗?

我想,我们可以给予他们的最好礼物,不是物质,不是确定性,而是可能性。一个有可能性的孩子,会有无限的想象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