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

2020-09-15 09:46:20 《读者》 2020年18期

造屋

陈四益

有一愚人,居于东市。见邻人居室华美,乃自思量:彼有居室如是,何我独无?乃寤寐思量,何处做基,何处立柱,何处架屋,何处安门,如何涂饰,如何安顿。如是五年,一砖未置,一木未备。其人拊膺叹曰:“建屋如是之难乎!吾殚思极虑,竟不能成。”

(秋水长天摘自湖南文艺出版社《绘图双百喻》一书)

坚果和钟楼

〔意〕莱奥纳多·达·芬奇 周莉 译

乌鸦将一颗坚果衔上高大的钟楼顶,鸟喙一松,坚果掉入墙缝。

于是坚果乞求钟楼说,钟楼拥有伟岸的身形,和能发出动听声音的富丽的钟,看在赐予这一切的仁慈的上帝分上,请钟楼给予帮助。坚果还说,它已不能落于老父翠绿的枝条下,躺在父亲的落叶所覆盖的沃土里,而且它被残忍的乌鸦叼于喙中时曾发誓,若能幸免于难,愿在小洞中度过一生,所以请钟楼收留它。

钟楼听了这番话,起了同情心,答应收留坚果,让它留在掉落的地方。

时隔不久,果苗渐渐破壳而出,并把根扎入墻缝,挤开砖石,将新芽从孔洞中伸出。新芽们很快便高过钟楼顶,盘错的根系也生长得越发粗壮,开始强行将古老的砖石推离原位,致使钟楼的墙壁开裂。

钟楼悲叹致毁之因时,已为时过晚,无力回天了。不久,钟楼碎裂,大部分崩塌。

(时 深摘自译林出版社《达·芬奇笔记》一书)

捣乱者的作用

〔巴西〕保罗·科埃略

葛吉夫是一位心理学大师,他在巴黎建立了一所人类发展研究院,并经常在此给学生们讲课。

每当葛吉夫讲课时,课堂上都是座无虚席。不过,有一个脾气古怪的老头,经常和葛吉夫唱反调——葛吉夫在上面讲,他就在下面不停地抱怨老师讲得差劲,说他的话根本没有科学依据,是个徒有虚名的家伙。

课堂上的其他学生都很厌烦这个老头,可葛吉夫好像并不在意。几堂课后,老头终于没再出现,所有的学生都松了一口气。但让他们吃惊的是,葛吉夫去了那个老头的家,请他继续来听课。老头拒绝回去,说除非葛吉夫给他发薪水,他才去。

学生们听说后都很气愤,找到老师问事情的结果。“我答应给他支付薪水了。”葛吉夫回答。“什么?”学生们叫了起来,“可他一直在和您唱反调啊!”“是这样没错!”葛吉夫说,“可没有他,你们就很难理解暴躁、偏执等负面情绪是如何把人们的正常生活弄糟的。你们付给我钱,想学会怎样更和谐地在一起生活;现在我花钱雇这个人,正好帮我从反面教会你们这一课。”

(林冬冬摘自微信公众号“译文驿站”)

泪与笑

〔黎巴嫩〕纪伯伦 王志华 译

在黄昏时的尼罗河畔,一只鬣狗和一只鳄鱼相遇了。它们停下来互相致意。

鬣狗开口说道:“先生,你的日子过得怎么样?”鳄鱼回答道:“过得实在糟极了。有时候,我在痛苦和悲哀中哭泣,而那时人们总是说,那不过是鳄鱼的眼泪罢了。这话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我却讲不出口。”

于是鬣狗说道:“你只知说自己的痛苦和悲伤,也请替我想想吧,哪怕是一刻呢。当我凝视着世界上的美丽,凝视着伟迹和奇观时,我纯粹出于内心的喜悦笑了,就像白昼那样明媚地笑了。而这时人们却说,那不过是鬣狗的笑容罢了。”

(若 子摘自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心能长成一棵结满果实的树吗》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