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凝视深渊

2020-11-20 09:05:11 读者欣赏 2020年11期

魏嘉毅

在导演何念看来,原创悬疑话剧《深渊》中如果仅有悬疑,就失去了创作的意义,何念的最终目的是通过作品传递情感,是将那些值得被关注又往往被忽略的东西呈现给观众。因而,《深渊》在拨开谜团的过程中,阐述了深刻的人性和情感主题,比如母女之间的爱,以及市井中普通人之间的相互支持。

在剧院逐渐恢复正常运营的9月,有一部新戏带给了观众巨大的惊喜,它是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上演的原创悬疑话剧《深渊》,由何念导演。

一個矗立在舞台上的小楼,贯穿全程的实时摄影,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初看《深渊》的宣传资料,会让人以为这是一出欧洲风格的当代实验剧。然而,落幕之后,观众大呼过瘾:精妙的剧情,几度反转和令人惊叹的真相,这些是《深渊》带给观众的第一重惊喜。此外,前所有未有的舞台呈现方式,演员们的完美演绎,这些共同促成了《深渊》的成功。

作为一部悬疑剧,剧情是观众关注的核心内容。因剧情需要,剧组特别邀请了一位前刑警作为顾问,在“悬疑”的层面上,《深渊》称得上“干货十足”。

故事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重庆,全部演员都以重庆口音进行表演。这是一个兼顾“本格推理”和“社会派推理”的故事。故事围绕着一个单亲妈妈和她的20岁女儿展开,突如其来的凶杀案让这个家庭逐渐偏离正轨,一个又一个事件的发生,将观众带入层层迷雾。

在观剧过程中,“意料之外”是一个时常出现的感受。悬念始终贯穿在故事的每一个环节,当观众形成一种认识后,又会有一个新的事件打破和重塑原有的认识。最终的结局超出大家的期待,完美地解释了前面剧情的层层疑惑,整个故事又形成了一个非常完整的叙事结构。

然而,《深渊》并不只是单纯地聚焦悬疑。在导演何念看来,剧中如果仅有悬疑,就失去了创作的意义,何念的最终目的是通过作品传递情感,是将那些值得被关注又往往被忽略的东西呈现给观众。因而,《深渊》在拨开谜团的过程中,阐述了深刻的人性和情感主题,比如母女之间的爱,以及市井中普通人之间的相互支持。

《深渊》的舞台设计堪称想象力十足。一个有13个房间的三层建筑矗立在舞台上,歌舞厅、小卖部、居民楼、天台等一系列场景被容纳进这个建筑里,整座建筑可实现360度旋转。斑驳的墙壁,摆满旧家具的狭小空间,室内的各种道具和陈设也都非常复古和讲究,完美再现了20世纪90年代的重庆市井风貌。

实时摄影是全剧最特别的地方。舞台的布景是封闭结构的房屋,一位摄影师携带高清摄像机行走在舞台上,以特写的方式拍摄屋内发生的事,并且在建筑顶部的三块大屏幕上实时呈现。这种舞台手法极大地改变了观演关系。和传统的舞台剧观感不同,如果不看屏幕,观众的视线大部分时候需要透过建筑的窗户,形成一种“窥探”的视角。而建筑上方的屏幕中,呈现的始终是剧情的“特写”,两种视角结合,形成了独特的“电影+戏剧”的体验。这种舞台技术在国内剧场并非第一次使用,然而,何念导演对这种舞台技术的运用无疑是成功且有必要性的,同时也构成了许多新的审美乐趣。

表演方面,所有演员的人物塑造和细节表演都无可挑剔,甚至经得住任何近距离拍摄的考验。张露(饰演母亲陈丽娟)的表演非常细腻,每一个表情及动作都是戏。她是主动请缨饰演这个角色的,参与创作的过程让她更加直观且深刻地体会到人物在特定环境下的心理状态。范祎琳(饰演女儿李婷)的表演极具张力,对人物时而偏执、时而软弱的性格拿捏得非常到位。如果没有演员的精彩发挥,这或许只是一部技术成熟的悬疑作品,而演员对人物的成功塑造,让整部戏想要表达的情感和人性得到了完整的呈现,做到这点实属难得。

全新的尝试带来了全新的挑战。何念坦言:“悬疑题材中的理性逻辑有别于生活题材的情感逻辑,我们需要众人拾柴式的完善。”《深渊》是一部原创作品,为了达到主创团队想要呈现的效果,还需要不断地打磨和重塑剧本,期待打磨后的《深渊》能带给观众更加精彩的观剧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