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形象的多重意义解读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米瀚文

摘  要:断臂作为一种特殊的人物形象,广泛存在于各种体裁的创作中,具有丰富的解读意义。断臂的人物形象设定不但揭示了不同人物间的冲突,调节故事的节奏,推动故事情节不断向前推进,而且,主人公的断臂行动蕴含着一种舍己的侠义情怀,凸显了主题。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断臂形象具有一种美学意义,即这种不健全、不完满的残缺成为不完满生活的真实写照,但却传达出一种积极的抗争精神。

关键词:断臂;侠义精神;美学意义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2

引言:

断臂是各类文学创作中颇受关注的人物塑造因子,兼具特殊性与普遍性,但文学评论界目前对“断臂”这一形象关注度不够,鲜有相关的研究成果。作者塑造“斷臂人物”这一群体绝非偶然,而是具有多种渊源,蕴含非常丰富的意义,因此有必要对这一文学形象进行专题研究。

一、文学作品中的断臂形象

说到中国文学中的断臂形象,最著名的当属金庸先生笔下的杨过这一角色了。虽说武侠世界里的打打杀杀、腥风血雨是武侠小说的看点之一,其中的人物难免有死有伤,但对于小说中的主人公来说,断臂这一事件的发生必然有其特殊含义。在《神雕侠侣》第二十六回中写道:郭芙气不过那一掌之辱,心中想到:“你害我妹妹的性命,已然卑鄙恶毒到极点,今天我便杀了你为我妹妹报仇。想来爹娘也不会见怪。”只见杨过瘫倒在地,已经无力抵抗,只是抬着右臂护在胸前,眼神中却没有半分求情的神色,郭芙心里一横,手上使劲,将剑砍了下去。[1]一方面该描写可以激化杨过和郭芙以及郭家的矛盾。另一方面,小龙女在《神雕侠侣》中被玷污的情节先于杨过断臂。正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无论是杨过的断臂,还是小龙女的失身,这些都是非同小可的伤害,这种创伤足以深入灵魂,叫人痛彻心扉。因此需要给杨过安排一样悲惨的劫难,两人在一起的情节才会更加自然。所以,作者金庸让郭芙来砍断了杨过的一臂。从《神雕侠侣》一书的前身本来是《天残地缺》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一波三折的感情描写是金庸先生的创作初衷。天残地缺这四个字可以理解为小龙女被玷污以及杨过断臂这两件惨事。只有遭遇大变之时,人的潜力才会发挥出来,杨过才会有之后的成就。此举让杨过的武功和人生境界由巧化拙,更上一层楼,为以后武功平五绝奠定基础。因此可以将断臂这一情节理解为一个伏笔。

另有一个比较有名的断臂文学形象——武松。作者施耐庵从头至尾地将武松刻画成疾恶如仇并且武功高强的铁血男儿。而武松的魅力正是来自他命运多舛的身世,其言行举止既让人神魂颠倒,又让人为之拍案叫绝。武松在宋江被朝廷招安之后,奉朝廷之命随宋江去讨伐方腊时被断臂。书中交待说武松于马上同郑彪战在一起,没想到对方的包天师在高处瞧见武松英勇非凡,算定郑彪敌不过武松,便拔出佩剑,于高处扔下,当时武松正在一心一意与郑彪厮杀,无暇顾及,不幸被从高处扔下的剑刺伤了左臂,整个左膀血流不止,一时竟然有些神情恍惚,鲁智深急忙冲上阵前,将武松救了出来。武松醒来后发现左边胳膊已经藕断丝连,心想长痛不如短痛,于是决然地用右手拿戒刀砍断了左臂,自此以后便成为了独臂行者武松,读来令人扼腕叹息。[2]从整本小说来看,施耐庵在武松的身上倾注了很多期愿。但武松毕竟是平民百姓中普通的一员,而在当时的阶级社会,平民百姓身处底层,被愚弄,被欺压,多艰苦悲戚,压抑惨殇。一个英勇威猛的武松,践行着报仇雪恨的因果报应,承载着快意恩仇的众生祈愿。毫无疑问,武松让民众痛快了心胸。但武松毕竟是尘世的武松,他不是《红楼梦》中大荒山下的跛足道人,在他身上,有着尘俗之人的共同人性。所以,武松,注定是不完美的,正如他那凛凛的身躯,最终断了一只胳膊。而外国文学作品中比较著名的要数《简爱》中的男主人公罗切斯特了。在道义上,罗切斯特从没真正抛弃过伯莎。使他失去手臂的这场火灾证明他有善待下人的平等意识以及对女性的尊重,他因此获得了好名声,受到仆人们的尊敬和爱戴。如果说罗切斯特对妻子还有亏欠的话,在那场灾难性的大火中已加倍奉还,前妻烧掉了嫁妆,烧掉了罗的家产,他本人也烧得断臂瞎眼,颇有点像对不幸婚姻殉葬的意味,也烧掉了与前妻的爱恨情仇。[3]同时在其断臂后,简在内心的呼喊和感应下,从远方回到了他的身边。她并没有因为他的境况恶化而变心,毅然决定嫁给他。[4]夏洛蒂通过这一手段塑造了一对千古难逢的知音。通过肉体的磨难达到心灵上的契合,生动形象地塑造了主人公的独立形象。

二、影视作品中的断臂形象

谈到影视作品中的断臂形象就不得不说一部经典老片——《独臂刀》了。《独臂刀》中对方刚这一悲剧英雄的刻画正是其最成功的地方。独臂、断刀、残谱,这三点不完美构成了方刚的复杂感情世界。影片其实并不复杂:方刚本是“金刀大侠”齐如峰的仆人方成的儿子,在方成为主人而死后,方刚成为了齐如峰的义子和徒弟。虽然他的身份发生了变化,但齐如峰依然遵守了对方成临终前的诺言,对方刚极好,然而他的女儿齐佩却对方刚很不友善,甚至联合二位成长于权贵人家的同门三个人一起来欺凌方刚,最严重的一次冲突中她一刀把方刚的右胳膊砍断——自此开始了他“独臂”的传奇。

方刚作为影片中的正面形象,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因为他不记断臂之仇,并以德报怨。他回到师门迎战长臂神魔其实并不全是为了维护他的师门声誉,也不单单是为了救人,更不是想回归江湖,而是有更重要的使命,那便是阻止江湖的腥风血雨。所以在他杀了长臂神魔后对他师傅说:“师傅啊,徒弟已经是一个残疾人了,厌恶了江湖的打打杀杀。今天总算报了师恩,从此以后远走高飞,去做一个种地的农民了!”[5]在他离开后,号称“金刀大侠”的齐如峰也亲自折断了他的金刀——这实际上也是影片中对于武林的深刻反思,以及批判江湖崇尚争斗思想的进一步表达。借用方刚这一独臂形象来衬托表达影片的“正面”、“反面”,似乎淡化了传统的社会道德原则,算是一种武侠片的创新。

三、游戏与动漫中的断臂形象

在日益火爆的游戏作品中也不乏断臂形象的塑造。《轩辕剑叁外传:天之痕》中宇文拓在游戏初期被视为反派,但中后期逐渐显出其悲剧英雄的本性。他为了拯救华夏大地免受西方赤贯星入侵而宁愿备受骂名、选择扮演一名“做好事的坏人”,从而被陈靖仇砍下一臂。顶着骂名去做真正正确的事,此时剧情需要通过一个负面情节来爆发,而断臂这一情节再合适不过了。这种被错怪,被冤枉所酿下的祸端成为游戏中一个重要的悲剧元素。作者在运用故事推进法讲述宇文拓的故事中,运用了先抑后扬的对比手法来塑造其人物形象,展示了他不平凡的生命歷程。如此既十分合理地烘托了此等为了家国大义的隐忍,同时也让这个角色形象变得更加丰满。

而在漫画这一叙事体裁范围内断臂的形象则更多了,例如《海贼王》中一开篇香克斯就为了救路飞而失去了一条手臂;《火影忍者》里鸣人和佐助战斗到最后各自失去一条手臂;黑钢也为了救法伊而自断一条手臂。《烙印战士》里的格斯为了解救卡思嘉不惜挖断自己的手臂。这些都可以归结为友情升华的见证,使得主人公之间的羁绊更加刻骨铭心,增加读者的代入感和阅读体验。

结语:

综上所述,断臂的形象设置首先服务于人物塑造和情节发展的需要。缺陷可以使特定的人物形象增加特殊的风韵,使得人物形象更加真实饱满,活灵活现;而陡生变故则可以点燃冲突,调节故事节奏,推动剧情的向前发展,例如杨过还有杀生丸。相比损毁肢体的其他部分,断臂是保持人物相当的“体面”、但又可以显示其“非人”一面的最好方法。至于断一臂的原因,也是基于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的考量:只断一条手臂还算不上重残,也不阻碍其完成后续情节并成为英雄人物。而如果双臂全断那基本就是废人了,主角们一般不会有双臂全断的剧情需要。

更为重要的,断臂的设置承载着作者的创作思想,引发对作品主题的思考与表达。在这一点上,主人公的断臂行动大多蕴含着温暖人心的舍己为人的狭义情怀。漫画作品的主人公断臂大多是为此,如香克斯、黑钢、格斯,包括影视剧《东游记》中的何仙姑也曾为救同伴而自断臂。古言兄弟如手足,因此能舍得为别人放弃自己的手臂是一种大义,这样的剧情更能使人动容,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作品中总是需要这样的断臂形象存在。

值得进一步思考的是断臂形象的现实意义。一般地,断臂作为一种“残缺”,是不健全、不完满的。理想主义美学家鲍姆加通认为,完善的、使观者喜爱的外形的对象就是美,而不完善的、令人嫌弃的外形的对象便是丑;具有完善性、合人的目的性,并能完善人的感性的对象是美的;反之,则是丑。[6]人们历来喜爱完整和圆满,讨厌残缺和不全。各类作品中也较多描写完整健康的人物,大团圆结局充斥着各种类型的创作当中,但残缺这一主题恰恰能很好地体现出对不完美生活的感悟和对支离破碎的现实的真实写照。这些拥有断臂残缺形象的作品还具有指导现实生活,催人奋进的现实意义,相信读者可以从这些丰富的人物经历和丰满的人物内涵中得到一定启发。同时主人公的角色形象的不完整给人造成很大的视觉冲击,与那种健全的完整角色形成鲜明的对照,可以直击读者心底的柔弱,充分的激发情感,引发关于生活残缺本质的深刻思考。悲剧性并不等同于“悲观”,断臂这一形象特点是积极向上的。它充分肯定了人物的自由意志。在命运的不可预见以及不可逆的浪潮中,化身悲剧英雄追求理想,坚持自我,并因此不朽。

参考文献:

[1]金庸.神雕侠侣[M].广州出版社,2013.

[2]施耐庵.水浒传[M].中华书局,2009.

[3]王慧英.罗切斯特的情感迷失与精神家园重建[J].安徽文学(下半月),2016(12):70-72.

[4]岸波.《简·爱》中罗切斯特形象的论析[J].社科纵横,1997(01):61-66.

[5]盘剑.走出“侠客梦”——从《独臂刀》、《新独臂刀》看邵氏武侠片的创作走向[J].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03):52-56.

[6]王洪岳主编.美学审丑读本[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