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母钗

2020-10-15 02:38:59 故事大王 2020年9期

念衡

居住在渔村的阿水每晚子时时分都会准时起床,划船下海,但她的工作并非捕鱼,而是打捞珍珠蚌。

阿水是远近闻名的采珠女,她采出的珍珠不仅个头大,而且颗颗圆润晶莹,在日光照耀下会泛起好看的乳白色光暈。其他渔民十天才能捞到一个藏有珍珠的蚌,阿水一天就能捞到三五个。阿水之所以能捞到这么多珍珠蚌,是因为她在水下憋气的时间能长达十分钟,比正常人足足长了好几倍。因此,阿水得到一个绰号——“鱼女”。一传十、十传百,许多珠宝商都会特意坐很远的马车赶到渔村来收买阿水的珍珠,同时见一见这位神奇的“鱼女”。

阿水卖珍珠得来的钱,自己只留很少一部分,大部分都会分给村民,困难多的多分点,富裕人家就少给些。

善良的阿水这么做,是在报答养育她的村民们。

阿水从小就是孤儿,住在一所村民们合资搭建的小木屋里。因为渔村的人们并不富裕,所以阿水只能吃“百家饭”,穿“百家衣”。

渐渐地,渔村的村民越来越少,很多人都觉得待在渔村会穷一辈子,不如到京城附近做些小买卖,起码能够养家糊口,不用再饥一顿饱一顿。

阿水很喜欢大海,她也羡慕深海里的鱼儿,它们可以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不用担心被人捉去吃掉。为了保护捞上来的珍珠蚌不被海鸟衔走,阿水还练就了一身高超的鞭法,蓄力一甩,长鞭犹如灵蛇般追逐着偷蚌的海鸟,每次都能精准地缠住珍珠蚌。

后来,阿水觉得海边的珍珠蚌越来越少,平均三天才能捞到一个。阿水尚且如此,其他渔民几乎捞不到蚌,即使捞到了,里面也没有珍珠。

于是,阿水决定也去京城闯一闯,等赚够钱,再回来给照顾她长大的村民们养老。村长已经快七十岁了,走路都要依靠拐杖,更别提下海采蚌了。

到达京城后,阿水见识到了她从未领略过的世界:琳琅满目的货品、鳞次栉比的建筑、喧闹如昼的夜市……

每天正午时分,阿水都会提前准备好一只灌满水的大木桶,当街表演憋气绝技。她拿着九连环潜入木桶,在水中边憋气边解开。

每次,当阿水举着被解开的九连环“哗啦”一声冒出水面时,围观的人们都会叫好不迭。

“叮叮当当!”

一旁的铁盘中很快便装满打赏的铜板。

这天,阿水照例将大木桶放在街边,自己扛着扁担挑水往里灌。正当灌到一大半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喊叫声:“都给老子把钱交出来!谁也别想走!”

“快跑啊!是山贼!”附近的摊贩们纷纷迅速收摊,接着紧闭门扉。

阿水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刚准备跑,却看到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妇人摔倒在地,痛苦地揉着腰。

马蹄声越来越近,阿水知道,现在跑还来得及,可这个老妇人怎么办?

阿水灵机一动,她扶起老妇人,将其举起并一把推入大木桶中。接着,阿水也闪电般地“扑通”一声跳了进去,顺手盖上桶盖。

大木桶内,阿水用力托举着老妇人,尽量让老妇人的头浮出水面,露在桶盖与水面之间的空隙中,阿水则在水中憋气。

不一会儿,阿水听到木桶附近响起一个声音:“这个大水桶是干什么用的?”

“不知道,老大,要不要砸开看看?”

大木桶旁,一个满脸胡茬的壮汉用力推了推木桶,木桶纹丝不动。

“这木桶很重,里面应是装满了水,没法藏人。如果砸坏木桶,马蹄沾水,不就暴露我们的行踪了吗?我们要速战速决,小心驶得万年船!”

又等了好一会儿,阿水听到周围慢慢响起人们窃窃私语的声音,她知道已经安全,便用力推开木桶的盖子,将老妇人抱出。

出了木桶后,阿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才的闭气已经到达她的极限。

冷静片刻后,阿水只觉得刚才木桶外的声音很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

一旁的老妇人用力拧了拧衣袖上的水,“谢谢你,不然刚才我就没命了。”

阿水理了理湿漉漉的头发,笑着说:“没什么的。”其实阿水心里也在庆幸,幸好刚才桶盖没被掀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帮阴风寨的山贼无恶不作,他们总是趁着官兵松懈的时候打劫,狡猾得很。而且这群山贼没有固定据点,个个精通易容术,一直让官府很是棘手啊。”老妇人叹着气说。

阴风寨的山贼?

阿水记得他们,几年前,这群山贼还曾去渔村洗劫过,他们的三当家还被阿水用皮鞭抽伤了脸。幸亏阿水及时潜入海里,才逃过一劫。

老妇人为了感谢阿水,执意要请阿水去家里吃饭。

吃完饭,阿水正欲离开,老妇人拦下她,递给她一个木盒。

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两支银钗,一长一短。钗的样式虽然简单普通,但钗头所镶嵌的两颗琥珀一看便不是凡品。

“这是子母钗,钗头的琥珀中各封着一只青蚨虫,一子一母,母虫无论在哪里,子虫都能够找到它。长钗是母钗,短钗是子钗。”老妇人介绍说。

阿水定睛一看,暗黄色的琥珀石中真的有两只模糊的虫影,她疑惑地扬了扬眉毛,“真有这么神奇?”

“不信我们就试试看。”

老妇人将母钗放在木桌上,接着出了门,她拿出子钗,口中念叨着:“子母相合。”

忽然,子钗脱离老妇人的手,凌空浮起,径直钻入屋内,躺在木桌上的母钗旁。

阿水见这确实是个宝贝,便谢过老妇人,收下了两把银钗。

过了一段时间,阿水卖艺赚得盆满钵满,她兴高采烈地回到渔村,可眼前的景象却让她的心如坠冰窖。

渔村如今已经变得破败不堪,家家户户门扉紧闭,仿佛一个荒村。

阿水来到村长家,敲了敲门,大喊着:“村长伯伯,您在家吗?我是阿水!”

门开了,村长浑身是伤,阿水询问后,方才得知,原来阴风寨的山贼们又到渔村洗劫,并说他们寨主的女儿即将大婚,渔村必须交出一串大珍珠,否则就血洗渔村。

阿水沉思片刻,带着村长回到自己的小木屋。她从木板下的暗格中取出二十颗圆润的珍珠递给村长。这些珍珠个头大得出奇,这是阿水的“珍藏品”,不是她不舍得卖,而是这些大珍珠价值连城,阿水害怕给村民们引来杀身之祸。

“您把珍珠做成项链进贡给山贼,再把这支钗送给他们的新娘。”阿水拿出木盒里的母钗递给村长后,转身离开。

阿水快马加鞭,连夜赶回京城。

晨光熹微,阿水取下六扇门门旁石狮子嘴中衔着的木棒,用力敲击着“鸣冤鼓”。

“何人击鼓!”一个伸着懒腰的官兵打开紧闭的大门,走出来喝道。

阿水进门后,大喊着山贼准备血洗渔村之事,堂前的六扇门总捕头林羽听后,眉头皱得仿佛能拧出水来。他何尝不想将那群山贼一网打尽。论武功,林羽自信不会输给他们,但论智慧,他却斗不过那群狡猾的山贼。

山贼们好像一直在和六扇门玩着“捉迷藏”的游戏,京城人口众多,一一排查显然不现实。

“我能提供他们的行踪。”阿水沉思片刻后说道。

林羽身子一震,眼前这个女孩真有如此神通?姑且一试,死马当活马医吧。

阿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银钗在林羽面前晃了晃,“今晚就行动。”

有了子母钗的指引,来不及逃窜的山贼们轻松被连窝端掉,只有擅长轻功的二当家侥幸逃脱。

缉拿山贼有功的阿水被林羽邀请留在六扇门做一名女捕快,但阿水拒绝了,她还是想回到渔村,吹着咸咸的海风,吃“百家饭”。但在此之前,阿水还有一个小小心愿要完成。

很快,山贼们被集体拉到菜市场游街示众。百姓们看到后议论纷纷,原来山贼们平时一直隐匿在热闹的集市当中,抢劫时才会易容。他们有些是卖糖葫芦的小贩,有些是捏糖人的手艺人,还有些是街边的乞丐……

阴风寨的二当家一直对阿水怀恨在心,想找机会报复她,可他在渔村等了很久,却一直没见到阿水的影子。

于是二当家便离开渔村,沿途,他不停打探阿水的行踪,很多人都说见过阿水,但每次她都只在一个地方停留一两天便离开了。

原来,阿水想把脚下的土地当成大海,自己成为一条自由自在的鱼儿,在青山绿水间徜徉逍遥。

离开渔村前,阿水在渔村后山挖出一個深深的大洞。她把母钗埋在洞中,用泥土仔细掩盖好。之后,她将子钗插在发间,整理好行李,漫无目的地出发了……

阿水心里明白,无论身在何处,发间的子钗,永远会指引她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