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联蒙灭金的背后

2020-11-19 10:54:56 领导文萃 2020年21期

王春南

宋徽宗赵佶曾犯过一个致命的错误,即在宋朝的仇敌辽国被金国打得落花流水时,于1118年二月,派马政渡海到辽东,同金国订立“海上之盟”,约定宋金两国共同讨伐辽国。以为在宋金夹攻之下,辽国不难灭亡,辽亡之后,即可达到夺回燕云十六州、报仇雪耻的目的。高丽国提醒宋徽宗:保存辽国,可作为宋朝的屏障。可怕的不是辽,而是金,它乃虎狼之国,千万不可交,对它应早作防备。忠言逆耳,徽宗听了大为不乐。结果,辽是亡了,但随后北宋也被金灭了,距订立“海上之盟”不过五年时间。宋理宗应当熟知这段历史,但他并没有以徽宗的前车之覆为鉴,断然决定联蒙灭金,重蹈了宋徽宗联金灭辽的覆辙。

理宗在位长达40年。《宋史》说:“宋至理宗,疆宇日蹙,贾似道执国命。”理宗特别宠信宰相贾似道,因为宰相中只有贾似道一人支持他立忠王赵禥为皇太子。特意将不予配合的宰相吴潜撤了,让贾似道“独相”,独揽大权,又宠爱丁大全等奸佞之臣。他有一句名言:“人主之职无他,惟辨君子、小人。”实际上他分不清君子、小人。要说他头脑很糊涂,也不尽然,他在决定联蒙灭金时,是被一种急切要为徽、钦二帝复仇的心理所支配,也被朝野舆论所推动。朝臣们对他随声附和,他以为朝臣们都真心赞成联蒙灭金的决策。

蒙古假道南宋灭金的方略,是由成吉思汗定下的。成吉思汗毕竟深谋远虑,有战略眼光,想到单凭蒙古当时的军事实力,要很快攻灭金国,是很困难的。若想攻破尚有相当军事实力并且顽强抵抗的金国,必须争取它的世仇南宋的配合。他的后继者执行了他的方略。

1232年底,蒙古统治者派王檝来南宋,商议夹攻金国之事,京湖制置使史嵩之上报朝廷,朝中大臣都认为这是复仇的绝好机会,只有赵范一人持有异议,他说:徽宗宣和年间与金国订立的海上之盟,最初以为牢不可破,后来金国败盟,大宋自取其祸,这段历史,不可不鉴啊!理宗不听,命史嵩之派使者回复蒙古军:南宋朝廷同意跟蒙古联合攻金。史嵩之乃派邹伸之前往,蒙古承诺一俟灭金成功,以河南地归宋。这自然是很大的诱惑。1233年初,金哀宗完颜守绪从汴京逃到归德(河南商丘),夏天,又从归德逃到蔡州(河南汝南)。蒙古都元帅塔察儿派王檝请宋出兵合攻蔡州。史嵩之先派兵跟蒙古军合攻唐州,将其攻下。当唐州未下时,金哀宗曾不屑地说:我们很难跟蒙古军较量,“至于宋人,何足道哉!朕得甲士三千,纵横江淮间,有余力矣”。话是狂了点,但也说明南宋的军事实力是很差的。

这年九月,金哀宗派完颜阿虎带到南宋乞求支援粮食,完颜阿虎带出发前,金哀宗对他说:“宋人负朕深矣!……今乘我疲敝,据我寿州,诱我邓州,又攻我唐州,彼为谋亦浅矣。蒙古灭国四十,以及西夏;夏亡,及于我;我亡,必及于宋。唇亡齿寒,自然之理。若与我连和,所以为我者,亦為彼也。卿其以此意晓之!”完颜阿虎带将金哀宗的话转告了南宋,头脑发热的宋理宗听不进金哀宗的告诫。十月,史嵩之派孟珙、江海率兵2万,运米30万石,赴蒙古之约。1234年正月,孟珙与蒙古兵合围蔡州。城中断粮已三月。城破之后,金将忽斜虎还率1000士兵巷战。金哀宗自杀身亡,身边的人按其遗言纵火把他烧了。宋将孟珙与蒙古都元帅塔察儿将金哀宗的遗骨和宝玉、法物分了。金国灭亡。

宋理宗被胜利冲昏了头脑。1234年六月,他下令收复三京,即汴京、应天府(河南商丘)、洛阳,而根本不考虑是否稳操胜算。朝中的大臣们这回倒是清醒了,他们知道,要收复三京,势必跟蒙古闹翻,这可不是儿戏,所以都以为不可。理宗一概不听,我行我素。进入洛阳和汴京的宋军,得到的都是空城,没有军粮,将士们饿肚子,只得“班师”。十二月,蒙古统治者派王檝来指责南宋破坏盟约。蒙古军南侵便有了借口,从此,黄河、淮河之间,战火时起,兵连祸结,没有宁日。

1276年三月,元朝大将伯颜进入临安。闰三月,元军掳全太后及恭帝至大都(今北京)。五月,元世祖忽必烈命恭帝为僧,全太后为尼。太皇太后谢氏后来也被送往大都。他们的结局跟徽、钦二帝很相似。

宋理宗协助蒙古灭了金国——蒙古最强的敌人,同时把宋朝的屏障撤了。如果说,在此以前,宋朝直接面对的是正在衰败的金国,那么,现在直接面对的则是正在崛起的强大的蒙古。自然,蒙古要积蓄力量到能够吞掉南宋,还需相当长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南宋也可积蓄力量,但理宗和他的后继者什么也没有做,这是很愚蠢的。理宗在位时,监察御史洪天锡上书说,天下之患有三:宦官、外戚、小人。还要加一条:奸相。朝政如此,要振作也难。

(摘自《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