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1555,倭寇打到了南京城下

2020-11-19 10:54:56 领导文萃 2020年21期

营三千

大明朝到了嘉靖年间,军事上早已江河日下。在北方边防,面临着俺达汗的蒙古骑兵进犯,而海防也颇不安宁,单一个倭寇问题,就困扰了明朝东南沿海几十年。

在戚继光闪亮登场之前,对于倭寇的骚扰,明朝一直疲于应付。不过,一般情况下,倭寇的活动区域,局限于沿海地区,很少深入内地。然而嘉靖三十四年(公元1555年),有这么一小股倭寇,却长驱直入,从浙江登陆之后,一路杀到安徽,最后,竟然来到了明朝的第二首都——留都南京的城门下,还差点打进了南京城。

这支倭寇,从六月到八月,从浙江到南京,转战千里,最终竟然在南京全身而退,一直逃窜到苏州,才被彻底歼灭。据《明实录》统计,这支倭寇造成明朝军民四五千人的伤亡,有一名御史、两名指挥死于这场倭乱。而其他方面的损失,就更是不计其数了。

虽然最终歼灭了倭寇,但他们所造成的伤害却是不可磨灭的。八十多天的倭乱,祸首竟然是一支从始至终不过百人的小队,这次惊人的失败,无疑震动了整个江南。倭寇何以能在本应守备森严的地方横行无忌?大明朝南方的军队,难道真的就孱弱至此?

倭寇的踪迹

当我们复盘这次倭乱,就能从中看出明朝防御失败的原因。

嘉靖三十四年六月,倭寇从上虞登陆,此时他们的人数大致在一百出头,刚一上岸,他们就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力,杀死一名御史,随后从杭州逃窜到淳安。

倭寇在从杭州到淳安县的过程中,已经从一百人减员至六十余人。按理说,人越少越好对付,可是仅剩六十人的倭寇,士气似乎并未受到影响,反而是明朝方面,被倭寇吓得够呛。因为浙兵防守松懈,倭寇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浙江,来到徽州府。而徽州府的五百多名守军,见到这支倭寇,竟然“悉奔溃”,望风而逃。

其实,倭寇并非不可战胜,但令人感到讽刺的是,明朝方面的胜绩,竟然不是来自明朝官军,而是芜湖的老百姓。当倭寇进犯芜湖时,芜湖的百姓组成民兵,站在屋顶上,居高临下,用石灰罐攻击倭寇,倭寇被打得夺路而逃,民兵们士气大振,乘胜追击,活捉两人,又砍了十个倭寇的脑袋。

如果《明实录》统计准确,那么此时倭寇应该只剩五十余人。可是,在芜湖初尝败绩后,倭寇的行军速度依然很快,他们再次流窜,途经太平县,最终到达南京城郊的江宁。

明朝的南京城墙,分为内城、外郭两圈。江宁虽在南京外郭城墙的范围之外,但离城门也不算远。眼见倭寇逼近,指挥朱襄、蒋升两人带领兵马,在城外的樱桃园阻击倭寇,但这又是明朝方面的一次大败。

时值盛夏,明军原本打算以逸待劳,可是等了半天,倭寇不来,明军不耐暑热,竟然纷纷脱下铠甲,躲在树荫下饮酒乘凉。就在明军防备松懈之时,倭寇突然冲出,打了明军一个措手不及,明军逃跑之际,反而摔进自己先前挖好的沟渠里,动弹不得。此一役,明军战死了三百多人,连朱襄本人都被倭寇所杀,蒋升身负重伤,从马上摔了下来,侥幸捡回一条命。

这场败仗,一下子让全南京人心惶惶,南京城内的官员们迅速下令,紧闭城门,全城戒严,分工防守十三座主要城门,并让老百姓在城墙上轮流值守,严防倭寇攻城。

倭寇在城南的几座城门间转悠了几圈,发现无机可乘,终于决定退兵。

离开南京的倭寇,虽然继续袭扰沿途城镇,但已经是强弩之末,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等倭寇逃至苏州,苏松巡抚亲自下令,派遣崇明岛居民组成的“沙兵”前往抗倭,终于将这股倭寇彻底歼灭。

倭寇的实力

虽然倭寇被尽数消灭,但痛定思痛,面对这惨痛的教训,我们不得不问,难道倭寇的战斗力真的就强大至此,连明朝的正规军都对之束手无策?

仔细研读史料,不得不说,这股倭寇确实相当能打,据实录记载,当倭寇袭击南陵县时,明军使用弓箭与倭寇作战。孰料,倭寇竟然“手接其矢”,徒手接住了向他们射来的箭,明军全惊呆了。士气一垮,这仗自然也就打不下去,明军“相顾愕贻,遂俱溃”。

而倭寇在南京作乱时,与明军正面作战,其实力也绝非等闲。据当时南京人的回忆,这帮倭寇手拿武士刀追杀明军,“持刃大呼而前,其便旋如风”,刀法精湛,又狠又快。指挥蒋升骑着马都为倭寇所伤,其他明军自然更加抵挡不住。

除了作战表现,倭寇的行军能力也令人称奇。他们刚从浙江上岸,就被守军发现,团团包围。但这帮倭寇并未慌乱,他们偷偷制作木筏,然后趁着黑夜,在明军防守最松懈时,“由东河夜渡,溃围而出”。逃窜过程中,在明军对之围追堵截的情况下,倭寇仍旧跑得比兔子还快,他们穿过武进县,抵达无锡慧山寺,一昼夜内,竟奔袭一百八十余里。这个速度可以说非常惊人了。

明军的困境

然而,民兵打不过倭寇,犹有可说,可南京守军还是打得一塌糊涂,这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嘉靖朝的南京城里到底有多少军队?这个问题如今已很难考证,幸好,还有万历年间的数据可供参考。顾起元在《客座赘语》中,详细记录了万历朝南京的军队人数:今大教场营见存兵止六千,小教场营兵止九千一百,神机营兵止二千五百,巡逻游巡营兵止三千六百,新江口营兵止五千八百……

把这些人加起来一算,原来万历年间的南京,总共也只有两万七千多人的军队。两万多人的军队,和几十人的倭寇相比,明军仍占了很大的人数优势,那为什么还是打成这样?这就牵扯到另一个问题——明朝京营的衰落。

朱元璋设计的卫所制,军户身份世袭,就地屯田。因为卫所兵有土地耕种,朱元璋很高兴地宣称“吾养兵百万,不费百姓一粒米”,但很快,卫所兵彻底退化成了农民,于是,为了守备京师,朱棣又创设了京营,即是所谓的“三大营”。南京是留都,也算京城,因此,南京的主要守备力量,也是京营。

理论上说,京营是守卫大明两座京城的核心力量。但京营衰落得很快,自从土木堡之变后,北京的京营就再也没缓过劲来。正德年间,刘六刘七在河北起义,朝廷派京营镇压,结果屡战屡败,明武宗朱厚照被气得要死,力推京营改革,也并无成效。

北京的京营,毕竟还在天子脚下,都已經衰落至此。而南京呢,天高皇帝远,更没人查,年深日久,管理混乱,腐败丛生。留到了明朝中后期,南京的营兵已经成了这样:“老稚疲癃居什之九,徒手寄操居什之二。”

这两句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南京城里十分之九的明军,是老弱病残,其中还有十分之二,甚至连武器都没有,就是来混日子的!营兵是老弱病残,不堪一战,长官们却无所顾忌地喝兵血、吃空饷。当京营沦落到这个地步,自然也就再也打不了胜仗了。只要倭寇稍一冲击,溃兵就像多米诺骨牌,一个接一个,根本停不下来。

不过,倭寇虽强,也终有覆灭的一天。当我们回顾这几十个倭寇覆灭的始末,我们就会看到,正规军不是倭寇的对手,反而是民壮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由此可见,绝对不是“中国无人”,只是以京营为代表的明朝军队,已经衰落不堪了。

一次倭寇袭击,撕开了明朝中后期南京武备废弛的乱象。而南京的武备废弛,则是整个明朝南方军事败局的缩影。这近百年造成的积弊,一直到明末都没有解决。《留都见闻录》记载,明末农民起义时,江北的地方官向南京守军求援,守军却“贼去则兵来”,只在长江上装模作样晃悠一圈,就算是完成了任务。这样的军队,又如何能应付明末那场改朝换代、惊天动地的大变局呢?

当清军进入江南,在南京成立的南明弘光政权迅速倒台。风雨飘摇中,明朝终于为其军事上的积弊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摘自微信公众号“历史研习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