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ABB所谓豪车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2020-11-20 09:04:34 汽车杂志 2020年9期

陈政义

近期在台湾地区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奔驰C300的车主到加油站加油,开口“98加满!”(台湾最高号数汽油是98号),但工作人员加满后,车主表示自己说的是加300元(台币,约70人民币),加满的1800元台币油钱只愿意付300元,无奈的工作人员希望调车主的行车纪录仪视频还原真相被拒,于是1500元加油价差只能由弱势的工作人员负担。

这事后来在网络上炸开了锅,奔驰C300加油加300成了网络笑话,一般认为开奔驰车的车主非富即贵,这样欺负弱势的加油站计时工很不厚道,车主身份被起底围剿,同时路上为数众多的白色C300也纷纷遭遇异样眼光。

开奔驰非富即贵吗?过去确实是这样的,奔驰车价高昂,与宝马、奥迪一样,跟台湾主力生产的日本车有明显的价格落差,加上保养维修昂贵,确实不是一般市井小民能够负担的,不过这些年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变,ABB在激烈竞争下不断扩充产品线与产能,三大阵营从100万的年产销量没几年时间里纷纷突破200万大关,泛滥的产能导致品牌方想尽办法向有消费能力的市场倒货,台湾近几年水货车横行,初估新挂牌的奔驰车中有超过40%不是透过总代理管道购买,而水货奔驰中最大宗的就是C300,这些水货车来源多数为美国或加拿大,年份一般都很新,里程数也不高,一辆崭新的水货C300可能还买不到总代理的C180,加上水货商削价竞争,导致价格不断跳水,连带影响了奔驰的二手车价。刚刚说开奔驰的非富即贵,现在则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疫情导致市场资金泛滥,不论房贷或车贷利息成本均比过去要下降许多,许多车贷业者与水货商合作,让买家可以全额贷甚至假造合约书来超贷,也就是说只要人头背景干净,买一辆C300不仅不需要准备现金,甚至还可以拿到部分现金,然后每个月还贷款即可,而年轻人透支消费早已不是新鲜事,现在借钱管道太多,以债养债,撑不住就放给他烂,最后倒霉的都是银行与纳税人。

过去我们认为开奔驰宝马的都是西装笔挺事业有成的成熟人士,现在情况完全不同,开S或G的或许更加符合奔驰车主的形象,但开着C300或是A、B级奔驰的,更多只是家里有点小钱或是打肿脸充胖子的假眭成功青年,从街头上奔驰车主的开车修养就很明显的感到差异,开着伪豪车的没品屁孩越来越多。

这样的景象转换到国内也有一定程度的转变,挂着ABB的所谓豪车经常跌到20万元以内的成交价,宝马越来越舒适,奔驰转向1.5T的小排量,奥迪靠著大降价,非常大比例的ABB购车族群都不再是奔着过去我们对这个品牌的热爱与认同而买的,而过去我们认为开宝马的热情且懂车爱车,开奔驰的爱家事业有成,开奥迪的创新有时尚敏感度,现在这些印象都要重新塑造的,大家都拼死扩产把产品线向下探底,新车价格一塌糊涂,连带二手行情也崩盘,现在的ABB就像快消品一样,闪亮的招牌照这样的沉沦速度,未来你要说奔驰奥迪宝马是百年豪华品牌,只怕自家人都难以信服了。

2020.8.16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