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

2020-09-15 09:46:20 《读者》 2020年18期

亦舒

〔美〕金和英 插畫

后浪的心态有时候很奇怪,老是盼着前浪退休,理由:不要阻止地球转动。

可后浪们也不想想,金庸写罢《鹿鼎记》就退出小说界,怎么样,够潇洒了吧,不能怪他阻头阻势了吧!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还是无出其右者?

这个时候,不得不引用老匡(倪匡)的至理名言了:“一流的退出,绝不等于二三流的可以依次递补。”

批注曰:人能有自知之明者不多,而且,有自知之明者大多集中在一流人物中。二三流的人,要是有自知之明,也不至于常在二三流,早有跻身一流的机会了。

他认为最要不得的是,很多二三流者都有一个误解,觉得只要千方百计把一流的从位子上弄走,二三流的即可补上。这种想法大错特错!

前浪之所以仍然存在,是因为后浪不够高、不够有力,根本盖不住前浪;或者前浪虽已势弱,但转个身,化为更新、更奇的后后浪,脱胎换骨,雷霆万钧,再来一次。

与其等待他人退位让贤,不如学张君宝,另创门派。

(秋水长天摘自湖南文艺出版社《我哥》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