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超速超载打屁股?这些古代交通规则太“牛”了

2020-10-15 02:11:40 投资与理财 2020年10期

晋行记少年童行

红灯停绿灯行,行人靠右走,超载超速要扣分罚款,这些都是现代的交通规则。可是这些交通规则并不是现代的专利,古代也有交通规则,虽然没有现在的如此完善,但很多却都是古人的创举。

一份来自古代的交通规则正在赶来的路上,请注意查收。

一、究竟靠哪边走?

究竟古代的人们靠哪边走?这个问题在不同时期答案是不一样的。先秦时期,采取的是男右女左,即男女走的路不同。

《礼记·王制》中记载:“道路,男子由右,妇人由左,车从中央。”

说白了就是,在道路上,男的要靠右走,女的要靠左走,而车辆则在道路中间通行。

由于早期记载不全面,而且又有很大的地域文化差异性,此时中国并没有完全统一的行走标准,而是伴随着国家的逐步统一,曲折又缓慢地形成。

到了唐朝唐太宗时期,因为当时经济大发展,人力物力充沛,人们生活水平得到提升,各种交通工具也就多了起来。车、船、轿子、牲口,还有人、商贩,导致整个城市交通十分拥堵混乱。

而当时长安城非常大,人口最多时超过一百八十万,且每天大开城门,全国各地人口进进出出,互通有无,甚至时不时还有外国使者进城朝拜。城内乱成一锅粥,城门口更是动不动就能堵上个大半日。

唐太宗听说这个事之后就十分忧心,觉得这样影响的是整个城市的方方面面。这时一个叫马周的人站了出来,就给唐太宗提了一个建议。

此人是当朝宰相,一生做了不少有利于唐朝初年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的事,在“贞观之治”中更是做出了重要贡献。这一次也是他创新性的提出“来左去右”,也就是进城的时候往左边走,出去的时候靠右边走。

唐太宗一听十分高兴,于是在此基础上颁布了我國最早的交通规则——大唐《仪制令》。

在宋朝时,“来左去右”这一规则还是没有在行人中形成固定习惯。

这从名画《清明上河图》中就可看出,画中所绘的汴京之繁华可见一斑,街道上车水马龙,可行人却是随意走在路上,没有固定的靠哪边行走。宋朝的首都都是如此,更何况其他地方呢?

二、超速超载小心被打屁股

没错,你没看错,就是打屁股。大唐盛世时人口已经超过百万,因此交通规则的制定也就显得十分重要。

根据《唐律》,超速超载是要被打屁股的,这可不是在开玩笑。

在没有公私缘由的情况下,在街道、小巷中快速驾马或者驾车的,要被处以竹板或荆条抽背的处罚。

不过由于背部是经脉聚集的地方,一不小心就容易打没命,所以后来把打背部改为打屁股,既能起到警示的作用,又不至于惩罚过重,闹出人命。

如果因为超速而造成严重后果的,比如人员伤亡,就不是打屁股这么简单了。

要按照斗殴杀伤人的罪行减一等处罚。

当然可以有例外的情况,比如执行公务。具体的内容就是公文传递,朝廷命令发布,或者是有急病找大夫,有要事要追人,也是情有可原。

这些情况下,可以免于处罚,不过罚款还是要交的。除了这些情况,其他情况免谈。

再说超载。关于超载,唐朝也有明文规定。

不过唐朝没有客车、货车,一般承担运输重任的是水路交通,即客船、商船。

如果船上超出了五十斤货物,哪怕是只超出了一个人,船主要被打五十大板。以此类推,超出了多少,就要挨多少板子。

如果超载太多,那就摊上事了,就不再是挨板子,而是要吃上两年的牢饭。

可见古人对于这方面的重视一点不比我们少,而且打击力度还很大。

三、培训后上岗

现在我们开车出去最怕什么?最怕无证驾驶。而在古代,车夫这一职业也不是好当的。

春秋时期,孔老夫子给学生们教授“礼、乐、射、御、书、数”,其中的“御”,一方面指的是帝王的驾驭之术,另一方面就是我们今天所谈的驾驶交通工具的技术。

能将驾驶技术并入“六艺”,说明古代想要架马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是人人都会的。自然,孔老先生肯定是一位驾驶技术高超的老司机,不然也没办法教学生了。

虽然不像我们现在考驾照一样,但是古代的车夫也不是谁都能当的。要经过专门的培训之后,才能上岗。

秦朝的《除吏律》就有相关的记载,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御人如果四次技术不过关,就要被罚四年的徭役,并处以罚款。

而且只有那些车技出众的人才能被选做贵族的车夫。别小看古代车夫这一行业,要是做好了,讨得哪个皇亲贵族的喜欢,可能随随便便就被封个大官。

四、礼让为先

准确的来说,中国古代的交通规则在很大程度上是以伦理为基础,即以礼让为先作为基本准则。

“贱避贵,少避长,轻避重,去避来。”

这是唐朝《仪制令》的内容。

宋代后,《仪制令》被刻在石碑或木板上,并立于道路中间,以提醒来往车辆和行人。

现代社会里,尽管交通规则十分完善,可是交通事故和交通纠纷仍是层出不穷,很多都是因为双方缺少礼让的态度,宁可撞一起,也不让一分。

如果人人都能秉持“礼让为先”的态度,很多交通纠纷就可以避免。

虽然“贱避贵”是封建等级制度的表现,但除去其消极方面,里面的“礼让为先”的价值准则对于现代社会仍有借鉴意义。

虽然从现代视角来看,很多古代的交通规则遗漏颇多,还带有严重的封建主义色彩,但不可否认,它开创了交通安全法则的先河。

通过对古代交通法则的了解,我们瞭望到古人的智慧,看到了中华文明的传承和延续。

也许,这便是我们读史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