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高水平自力更生是时代需要(焦点话题)

2020-10-17 04:14:48 环球时报 2020-10-17

倪光南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企业要发展,产业要升级,经济要高质量发展,都要靠自主创新,现在我们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要走更高水平的自力更生之路。”在当前这场大变局中,网信领域首当其冲,因为它是全球技术创新的竞争高地,一个国家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安全和科技产业的水平。

自中兴、华为事件以来,美国在单边主义、霸凌主义驱使下,对中国加紧实施“科技脱钩”,对于美方这种逆历史潮流而动、对世界造成严重危害的行为,我们是坚决抵制的。应当指出,这种“脱钩”完全是美方强加于中方、是我们的主观愿望无法左右的。当然,我们决不会屈服于霸权,不会因此牺牲国家利益和主权或者放慢前进的脚步。不论今后中美“科技脱钩”的状况如何演变,我们都不能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要知道,即使在美国尚未打起“脱钩”算盘的时候,许多敏感技术也从来没有对我国开放过;况且,信息技术的高度垄断性还意味着技术挂钩隐含着被外国跨国公司技术垄断的风险。实践反复告诉我们,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今天,中美“科技脱钩”问题凸显出来,在某种意义上说,是难以避免的,这对中国既是一个挑战,又是一个机遇。这种“脱钩”会在一个时期里对我们科技和产业造成损害,但同时会逼着中国走自力更生的道路,最终也将促使中国科技发展到更高的水平。

正是在这种形势下,习近平总书记发出了要走更高水平的自力更生之路的指示,为应对当前局势指明了方向。这个指示肯定了我党一贯坚持的自主创新、自力更生路线,并要求将这一路线在新形势下提升到更高的水平。

就网信领域而言,我们理解“更高水平的自力更生”,首先意味着要增强原始创新的比重。众所周知,创新一般可分为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三类。迄今为止,我国网信领域的创新大多属于后两类,还缺乏原始创新。但是随着我国经济实力和科技水平的日益提高以及中美“科技脱钩”的演进,我们应当将创新重点更多地转移到原始创新上来。例如,过去我国操作系统等许多软件主要依托开源软件,这是完全正确和卓有成效的。然而,依托开源不等于可以忽视原始创新。为了真正掌握核心技术,中国软件工作者应当从开源的使用者发展到参与者,再发展到贡献者,而且只有做出更多的原始创新,才能在开源社区里增大话语权。实践表明,如果话语权掌握在外国公司手中,即使是使用开源软件,在某些情况下,仍有可能被“卡脖子”。此外,还有许多场合没有开源软件可用,原始创新就显得更为重要。目前在软件领域,我国已经有一些比较成熟的面向物联网或工控领域的操作系统,主要基于自有代码而非利用开源代码,这些自有代码有的也在采取开源模式成为开源软件,而在这样的开源软件中,我国企业将拥有足够的话语权甚至是主导权。上述情况表明,增加原始创新比重将是“更高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

同样,在网信领域,“更高水平”意味着要加大中国体系建设的力度。在信息领域中,众多技术往往构成一个体系,并有生态系统的支撑。这里,技术体系的作用远大于单项技术、产品、服务等等的作用。例如多年来,桌面计算机领域被Wintel体系所垄断(即基于微软公司的Windows操作系统和英特尔公司Intel架构CPU的体系),高端交易处理领域被IOE体系所垄断(即基于IBM或Intel公司的硬件、Oracle公司的数据库软件和EMC等公司的存储设备的体系),如此等等。要打破它们的垄断不能只依靠发展单个硬件或软件,而是要依靠发展相应的“中国体系”。实践证明,目前桌面计算机领域的“中国体系”已经可替代Wintel体系,用户体验已经从“不可用”发展到“可用”,并正在向“好用”发展。而在高端交易处理领域,“中国体系”也已开始逐渐替代IOE体系,基本解决了多年来无法“去IOE”的难题。众所周知,技术体系需要有生态系统的支撑,因此,构建“中国体系”必须加大研发力度和市场化引导,提供市场支持是“中国体系”成败的一个关键。综上所述,加大中国体系建设的力度是“更高水平”的另一个重要体现。

在网信领域,“更高水平”还意味着要尽快补齐短板,解决受制于人的问题。迄今为止,美国对中国的科技制裁都是找准我们的短板下手的。虽然中国信息产业包含的门类数已经是世界上最全的,在正常国际贸易秩序下,任何国家包括中国在内,都不一定需要拥有产业链上的每个环节。目前外部环境的多变性使得凡是中国产业链上重要环节的短板都有可能被“卡脖子”,都需要尽快补齐。情势的发展要求我们不但要狠抓那些短平快的项目,还要能花大力气、下大功夫狠抓那些投入大、周期长、短期经济效益不太明显的项目,诸如芯片生产装备和材料,大型基础软件等等,都迫切需要部署力量尽快予以突破。这样才能使创新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从而实现建设科技强国的目标。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安全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安全的保障,安全和发展要同步推进。”为了贯彻这一指示,必须有科学和客观的评价作为支撑。近年来,在一些重要领域的信息化工作中,已经形成了包括自主可控测评、质量测评和安全测评在内的“多维度测评”体系。今后这一评价体系将会不断发展和完善,覆盖更多的软硬件产品和服务,这应该是“更高水平”的又一个重要体现。

总之,在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下,我们要沿着更高水平的自主创新、自力更生道路,披荆斩棘,砥砺前行,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作者是中国科学院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