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名媛”文化从传统舞会到线上社交

2020-10-16 04:17:13 环球时报 2020-10-16

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

在社交网络频繁晒出入高档场所、穿戴奢侈品牌的“名媛”,其实是“拼团”租豪车、租名牌,甚至“拼”豪华酒店拍照……近日,一篇描述“拼单名媛”的文章走红网络,引发舆论对于“假名媛”“伪浮华”的讨论。其实在“名媛”发源地欧洲,在社交网络上“扮演名媛”的现象也不少见。德国《明星》周刊称,当今名媛文化已经处于亟须变革的“十字路口”。

从王室贵族到富商名流

“在欧洲,名媛一般指在上流社会扮演重要角色或经常参与的人。”柏林社会学者马塞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些人通常具有两个特点:一是来自富裕家庭或贵族,与王室有牢固的家族或个人联系;二是花费大量时间参加各种时尚社交聚会。”

“名媛”一词在1928年的《时代》杂志上才首次以英语(socialite)出现。不过早在17世纪初,现代意义上的名媛文化就已诞生于法国。当时,巴黎出现一种新型的“线下朋友圈”:知名贵妇定期邀请社会各界名流聚集于家中客厅,围绕文学、艺术、哲学和政治话题畅所欲言。人们把这种在客厅里举办的社交聚会称为“沙龙”。

欧洲第一个“沙龙”由法国贵妇朗布依埃侯爵夫人创建。她从1610年起定期在其“蓝屋”招待社会名流和文人墨客,谈论诗文。当时,不少“沙龙”只限定女性参与,客厅中汇集着当时最显赫的名士淑媛,来宾们高谈阔论,形成一个远离宫廷和教会的新型公共空间,也被认为是“妇女解放运动的排练场”。这种“名媛沙龙”的流行也从法国迅速传至英国、德国、俄国等地。

大名鼎鼎的茜茜公主被认为是19世纪欧洲四大皇室名媛之一。而随着时间推移,欧洲“名媛圈”逐渐向其他阶层的女性开放,不再只是贵族专利。许多来自商人家庭的名流,以及女艺术家、女作家也加入这一圈子,德国等国家还出现“名媛”培训课。据英国《淑女》杂志前主编雷切尔·约翰逊透露,上世纪30年代,初涉社交场合的英国年轻女性非常青睐到德国学习名媛礼仪。

名媛舞会

如今,“名媛”一词仍与“富有”和“社会认可”等标签联系在一起。社会学者马塞尔介绍,欧洲目前“名媛圈”越来越大且有一定的阶层之分,主要有四类:首先,具有欧洲皇室或贵族血统的人常被认为是真正的“名媛”,另外两类为富豪家族的继承人和各个领域的女性杰出代表,第四类“新名媛”则为新兴的“网红”、真人秀明星等。而要想向外界证明“名媛”身份,参加相关舞会成为一种最为直接的方式。

一年一度的巴黎名媛舞会被《福布斯》评为世界最负盛名的十大舞会之一,也是全球唯一只接纳受邀请者的名媛舞会,任何人都不能通过其他途径或买票方式进入。该舞会可为慈善机构筹集款项,比如为东南亚贫困女孩的就学施与援助等。舞会当天,受邀的16岁至22岁年轻女性身着定制礼服、佩戴高级珠宝,与“骑士”共舞。这成为她们开始接触时尚界和媒体的契机。

与巴黎名媛舞会相比,英国夏洛特女王舞会的历史更为悠久,已举办两百多届。该舞会专为伦敦上流社会的年轻女孩设计,只有出身高贵、气质出众,且年龄在17岁至20岁之间的女性才有资格获得邀请。

近年来,欧洲名媛舞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国际名媛,包括不少来自中国富商家庭的年轻女性。华人女孩曾多次受邀参加巴黎名媛舞会,如功夫巨星李连杰的女儿、中国歌唱家廖昌永的女儿、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赌王”何鸿燊的女儿、建筑设计师贝聿铭的孙女等。

假名媛,真网红?

德国《图片报》曾给现在的欧洲名媛算了一笔账:仅社交费用每年至少花费10万欧元,包括各种聚会入场费、捐款、在家举办聚会费用等。此外,个人晚礼服等置装费用每年至少也要10万欧元。近年来,在社交媒体的助力下,欧洲名媛文化进入新阶段。德国柏林艺术大学媒体研究学者诺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欧洲有数百种专门报道名媛生活的杂志及视频节目,女性对名媛生活更感兴趣。德国RTL电视台去年还播过一档名为《怎样成为名媛》的真人秀,培训来自各行各业的女性如何成为“名媛”。关于名媛购物的电视节目《购物女王》也十分走红。而有关名媛故事的剧集,如美剧《绯闻女孩》等,此前也在全球多个国家热播并引发讨论。

来自德国下萨克森州一个贵族家庭的女商人斯蒙娜是一名女伯爵。她告诉记者,借助名媛光环更容易找到生意伙伴,媒体的曝光也为她的企业做了免费广告。这样的“光环”也让一些人眼红并铤而走险。去年5月,德国“假名媛”安娜·索罗金因盗窃、诈骗等罪名被美国纽约曼哈顿最高法院判刑。作为一家杂志社实习生的安娜·索罗金谎称自己来自德国富商家族,通过诈骗酒店、银行以及朋友等各种手段混迹于纽约社交圈。她曾为了赶赴伯克希尔年会与巴菲特见面,包下一架飞机;还曾一时兴起在摩洛哥奢华酒店住了一周,在各路名人陪伴下品尝美食。索罗金把利用各种手段骗来的钱用于私人健身教练、豪华酒店、顶级派对等。她的“假名媛”经历如此离奇,以至于流媒体平台网飞要把她的故事拍成剧集。

德国Pro7电视台曾对几十位过着名媛生活的欧洲“网红”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大部分是“假名媛”。“社交媒体助长假名媛现象”,社会学者马塞尔认为,除了部分人虚荣心作怪,由此也可见名媛的经济价值——通过社交媒体实现“粉丝经济”。他认为,“名媛”与“网红”的界限将越来越模糊——“名媛”少了社会地位的象征意义,更多偏向一种“名媛式”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