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平凡到可悲”的大国首相

2020-11-19 10:54:56 领导文萃 2020年21期

胡金一

65岁的安倍晋三本来可以昂首挺胸挥别“辉煌”的政治舞台,然而在告别的这一天,登上日本各大媒体头条,包括首相官邸和个人社交媒体平台的,却是他低头致歉的一瞬间,这仿佛也成为他戛然而止政治生涯尾声的最后缩影。

民族主义or实用主义?

作为政治家的安倍晋三,到底是篡改历史的顽固民族主义者,还是稳步实践经济政策的实用主义者?

从不同视角出发,自然会看到不一样的结果——在中国人眼中,他是顽固的极端右翼,在靖国神社问题上,曾多次刺激中国人的神经;在韩国人看来,他是篡改历史的骗子,日本平成年代以来,日本教科书出现大幅度修改的情况,几乎都发生在安倍晋三执政时期;在西方世界,他是个墙头草一般的狡猾政客,在中美俄等多国间,平衡摇摆。

日本国内对于安倍的看法也褒贬不一。对安倍政权持批判态度的群体认为,他是老一代日本保守派代表,寄希望于通过弱化日本在战争中犯下的错误,以展开强势的外交政策;而对他的支持者来说,他是将日本重新推上世界经济舞台中心的总理大臣,用巧妙手段实现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国际影响力,为日本赢得了利益。

作为保守派政治家,安倍长期致力于为日本重新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在他的任期内,日本的民族特色和历史传统文化输出都十分成功,这也包括他重新强化了天皇在日本民众生活中的地位,企图淡化日本在战争中犯下的错误。安倍的民族主义政治目标主要针对日本国内,这也包括他最终的政治目标——实现日本战后的宪法修正。

在经济上,他推行的“安倍经济学”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日本经济迈向复苏,其核心是超宽松货币政策、扩大财政支出和经济改革组成的“三支箭”,通过这些举措寻求实现恢复企业业绩、提高就业率及工资收入,最终形成个人消费增长和企业业绩互相促进的良性循环。

安倍第二次执政期间,在日本大选中连续6次获胜(自2012年以来,众议院3次,参议院3次)。其原因首先是日本在野党的弱势,而且,对于眼下不关心意识形态,更倾向于稳定国内生活的日本人来说,安倍为他们带来了经济的繁荣,这也是他能够连胜的一个因素。

此外,安倍并没有一上来就设法摆脱日本战后典型的舆论政治,而是通过渐进式改革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在这方面他和自己的前辈小泉纯一郎是一脉相承的。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在外交政策上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者——稳固和美国长期同盟关系的同时,审时度势寻求建立与其他国家间的合作。

安倍可以和美國总统特朗普打上7个小时高尔夫,不惜摔入沙坑;也可以一路小跑去跟普京握手,把酒言欢;他以奥运为契机积极改善对华关系,推进领导人互访,而在中美贸易战期间,他既不阐明态度,也不放弃适时插上一刀的机会。

但与自民党前辈森喜朗、小泉纯一郎的行事高调、言论狂放,又轶事颇多的风格不同,安倍晋三从担任小泉内阁官房长官时代起,就是一副低调、恭谨,甚至有点憋屈的样子。

很多日本人认为安倍政权的持久,只是在野党分崩离析和政治家族势力制衡的产物,安倍内阁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而是岸、安倍、佐藤、吉田、麻生几大政治家族的血脉延续。

那些调侃、非议、轻蔑,安倍并没有看在眼里,成为万人敬仰的政治偶像似乎也不是他的目标,他内心所忠于的,是对整个家族政治血脉的信仰。

平凡到可悲

在安倍家族庞大的政治族系中,安倍晋三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天选之子。

因为学业差,安倍晋三曾经被父亲用字典砸在头上。被逼着考东大成为安倍的心理阴影之一。从成蹊大学毕业后,安倍赴美国留学,从结果看,他并没有拿到学位,安倍大多数履历中也都回避了这段“游学”经历。

显赫、复杂的家族关系给安倍带来的心理阴影不止于此,对于比自己小五岁的弟弟信夫过继给舅舅成为岸家养子这件事,他也抱着相当复杂的感情。

“哥哥宽信是安倍家的长子,被认为会成为父亲政治生涯的继承人,而首相外公岸信介的衣钵则会传给弟弟信夫。作为家里的次子,他从小就有这样那样的烦恼吧?信夫出生后,一起生活在南平台家里的晋三也感受到了外公被抢走的危机感。”一位和安倍家族过从甚密的人士接受采访时说。

虽然当时安倍家的三儿子信夫已经被过继给岸家作为养子,但安倍晋三还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外公的青睐,以及最终整个家族的支持。

学者笪志刚说,“安倍是一个很敬业的领导人。甚至我认为他是日本为数不多的勤勉的领导人。”这里面无疑凝聚着安倍父亲的严格要求,也有安倍晋三期待笨鸟先飞的心结。

平凡并不是政治家的污点,某种程度上,普通人的气质更符合日本现代社会的审美——安倍晋三是个孝顺的儿子,至今还和母亲安倍洋子、哥哥一起生活在外公留给他们的公寓里;他是个怕老婆的丈夫,今年疫情自肃期间(因疫情,要求大家不要外出,叫作自肃),安倍昭惠带头赏花、集体出游,安倍还在媒体上为妻子辩护;他是个爱狗人士,安倍第一次当选首相时,曾把爱犬罗伊留在私宅,随着罗伊年龄越来越大,他怕环境变化大影响狗的健康,于是成为近20年来第一个选择住在私宅的日本首相。

京都大学政治学者中岛岳志曾经评论安倍晋三是一个“平凡到可悲的人”,“这样的一个人,却成为长期执掌日本政权的人物,这无疑改变了日本今后的走向。”

也许正是因为自身的“平凡”,安倍比历任日本首相都更重视改善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包括对各种社会弱势群体进行帮扶,鼓励他们进行社会活动,发挥自身作用。让弱势群体也成为劳动力的一部分,实现劳动力资源的最优调配,同时保证整体日本社会的福利保障制度得以完善。

此外,在安倍经济政策前两个阶段进行完毕后,日本开始推出各种有利于生育的政策和补贴,完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对于老龄、少子化的日本社会来说,这一系列政策不仅帮助了需要帮助的人,缩小了贫富差距,更进一步促进了经济和就业。

(摘自《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