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的百姓生活

2020-11-19 10:54:56 领导文萃 2020年21期

杨纪

爱新觉罗·溥仪,1906年2月7日出生在醇王府,他是醇亲王载沣的儿子,本没有机会坐上龙椅,但是慈禧太后选择了他。从此,溥仪跌宕起伏的悲喜人生开始了。

上户口填写五妹的住址

1945年8月日本投降,溥仪作为战犯在沈阳被苏军逮捕,押往苏联。1950年7月被押送回國,先后关在哈尔滨、抚顺战犯管理所。经过10年的改造学习,1959年12月4日,溥仪被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特赦。从此,这位末代皇帝结束了高墙内的生活,成了一名普通公民。

回到北京后,溥仪首先要做的就是上户口。当时户口是与粮油关系以及各种副食品票证联系在一起的,没户口就无法生活。

在上户口的时候,工作人员询问溥仪的家庭住址,他回答自己的家不就是紫禁城嘛!工作人员说,那里可不是随便能填的,后来经过商讨只好填写了溥仪五妹韫馨和五妹夫万嘉熙家的地址——西城区前井胡同6号。

还有一个就是婚姻状况,也令工作人员颇感头疼。虽然贵为皇帝,但婉容皇后已去世,当时溥仪最喜欢的妻子谭玉龄也被日本人害死,剩下的几个妃子走的走,离婚的离婚,如1956年底溥仪还在狱中时,他的第四任妻子“福贵人”李玉琴和他办理了离婚手续。因此,时年53岁的溥仪实际上是单身。工作人员根据情况,在婚姻状况栏里写了“离异”。最令人为难的一栏,就是他的文化程度,因不好界定,只能写了“初中”。

接下来,成为普通百姓的溥仪,50多岁了头一次体验一个人随便逛大街,在商店买东西,坐公共汽车、电车,随便到亲戚家串门,到朋友家访问,这一切对他来说,太新鲜了!

第一次领到60元工资

溥仪安定下来后,成为北京植物园的工作人员。

1960年2月19日,溥仪正式上班。最初他只负责浇水和搞卫生。他虽然养尊处优了几十年,但对待工作十分认真,非常喜欢养花种草。这些工作尽管不算复杂,但从没干过活的溥仪学起来,还是经常付出“血的代价”,用刀削插条时难免伤手。当时,溥仪仍还很注意自己的劳动表现,生怕让人觉得他搞特殊,坚持轻伤不下火线,口头禅是“都怪我太笨了”。

溥仪刚参加工作时感觉很新鲜,干劲十足。他凭着自己双手的劳动,拿到第一个月的60元工资。那时候的60元,可是一笔巨款,足够一个家庭生活好几个月。这60元该如何花呢?当时还独身的溥仪除了吃饭和穿衣之外,几乎没有什么花销。他左思右想,决定给自己做一床新被子。溥仪用的被褥行李都是从战犯管理所带来的,天长日久已经非常破旧,赚到工资后,他买了布面和棉花,请同事帮忙做了床被子。他抱着被子笑呵呵的,高兴得不得了,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用劳动所得为自己购置生活用品。

溥仪还用剩下的工资买了一些高档点心和糖果。当时高档点心和糖果价格昂贵,没当过家不知柴米贵的溥仪把它们当成零食吃。溥仪回忆,他特别高兴,甚至失眠都好了不少。但问题又来了,由于花钱大手大脚,工资很快就不够用了。

在植物园工作时,溥仪想成为一名专业园丁。他有一个本子,贴满了他亲手收集的各色植物标本,下面详细标注着科属、产地、性质和特征。劳动之余,他反复阅读植物学书籍,写了几十页心得。在这里一年多,养成了他晚年主要的业余爱好——种草养花。

当时有一些外国元首和政府要员访华,一听说末代皇帝溥仪都被改造过来了,都想见一见。一次,周恩来向一位外国元首介绍溥仪时说:“这位便是过去中国的宣统皇帝!”溥仪马上站起来大声回答道:“今日光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溥仪!”周恩来和在场的许多人都为他热烈鼓掌。还有一次,溥仪应邀到国际俱乐部参加欢送埃德加·斯诺的酒会。斯诺笑着对他说:“你是皇帝,我给你磕头。”类似的玩笑话,溥仪在各种场合听过多次。

重游故宫忍不住“纠错”

1961年国庆节,溥仪和沈醉、杜聿明等去游故宫。来到故宫门口,有人递给溥仪一张门票。溥仪惊讶地说:“到这里来,我还得买门票?”大家不由一愣,马上体谅到他的心情。在溥仪看来故宫是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家。沈醉见状,立即解释说:“现在故宫对外开放,所有来的人都得买门票,拿这笔收入作管理、维修故宫之用。”溥仪听了半晌没说话,最后默默和大家一起走了进去。

走进金銮殿的时候,溥仪盯着龙椅,随后,他小心翼翼地再次坐上了龙椅。这时有人想给他拍张照片,被他拒绝了。被问到原因时,溥仪说了七个字:这龙椅并不好坐。他坐在龙椅上,伸手从椅子下面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玩意。大家都看傻了,没想到龙椅下面还可藏物。溥仪笑着说,这是他小时候特意收藏起来的。

溥仪边游览边回忆童年的事情,他很快发现故宫很多摆设都是错误的。如原来西暖阁一道用来紧急逃生的暗门被堵住了,那可是皇帝的专用通道。另外,光绪皇帝寝宫里的那柄宝剑也挂错了位置。溥仪说这柄宝剑之所以能够挂在光绪的寝宫里,因为那是被大喇嘛开过光,可以镇宅辟邪的,必须挂在对门的墙上才有作用,现在挂在侧壁,明显错了。

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光绪寝宫中张挂的居然不是光绪本人的照片。溥仪指着照片,向值班的人员反映情况。工作人员第一次碰到有人说“照片挂错了”。他们一再强调没有错,还请来专家解释。专家说:“我们是专业的,研究快30年了,不可能出错,你别在这里不懂装懂了。”溥仪笑着回答:“挂在床头相片上的人是醇亲王,那是我亲爹,你觉得我会弄错吗?”话音刚落,在场的专家愣住了,气氛非常尴尬。溥仪还指出照片中的顶戴也不符合光绪皇帝身份,经他这样一说,专家们才发现错误。因为当时是开放日,聚集过来看热闹的游客越来越多,这样一来溥仪也就不能继续游览了,不过他指出的几处错误后来很快得到改正。

繁华靡丽,过眼皆空。也许是害怕触景伤情,此后,溥仪再也没有去过故宫。1967年,溥仪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葬于八宝山。1995年,溥仪的遗孀李淑贤,把溥仪的骨灰迁去了清西陵旁边的华龙皇家陵园。    (摘自《钟山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