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景区翻译现状及研究路径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摘  要:牡丹常常有“花中之王”的美誉,做好牡丹文化的外事宣传,对于传播中华文化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而牡丹旅游景区,作为了解牡丹文化的重要窗口,却存在种种翻译失位现象。本文以曹州牡丹园当前存在的翻译乱象为切入点,提出牡丹景区标示翻译的研究路径,以期能够找到牡丹景区翻译中存在的共性问题,并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法。

关键词:牡丹景区;翻译;旅游标示

作者简介:田申(1988-),男,汉族,山东巨野人,硕士,助教,研究方向:英语笔译和教学研究。

[中图分类号]:H1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2

引言:

牡丹是花中的佼佼者,其花朵雍容大气,色彩斑斓,让心悦目,极好的诠释了中华文化的内涵。做好牡丹文化的传播工作,无疑会对中华文化的传播起到重要推动作用。牡丹旅游景区作为了解牡丹文化的窗口,是人们感知牡丹文化的重要载体,做好景区的旅游翻译,直接影响着牡丹外事工作的成败。但在全国多个牡丹景区,其翻译仍存在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这无疑会对外国游客造成困扰,对于牡丹的外事宣传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一、文献综述

1.旅游标示。标示翻译研究范围较广,既有针对标示本身的研究,也有从翻译角度审视英汉语言不同的研究,更有学者通过调查问卷的形式统计标示翻译现状。标示分为标牌类、口号类、标识类、说明类[1]。“标志”“标识”“标示”三者各有不同,标示的作用在于告知和指示作用,进一步明确了旅游标示的形式和构成规范[2]。而在当前旅游实践中,不规范的译文或者中式译文时有出现,这会影响到旅游信息的跨文化交际[3]。正确的旅游标示翻译,需要中英文化导致的翻译障碍出发,结合目的论的要求,译文要准确、生动、形象[4]。

就语言本身而言,“语言使用过程是语言使用者在语言内因和外因的共同驱动下不断作出选择的过程”,并将语境关联成分又分为语言语境和交际语境,而后者包括物理世界、社交世界和心理世界,故而需要在深入了解中國文化的基础上,寻找最符合英文关联的译文,以实现动态对等的效果[5]。

2.牡丹文化负载词。此研究主要集中在语言自身维度的翻译上,文化负载词翻译方式分为音译、音译+注释、直译等六种方式[6]。就牡丹文化而言,其翻译存在三个难点,分别是牡丹诗词翻译、牡丹花名翻译、涉及牡丹文化的古书名翻译[7]。牡丹名称翻译中,译者的社会性大于其语言性,译文翻译过程中要优先考虑译入语读者的接受程度,实现“求真”与“务实”二者兼顾的译名是上佳翻译[8]。

二、牡丹景区翻译现状

牡丹在国内多有种植,其分布较为广泛。在国内既有单独的牡丹主题景区,也有散落在大型公园和景区内的牡丹观赏区。前者比如河南洛阳的“国际牡丹园”和“国家牡丹园”,安徽亳州的“华佗牡丹园”,山东菏泽的“曹州牡丹园”和“中国牡丹园”。后者比如山西太原晋祠和双塔寺的牡丹观赏区,北京景山公园的牡丹区,江苏南京古林公园的牡丹游览区。为了做好牡丹文化的外事宣传,在牡丹景区的标示中,往往是中文和英文同时出现。

但是目前牡丹景区翻译却不尽如人意,错译、漏译的情况屡见不鲜,下面以菏泽4A级旅游景区“曹州牡丹园”为例,系统的讲述当前牡丹景区存在的翻译乱象。曹州牡丹园是中国面积最大、品种最多的牡丹园林,拥有国内唯一的牡丹主题博物馆和唯一的四季牡丹温室,在中国众多的牡丹景区中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其牡丹标示翻译主要存在四个方面的不足。

1.牡丹译名:曹州牡丹园将几乎全部的牡丹品种译名都采取了音译的办法,个别译名采用意译,有时会出现让人啼笑皆非牡丹品名的翻译,如牡丹品种“垂头蓝”翻译为“Blue blue”,站在外国游客的角度,对于该英文译名一头雾水,除了牡丹的颜色之外,无法获得该牡丹的其他任何信息。又如“花王”译为“Hua Wang”,采用了直接音译的方法,此翻译方法虽较为简单,但是完全体现不出该花做为“王”的特点。类似采用音译的牡丹品种还有“乌龙捧盛”,“彤云”,“春红娇艳”,“鲁菏红”等等。

2.牡丹介绍:牡丹译名下面会带有简短的英文文字,介绍该牡丹基本情况,如花期、株型、颜色等等。但是其英文翻译却常常漏洞百出,不知所云,比如“株型中高”翻译为“The plant is a little high”,“祭花神”翻译为“Sacrificing God of flower”。在介绍中也会出现一些基础的语法错误,如“生长势强”译为“The growth potential is strongly”,strongly是副词,主要是修饰句子和形容词,而Be动词常常紧跟形容词,修饰句子主语,所以此处应该使用strong一词,此处译名的翻译是典型的语法错误。

3.其他旅游标示:园中部分标语翻译较为合理,但是仍存在着众多不规范的标示,比如:“禅香寺”、“南无观世音菩萨”等地名,“水深危险”、“注意安全”等警示类标示,均没有任何英文翻译,“少一只足印,多一片绿地”仅仅翻译为“The altar and watch, a piece of green”。在全国唯一的牡丹主题博物馆中,也不存在任何英文翻译现象。

4.拼写出错。如“一亩荷塘”的对应翻译是“Lotus Poo”,此处应该使用Pool一词表示“水塘”的意思,而却使用了Poo完全破坏了景区的美丽景色。此外,在提示性标语中本应该使用“Supply”却用了“Wupply”。这类错误的出现更多是景区管理人员粗心大意和对英文翻译不重视导致的,只要提高相应的重视程度,本可以完全避免的。

此外,在菏泽市的两处牡丹园中,却存在着同一个牡丹品种不同译名的情形,比如“春红娇艳”这一牡丹品种,在“曹州牡丹园”中译为“Chun Hong Jiao Yan”,而在“中国牡丹园”中却译为“Delicate and Charming”。而此两种译名对应的是同一牡丹品种,站在外国人的角度去审视这种混乱情况时,肯定会心生疑惑。

三、研究路径

上述种种英文标示的翻译乱象,在菏泽其他的牡丹园,以及全国其他景区中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这无疑会对牡丹文化的外事宣传造成负面影响。规范牡丹译名翻译,提升牡丹景区英文标示水平,就景区管理者而言,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

1.重视英文标示翻译。发展牡丹旅游业,对于改善地方经济和传播中国传统文化都有积极意义,切不可因为外国游客较少而故意忽略英文标示。因为做好标示翻译,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向国人展现中国传统文化的英译方法,以此坚定对传统文化外事宣传的自信,激发民族自豪感。只有管理者重视景区的英文翻译,才能从根本上改善标示翻译的乱象,彻底避免单词拼写出错之类的低级错误。

2.聘请专业人才给出翻译意见。国家旅游局已公布了众多景区标示翻译的标准译法,所以景区应当聘请旅游翻译相关的专业人才给予翻译建议,一方面规范通用性的标示翻译,另一方面借助自己的英语知识和对传统文化的理解,纠正牡丹介绍和警示标语中的语用错误,传播中国历史文化。例如牡丹品种“包公面”的翻译过程中,既要展现出“包公”这一知名历史人物的特点,又要体现出该牡丹品种特色。同时,加强花农和翻译人才的交流,由花农介绍牡丹品名的来历以及各个牡丹品种特点,在此基础上译员才能给出更为精确和专业的牡丹标示翻译。

3.加强景区间沟通。规范牡丹景区翻译,需要景区之间加强交流合作,就牡丹标示中的共性问题达成一致意见,统一常见的牡丹品种和牡丹介绍的英文翻译,避免同一牡丹品种多个译名的混乱现象。另外,给予景区一定的标示自主权,将当地特色牡丹品种以创造性的译名呈现出来,以更好地体现地方特点。

四、结语

菏泽“曹州牡丹园”景区标示翻译存在很多不足,种种的翻译失位无疑会极大地影响外国游客对牡丹文化的理解,而这一牡丹园翻译的乱象并不是个例,在多个景区中都发现类似翻译失位现象。通过文中叙述的牡丹景区研究路径,希望提出既为国外游客接受又能弘扬牡丹文化的范式译文,以此规范牡丹景区翻译乱象,促进牡丹产业发展,向世界展现牡丹甲天下的魅力和气魄。

参考文献:

[1]卞正东.论标示语的翻译[J].上海翻译,2005(01):27-31.

[2]邢剑华.关于旅游標示表述、表义及构成的规范研究[J].经济问题,2013(11):125-128.

[3]孟俊一.贵州旅游翻译的跨文化审视[J].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04):120-123.

[4]朱益平.从旅游景区英文误译看地方外宣翻译中的译者素养[J].新西部(理论版),2013(07):21-23.

[5]张志祥.旅游翻译中的交际规范[J].上海翻译,2017(02):13-16.

[6]郑德虎.中国文化走出去与文化负载词的翻译[J].上海翻译,2016(02):53-56.

[7]马文婷.牡丹文化翻译中存在问题与解决对策研究[J].洛阳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30(04):12-21.

[8]辛红娟,沈娟.花卉名称翻译规范探究[J].语言与翻译,2014(04):5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