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二次防疫”严控热点地区

2020-10-17 04:14:57 环球时报 2020-10-17

●本报驻意大利、英国、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韩硕 纪双城 青木 ●任重

欧洲每天的死亡病例跨过1000例门槛,新冠病毒成为这片大陆第五大死亡原因——当地时间15日,世卫组织欧洲地区负责人克鲁格在丹麦举行记者会,报告了一系列有关欧洲疫情的现状。他用“指数级”形容目前的病例涨势,并表示上周新增病例创下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纪录,接近70万例。目前,欧洲累计病例超过700万例。“欧洲第二波疫情的峰值明显高于第一波疫情。”英国《对话》杂志15日说。尽管病例数增加与检测能力提升有关,且死亡率降幅明显,但检测阳性率、住院率等数据依旧拉响警报。15日、16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峰会成为欧洲疫情现状的一个缩影,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芬兰总理马林先后因接触者感染病毒提前离开会场。新一波疫情对华人的冲击也比之前更加严重。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16日提醒道,目前已有近百名旅意侨胞、留学生感染病毒,当地华人应提高警惕,注意防范。

半数英格兰人“社交受限”

“欧洲不断演变的流行病形势引起极大关注,每日病例数和住院人数都在上升。”克鲁格15日表示,从600万到700万病例,欧洲只用了10天,每日新增病例数在本月首次超过12万例。《华盛顿邮报》说,这名世卫组织官员的表态呼应了从伦敦到拉脱维亚拉响的警报——病毒正在迅速失控。15日,法国、德国、意大利、波兰、荷兰、克罗地亚、斯洛伐克以及捷克的新增病例都创下了新高。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技术主管范·科霍夫15日告诉CNN,80%欧洲国家的病例仍在持续增长。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16日,欧盟27国加上英国、冰岛、列支敦士登、挪威的累计死亡病例超过19.8万例。

不过克鲁格同时认为,现在与新冠大流行早期的情形并不一样,“尽管与4月的高峰时相比,我们每天记录的病例数增加2至3倍,但观察到的死亡人数减少5倍,住院人数翻倍的用时也长了2至3倍”。

《华盛顿邮报》称,在第一波疫情中最先受到重创的意大利,经历长时间的“沉寂”后正出现“爆炸式”病例增长。15日,该国报告了8804例新增病例。生活在米兰的叶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在这波疫情中状况最严重的仍是伦巴第大区,但上一轮受影响较大的是周边城镇,这次则是在米兰等大城市。在佛罗伦萨学习音乐的马同学对记者说,意大利教育部和各高校目前尚未出台新的防疫措施,教学安排正常进行,“演出和音乐会没有被叫停,我们的排练仍在继续”。

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英国在24小时内新增病例接近1.9万例。该国卫生大臣汉考克宣布,从周六开始,首都伦敦的警戒级别提升至“高”,不同家庭的人员不能在室内社交,无论是在私人住宅还是酒吧餐馆,户外聚会则限制在6人以内。进入“高”警戒阶段的还有其他地区,《金融时报》说,从本周末开始,在英格兰5400万人口中,大约有2500万人居住在“受重大社交限制”的地区。

各国不愿“全国性封锁”

15日和16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峰会成为欧洲疫情现状的一面镜子。15日的会议刚召开不久,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就从会场撤离回住处,因为她的一名办公室人员的新冠检测呈阳性。无独有偶,据法新社报道,芬兰总理马林16日亦提前离开峰会现场,因为与她本周三一起开会的一名议员新冠检测呈阳性。

美联社15日描述说,从欧盟峰会现场视频看,会场的圆桌非常宽敞,可以看到一些领导人入场时进行手部消毒。捷克总理巴比什此次也代表波兰,因为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接触了一名感染新冠的保镖,正在隔离。报道说,若病毒继续以数月未见的速度传播,这可能是欧盟国家领导人一段时间内最后一次见面。

15日,意大利病毒学家安德里亚·克里桑蒂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警告称,全国可能在圣诞节前实行封锁。不过,意总理孔特近期已排除由政府宣布实施这一封锁令的可能性。《华盛顿邮报》说,尽管欧洲国家在今年早些时候采取的限制措施被视为遏制病毒的全球模式,但它们不太想“走老路”,不愿讨论全国性封锁,而是针对热点地区实施新措施。比如,法国宣布从17日开始在巴黎、里昂、马赛等9座城市实施宵禁。

不过,更有针对性的防疫措施也会引发不满。此前被视为抗疫“模范生”的德国,病例增幅创下自4月初峰值以来的新高。罗伯特·科赫研究所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4小时内的新确诊病例达到7334例。以夜生活著称的柏林本月10日起实行70年以来的第一次宵禁,要求酒吧和餐厅在晚11时至早6时之间关门。但当地法院16日裁定,这看上去并非是有助于抗疫的措施,因为德国近期的感染病例是来自私人聚会、社区设施、肉品加工厂、宗教性聚集或者与旅行有关,所以关闭餐饮场所是“不成比例地侵犯了”该行业的“自由”。这一案件是由11名餐厅和酒吧的经营者发起的。

中国使领馆接连发提醒

16日,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发布紧急提示称,近期,欧洲第二波疫情来势凶猛。目前,已有近百名旅意侨胞、留学生感染,其中不乏重症患者,受冲击之严重远超第一波疫情。为此,使馆提醒旅意侨胞、留学生和中资机构人员,“提高警惕,加强防范,确保健康和安全”。

此前一天,中国驻德国汉堡总领事馆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说,近日不断接到领区中国公民不幸感染的消息,汉堡、不来梅、汉诺威三大城市均出现确诊病例,这“既与德国近期大城市感染数激增的趋势吻合,又显现华人华侨群体聚集性感染苗头”。在柏林一家医学研究所工作的林先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欧洲第一波疫情是“区域性的”,这一波蔓延的范围则更加广泛,而且受大环境影响,部分华人也放松警惕,有抗疫疲劳感。

在英国,多数华人生活在伦敦,或是开车两小时以内的周边城镇。这次,很多人并没有像3月份英国执行封城令那样抢购日常用品,认为只要少出门、注意防护即可。不过生活在疫情较严重的威尔士地区的小李对《环球时报》记者感慨,从年初以来,“生活就没有改变过”,孩子一直没有回到公立小学读书,学校也没有安排网课,这对孩子的学业发展影响很大,他们正在考虑回中国生活半年。

下周启程回国的留英毕业生小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最近中英航班比夏天时顺畅很多,他订的前往上海的机票近8000元,是高峰时价格的1/3。但小宋的烦恼是,在登机前需要提供核酸检测证明,自己并非英国常住居民,又已从学校毕业,很难申请到当地公立医疗机构免费检测,去私人机构的话需要花费至少200英镑。

对于意大利目前的防疫状况,家住米兰的叶先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尽管现在搭乘地铁、公交车等公共交通工具的人依然非常多,但当地居民的警惕性明显提升了。据《环球时报》记者在罗马观察,现在很少有人上街不戴口罩了。

克鲁格16日强调了保持简单易行的防疫措施的重要性。他说,有流行病学模型表明,戴口罩加上严格控制社交聚会可以在明年2月之前拯救28万欧洲人的生命,但前提是95%的人佩戴口罩,目前这一比例为60%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