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政要眼中的晚年毛泽东

2020-11-19 10:54:56 领导文萃 2020年21期

胡新民

毛泽东的晚年是他一生中外事活动最为繁忙的时期。毛泽东的警卫队队长陈长江回忆道,“从20世纪70年代起,外国首脑大凡踏上中国的土地,就会有个急切的要求:我们要拜会毛泽东主席”。

蓬皮杜:毛泽东使世界改变了面貌

1973年9月12日,毛泽东圈阅周恩来本日晨六时报送的同法国总统蓬皮杜会谈情况的报告和接待蓬皮杜访华情况简报。周恩来报告说:蓬皮杜访华主要是想在国内巩固他的地位,认为最大的荣誉就是主席见他。

9月12日下午五时,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会见蓬皮杜。毛泽东对蓬皮杜访华表示热烈欢迎。蓬皮杜说,他有机会同毛泽东见面感到非常荣幸,因为是毛泽东使世界改变了面貌。他还传达了戴高乐生前一直希望与毛泽东会见的愿望。对毛泽东景仰已久的蓬皮杜不仅对毛泽东讲了许多敬慕的话,还将一幅艺术壁毯赠与毛主席。当蓬皮杜说你很了解中国人民时,毛泽东说:“了解一些,不完全了解。打了二十几年仗了,把精力也耗费得差不多了。……我是小学教员,形势把我逼去打仗。后头还跟美国人在朝鲜打了一仗。中国人打游击战争可以。”他请蓬皮杜总统回国以后向所有他见过的法国朋友问候。

蓬皮杜此时已身患癌症,第二年4月在巴黎去世。1998年3月,蓬皮杜夫人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说:“蓬皮杜访华时,会见了毛泽东主席,为此,他感到很荣幸,因为当时很少有人能够会见这位世界伟人。”

惠特拉姆:毛泽东的影响将永世长存

1973年10月,惠特拉姆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成为首位访问中国的澳大利亚总理。对他印象最深、影响最大的是1973年11月2日与毛泽东的会见。

彼时,毛泽东已经重病缠身。会见一开始,毛泽东就告诉惠特拉姆等客人:“我今年80岁了,腿脚不便,走路有些困难,听力也不好……”听到一向自信的毛泽东在外国人面前讲出这样的话来,当时在现场的人吃惊不小。

但惠特拉姆看到毛泽东精神状态不错,握手也有力,不由得赞赏说:“使人感到你不到80岁……”毛泽东和周恩来笑了。很快,宾主双方在欢快的笑声中切入正题。

毛泽东的敏捷思维、广闻博识和侃侃而谈,给惠特拉姆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这可以从惠特拉姆后来写的《毛泽东的影响将永世长存》中了解到:

毛具有所有不但掌握世俗权力,而且具有精神力量的领袖人物所特有的气派。

毛从不感到无话可谈,他似乎与我的兴致一样高。

我们的谈话涉及历史、当前问题、亚洲地区、文学和当代的一些人物。他很熟悉情况,知道西方发生的事情,乐意对一些人物和问题发表意见。交换意见显然让他感到开心。听取来自不同社会的一个陌生人的意见,他可以得到一种刺激,显然让他感到开心,不论我的看法多么错误。他的智慧和历史感深邃而明晰。

毛泽东的存在和人格,似乎已经永远铭刻在他的人民和精神之中。

希思:他总是从世界战略的角度跟我谈话

在英国政要中,希思算得上是新中国发展的见证人。

希思原计划是他以首相的身份于1974年1月访华,这样就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访华的英国首相。但同年2月的英国大选使他推迟了行程,而大选的失利又使他成了“前首相”。在这种情况下,中方并未改变对他的邀请。于是,希思在下野两个多月后开始了他的访华之行。

1974年5月25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了希思。一见面相互问好后,希思对毛泽东说:“见到你非常高兴,非常荣幸。”然后又说:“机场的欢迎十分动人,色彩鲜艳,情绪活跃。”

想不到接下来毛泽东问周恩来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没有仪仗队?”周恩来答道:“因为照顾他不是现任首相,怕引起误会,使现任首相不高兴。”毛泽东说:“我看还是要有。”周恩来立刻回答:“走的时候加。”担任记录的王海容说:“不怕得罪威尔逊(即时任首相)啊?”毛泽东说:“不怕!”然后面向希思:“我是投你的票的!”

一位前首相能够得到同在任首相一样的待遇,希思听到后高兴地笑起来,并不住地点头。会谈从一开始就洋溢着十分友好的气氛。

这个细节除了说明毛泽东对那些有功于两国友好的国际“老朋友”的重视外,还显露了他的一个战略期待:希望欧洲能够早日团结起来,成为世界格局中有分量的一极。这将有助于中国国家安全形势的改善。希思在执政期间推动英国于1973年加入欧洲共同体,这不但被英国朝野认为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也符合毛泽东的战略构想。因此,在这次会见中,毛泽东对希思说:“你们欧洲强大起来,我们高兴啊!”

在希思的回忆录中,有大量的内容记录了他与毛泽东的会见,展现了毛泽东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

从我同他进行的两次长谈中,我感到他对中国的内部问题和世界局势是持现实态度。和与我进行讨论或谈判的许多世界性人物不同,他的看法极为明确,表达看法也直截了当。

他从不生硬地顶回我提出的问题,也不回避任何问题。如果我问他一个不想谈及的问题,他就很客气地告诉我,他不想谈。当我们在某个问题上发生分歧时,他就说,现在这个问题需要重新考虑进去。

不仅如此,我很快就意识到,他们那种领导人同外宾会谈记录拿来传阅的制度,是我在各地遇到过的最有效的制度之一。每个人都充分了解到最新情况。对于中国国内问题,毛泽东关心的是确保8亿人——到20世纪末很可能达到10亿——能有饭吃,不担心挨饿,并使他们住房、医疗和受教育的条件得以改善。

施密特:毛泽东是一位超凡智慧的杰出政治家

德国前总理施密特是广受国际社会尊重的政治家和战略家,也是中德关系的开拓者和推动者,曾十几次访问中国。1972年10月,中国与西德建交。施密特后来在谈到他对中国的关注时说道:“毛泽东使历经战乱从而备受削弱的中国,重新成为一个自信的国家并且扮演起地缘政治的角色。”

1975年10月30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会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理施密特,邓小平、王殊在座。

施密特精通英语,因此这次会见是通过英语和汉语进行的。施密特注意到一个细节:“因为是译成英语,毛也能够纠正她们(翻译人员)。当时我还不知道,毛曾经不间断地学了多年的英语。”

施密特向记者介紹道:我们谈了很长时间,接近三个小时。他在开头表示欢迎时说:“德国人好。”略一停顿,又客气地纠正说:“西德人好。”我同样客气地回答,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大家非常敬佩中国人民25年来在毛泽东领导下取得的成就。我为了准备这次谈话还读了他的诗词。毛泽东谦虚地说:“我们的成就很小,我也根本不会写诗。不过我懂得怎样打仗,打胜仗。”我说:“您两者都会。”并且补充一句:“您是人民的领袖。”

在毛泽东去世30周年的时候,德国之声记者到汉堡采访了施密特。施密特在评价毛泽东时说:“在驱除日本侵略者、解放中国方面,他的确功不可没。说到他当年的对外关系,有一点值得称赞,那就是他没有发动战争。毛泽东曾认为,苏联和中国之间会爆发战争。但他没有挑起这场战争,战争也没爆发。在朝鲜战争期间,他的态度一直比较审慎,直到美军北上直逼中国边境,他才决定出手。在外交政策上,他的立场令人惊讶的非常克制和温和,包括对台湾。”

(摘自《党史博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