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服务领域译员的工作策略及汉西互译

2020-11-20 09:06:38 决策探索 2020年22期

杨博

【摘要】经济全球化飞速发展,跨文化交际日益频繁,公共服务领域中译员的工作已不能再局限于单纯的语言翻译,必须进行跨文化交流,提供跨文化调解。本文主要对公共服务领域中译员的工作策略以及汉语和西班牙语的互译两个方面进行研究,提出公共服务领域中译员应突破其角色限制的建议,分析在翻译和调解过程中译员产生负面心理影响的应对措施以及汉语和西班牙语互译时常见的难点。

【关键词】公共服务领域;译员;汉西互译

一、译员角色限制的突破

在公共服务领域中译员的角色正在逐渐向跨文化调解人进行转变和偏移。虽然译员的工作宗旨在于服务身处异国他乡的移民们,解决他们在相关部门遇到的语言障碍,但在实际的工作过程中,对译员的要求远不止处理单一的语言问题,更多涉及到跨文化交流。译员应明确,突破固化的职业观念去扮演跨文化调解人需要经历长时间的考验才能得到认可,尤其是部分公共服务领域还对译员的行为进行了限制。例如“在西方的司法系统里,法庭口译员的角色一直被认定是‘传声筒(conduit)、法官以及其他司法工作人员如律师和公诉人等往往要求译员做出逐字(verbatim)口译”。(陈为忠2012)。由此可见,司法系统中多数法官认为译员只能用来解决语言障碍问题,不能够超越自身的职责去进行文化的解释。除此之外,在翻译过程中译员应为移民解读相关政策和制度,使移民了解当地的法律法规,尽快融入当地社会,在日后的生活中避免不必要的误解和矛盾。

二、译员心理影响的应对

译员在公共服务领域的大部分工作会影响到自身的心理状况,服务对象的紧张、焦虑等负面的情绪会时刻影响译员的心理状态。在进行医疗翻译时,情感和心理影响尤为突出,翻译过程中译员会了解到服务对象的困难情况,目睹病人的严重创伤,聆听痛苦的回忆,这些都会对译员造成巨大的心理创伤。多数译员都有过对所讨论的专题感到心里不舒服的经历,会感到愤怒、担心和紧张。目前,大多数的组织机构都对译员心理和情感支持的必要性有一定的认识。消除译员的心理影响,给予译员心理和情感的支持需要建立一个全面的服务系统,译员也应接受专门的心理抗压培训,在翻译工作结束后需和专业心理辅导人员进行交谈和咨询,以改善自身的心理状态。

三、公共服务领域的汉西互译

(一)专业术语的翻译

译员在工作时常会遇到专业性术语,翻译和调解的难度也因此增大。以医疗领域翻译为例,由于译员不够了解医疗用语和专业词汇,导致翻译或调解失败的案例时有发生。在进行医疗翻译时,译员接触的多数词汇难懂、生僻且拼写较长,比如electroencefalografía(脑电描记法)、oftalmomalacia(眼球软化)或hemoglobinopatía(血红蛋白病)。译员在进行翻译时,建议提前与医生和病人取得联系,“捕捉”在之后的工作中可能遇到的专业术语,研究了解其含义。在翻译过程中,当译员对个别词汇存有疑问时,应进行短时间的暂停,充分与医生或病人进行沟通。此外,译员在平时应注意对专业术语的积累,编制术语词典,以便能够从容应对困难的翻译局面。

(二)语言的多样性

在跨文化调解的过程中,语言的互译一直是调解的基本条件,译员在翻译时要注意到工作语言多样性的特点,结合实际情况,准确传达信息。以汉语和西班牙语两者的互译为例,目前为止汉语的使用人数已经达到了15亿之多,除普通话外,汉语还被分为了12种汉语族语种,移居西班牙的中国人多数来自浙江、福建等中国南方省份,平时用语除普通话外,还会掺杂闽南语、闽东语、闽北语、闽中语、莆田话、青田话、赣语、吴语等,这些方言无疑会对跨文化调解或交流产生阻碍。

西班牙语是6.2亿西班牙语者的官方语言和文化语言,其中88%的西班牙语者生活在西班牙语美洲,除此之外,在美国、菲律宾等国家西班牙语也被广泛使用,这就意味着不同地区的西班牙语的使用习惯以及其方言都会对翻译产生影响。西班牙语的多样性可以从词汇中体现出来,同一个物体或行为在不同国家使用的单词有很大差别,如“公共汽车”在西班牙使用autobús, 在哥伦比亚使用bus,在墨西哥使用camión, 在古巴、波多黎各和多米尼加共和国使用guagua,在阿根廷使用colectivo,而在其他国家可能还会使用ómnibus或chiva。另外,美洲西班牙语和半岛西班牙语的差异表明:在不同区域占经济主导地位的支柱产业也会对语言产生影响,比如在谷物地区,对玉米(西班牙语为maíz)重点的、持续的关注导致出现了新的术语cholo表达该农作物,此外还创造了以maíz为基础的新词。

(三)特殊语言

每种语言在特定群体中都有特殊的表现形式,影响因素多种多样,如经济、文化、环境、专业、劳工等。基于群体的交流需要、其自身的特点以及其中活动的环境,导致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专门的语言,也可以认为是语言因社会因素而分层。特殊语言的主要特点是具体词汇与一般语言有很大的不同,会在正常的单词中加入未知的词位或在日常交流中使用不同含义的词汇单位。在跨文化调解过程中,译员服务的对象来自不同的社会团体,文化背景、学历、职业都不尽相同,能够准确、合理地翻译对话中出现的“行话”和“隐语”(两种常见的特殊语言),对译员无疑是巨大的考验。

以“隐语”为例,它是一种具有共同社会地位、职业、出身或爱好的人使用的特定语言,具有确切的隐秘意图,其意义是有限的,它是封闭群体的一个聚合元素,其目的是用来隐藏信息,偏向于口头表达。以西班牙语为例,青年人在对话时会使用bareto表达bar(酒吧),birra表达cerveza(啤酒)等;在司法领域进行翻译时,也会听到嫌疑犯或罪犯使用achares表达celos(妒忌),chaborrillo表达ni?o(小孩)等。

四、结语

随着跨文化交际的频繁和全球化趋势的加深,移民在医疗、司法、行政和教育等公共服务领域的交流逐渐增加,需要解决的问题变得越来越棘手。译员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积极实现角色的突破,不要局限于单一的语言翻译,而要逐步倾向于解决不同文化碰撞后引起的矛盾,实现跨文化的调解;在工作中译员还应时刻注意自身心理干预,消除心理负担。汉语和西班牙语分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语系,从发音、语法、书写、语义、词序、表达等方面都存在巨大的差异,并且两种语言的用途广泛,使用者众多,使用区域龐大,语言本身也存在多样性,专业领域的词汇更是复杂难懂。想要在公共服务领域中顺利地进行汉西互译,甚至汉西跨文化调解,译员需要在平时坚持学习,在工作中积极总结经验。

参考文献:

[1]陈吉荣.《公共服务口译的挑战与机遇》述评[J].山东外语教学,2019,40(01):125-129.

[2]陈藜,周玮.论公共医疗领域汉西口笔译[J].教育教学论坛,2016(24):89-90.

[3]陈为忠.文化障碍和法庭口译员的文化调解者角色[J].长春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25(12):147-149.

[4]李哲瑜.公共服务口译中医疗口译隐蔽性难题[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7.

[5]年小瑞.浅谈中国社区口译职业化发展前景[J].海外英语,2012(05):151-152.

【本文系2019年度北方民族大学一般科研项目“公共服务领域中译员到文化调解人的角色转变研究”(2019XYSWY06)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北方民族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