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心”来自父亲

2020-09-28 07:10:07 读者 2020年19期

曹德旺

我15岁时,哥哥在高山中学当了临时代课教师。他上课的班里有个学生的家长是福清薛港林场的场长,场长在林场里给我找了个职位。这个职位的活儿很轻松,每天只是数大人们挖好的树坑,就能拿到5角钱。

别看数树坑这活儿简单,一不留神,就有可能数错。刚开始,我也数错过,但后来我找到了不出错的方法。方法很简单,就是手拿一根树枝,一个坑一个坑地点数过去,我再也不会因为看不清树坑或数花了眼而出错。大人们都夸我聪明。

我在薛港林场的好日子没过多久,父亲找来了,让我跟他回家一起做生意。

可以说,我最初的经商理念都来自父亲,我的很多人生感悟也来自父亲。父亲常说,男人有没有本事关键是看做了什么事,怎么做事。

我记得父亲有一次一边剥花生酌酒,一边问我将来想做什么。父亲的下酒菜多为家里自制的晒花生。福清靠海,土地并不肥沃,却极适合种植花生。所以在福清,将花生煮熟后放在太阳下晒干,就成了家家户户接待客人的茶点,也是大人喝酒时最好的下酒菜。

将来做什么?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有谁会想这样的问题?我正在想如何回答,父亲自顾自地接着说:“做事要用心。有多少心就能办多少事。你数一数,有多少个心啊?”心?和心有关的词有哪些?我伸出手数着,“用心、真心、爱心、决心、专心、恒心、耐心、怜悯心”,似乎十个指头用不完。“有那么多的心吗?”我问父亲。“当然有。”父亲说,“以后你就知道了。”父亲喝了一口酒,接着说:“但当你悟到爸爸讲的道理时,爸爸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

后来,我的确知道了。随着我的事业发展,我能数出来的心已經不是一双手能够数得尽了。父亲的确也不在人世了。有时,喝了点酒,我总后悔,如果我当时没有偷喝父亲的酒,如果我总是认真地倾听父亲说的话,或许父亲还在吧?

(余长生摘自人民出版社《心若菩提》一书,刘程民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