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国产精品动画电影的创作现状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摘  要:2019年7月上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自上映以來在我国大陆收获50亿票房,一举成为中国影史票房总榜的第二位。本文意在以这部现象级动画电影为例,引入“英雄之旅”的概念,从创作源泉、叙事模式、角色设置等方面分析我国精品动画影片的创作现状,为我国将来的动画电影创作提供启发和可参考的经验。

关键词:动画电影;英雄;神话

作者简介:邓雅明子(1995.3-),女,四川成都人,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传播学专业在读硕士。

[中图分类号]:J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3

一、前言

2019年7月,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后简称为《哪吒》)横空出世,根据CBO中国票房网的专业统计,其累计票房已超过50亿元[1]。这一成绩不仅刷新了此前《疯狂动物城》在我国保持的15.3亿元的动画电影票房纪录,更是一举超过了《流浪地球》《复仇者联盟四:终局之战》《红海行动》等国内外高票房电影位列中国影史票房总榜的第二位。除了喜人的高票房成绩外,《哪吒》也收获了大量观影者的好评,在大众电影评分网豆瓣电影获得了8.5分(十分制)的高分,打分人数超过144万,其中43%的观众毫不吝惜地给出了五星好评[2]。

据票房和网络评分,自2014年以来,国产动画电影确有崛起之势,《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小门神》《大鱼海棠》《大护法》《大世界》《阿唐奇遇记》《风语咒》《白蛇:缘起》等诸多精品陆续问世,但遗憾的是能够获得票房口碑双丰收的国产动画电影却并不算多见。在2015年7月至2019年底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中,票房上亿且大众评分在6.5分以上的国产动画电影有五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风语咒》《白蛇:缘起》以及《哪吒》。其中,《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白蛇:缘起》这三部电影在没有系列电视剧铺垫、没有营销团队大规模宣发、上映之处排片率不多的情况下,凭借自身的品质,经过口碑发酵最终实现逆转,票房都超过了9亿人民币,被业界称为现象级作品[3]。而横扫2019年暑期档,票房成绩高达50亿元的《哪吒》更可谓是现象级中的现象级了。

因此,本文将以《哪吒》这部现象级作品为主要的研究对象,试图分创作源泉、叙事特征、角色设置等方面分析精品国产动画影片的创作状况及现存问题,以为将来的动画电影创作供可参考的经验。

二、国产精品动画电影的创作源泉

在中国动画电影的发展初期,动画先驱万籁鸣就曾谈过自己的创作感想:“卡通片取材于童话、神话或科学故事,也有不少是写现实生活;其中对观众效果最好的,大概是富于滑稽意味,而说教色彩不可太浓”[4]。回顾早期的国产动画电影,基本上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童话、科学故事、文学作品以及现实生活的启发,如《大闹天宫》《铁扇公主》《宝莲灯》等蜚声国际的动画电影都取材民间神话故事以及小说,《骆驼献舞》《神笔马良》等取材自寓言故事或童话等儿童文学作品,《狗侦探》《血钱》《国货年》等则源于社会现实并反映着现实生活。

至今这一传统也仍未被打破,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动画电影人始终都在自觉或不自觉地从我国传统文化及优秀的文学作品中汲取营养,创作出一大批取材自传统文化、民间故事传说以及文学作品的精品动画。2019年上映的《哪吒》也是如此,影评直接取材于我国传统神话演义小说《封神演义》。与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一样,《封神演义》也是国产电影(包括动画电影)创作者的重要灵感源泉,哪吒更是国内大众最为熟知的神话人物之一,如中国出品的第一部彩色宽银幕动画电影《哪吒闹海》(1979)便是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的堪称伟大的作品之一。而时隔40年的这一部动画电影《哪吒》,虽取材于同一部经典作品,但经由主创团队的改编,故事的内核已然发生了改变——“哪吒横空出世”的情节在原著中意在讲述“父慈子孝”的传统道德观念,而这部电影的其侧重点则在于“自我”与“命运”(他者)的冲突,电影中主人公哪吒的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便点明了这一主旨。

三、国产精品动画电影的叙事模式

美国学者约瑟夫·坎贝尔研究发现,“每一个神话都是一次英雄的冒险,它们背后有着类似的叙事模式:分离—传授奥秘—归来,这一模式可以被认为是神话中英雄历险的标准路径和英雄人物成长过程的放大”[5]。如图二所示,美国编剧克里斯托弗·沃格勒在分析大量影视作品叙事模式的基础上,将坎贝尔所说的“英雄之旅”概括为三幕(共12个阶段):一个英雄从正常而平凡的世界出发,接受冒险召唤进入了一个陌生的非常世界;在那里迎接新的挑战和考验,遇到了伙伴或敌人,并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最后英雄带着能够为他的同类造福的力量(即“报酬”或“万能药”)从这个冒险中成功归来[6]。

在《哪吒》这部影片中,“正常世界”被设定在李靖夫妇掌管的陈塘关。当太乙真人携灵珠到达陈塘关却阴差阳错将魔丸托生于哪吒时,“冒险之旅”便开始了。在冒险历程中,太乙真人和父母是哪吒的“导师”,教会他本领和善恶,申公豹则处于他们师傅二人的对立面,是哪吒冒险之旅中的最大敌人。而敖丙,于他而言亦敌亦友——他们近似“双生子”,他们的命运都因为混元珠而被改变了,他们是彼此唯一的朋友;但是,两人身份的对立与宿命的约束又使得他们被迫成为了敌人。而贯穿影片始终的“天劫降临”是整部影片的“恩宠时刻”,也是冒险之旅的终结,最终揭晓英雄之旅是否以能喜剧结尾。

总而言之,《哪吒》这部电影基本符合了坎贝尔的叙事模式,借助了神话的外壳刻画了影片两位主角的英雄之旅——哪吒和敖丙两人通过重重磨难,摆脱了天命束缚和社会成见最终双双成为拯救苍生的英雄,完成了自己对抗命运和成见的反抗之旅。

四、国产精品动画电影的角色设置

通常而言,几乎所有成功的电影都会围绕着一个“不完美”的人物展开,他(她)想要改善自己的生活,产生某个现实诉求,但在自己前进的路上却不断遭遇障碍,并且这些障碍变得越来越难以跨越[7]。而这个攻克所有现实障碍的过程,才是整部电影想要表达的真实意图。也就是说,故事本质上是主人公实现自己诉求的过程。因此,在电影创作中,塑造一个合乎故事主线发展的主人公就显得极其重要了。在优秀的动画电影作品中,主人公的构建往往是将生理、社会和心理这三个维度的形象融为一体[8],下面本文将基于这三个维度来分析这部现象级动画电影中的两个主要角色——哪吒与敖丙。

在生理维度上,哪吒是人类少年,敖丙是龙族。受到魔丸和灵珠的影响,两人都天赋异禀,具有极为高强的本领。在社会角色上,哪吒虽是陈塘关总兵的孩子、太乙真人的徒弟,但在陈塘关村民眼中却是“魔丸转世”、人人避之不及的存在。而敖丙作为龙族太子,是申公豹的徒弟,被迫鸠占鹊巢拥有了本该属于哪吒的灵珠,背负着龙族的复兴重任。在一定程度上,哪吒和敖丙可以说是“双生子”,他们的命运都被混元珠所引领着,两人境遇相同但却立场对立。

复杂的社会维度形象也使得《哪吒》的两位主角在心理维度上的形象也经历了多次转变。起初,身负“魔丸转世”身份的哪吒受到了百姓的抵触而被迫禁足在家。大家都认为他顽劣不堪,殊不知他只是一个妈妈陪着踢毽子玩就兴奋不已的三岁孩童,他并不是“性本恶”,而是被百姓妖魔化了。在村民的长期误解下,哪吒先是将社会大众口中的“妖魔”形象归为自己,行为举止更加桀骜不驯。然后,随着父亲归家,他吸收了父母口中自己“灵珠转世”的形象,唤起了心中的英雄理想,并在救小女孩的过程中与另一位主角敖丙相遇,双方还成为了彼此唯一的朋友。在自己的三岁生日前夕,也就是天劫即将到来之时,申公豹告诉了哪吒关于自己身份的真相,他又再一次重新认识了自己的“魔丸”形象。哪吒在心理层面上形象数次转变,最后在与灵珠大战的过程中并完成了人格的统一和真正的自我认知——“我命由我不由天”,不论“灵珠”还是“魔丸”,都无法主宰哪吒的真实自我。

另一位主角敖丙也遇到了类似的主体位移,他才是事实上的“灵珠转世”,但却背负龙族的复兴重任。他虽受到申公豹的错误培养,但又对哪吒产生了情感认同。在“天劫”即将到来之时,全体龙族拔鳞为敖丙铸就万鳞甲,这里的万鳞甲既是敖丙的盔甲也是软肋,时刻醒着敖丙身上所肩负的使命。敖丙本性善良,因为出身问题(社会维度上的形象)备受歧视,背负着全族的殷切期盼不得不放手一搏,甚至违背自己的本心。在即将大功告成之时,本性善良的敖丙对哪吒的父母师长出手相救,但他得到的却是李靖的恩将仇报。人类对龙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刻板成见把敖丙逼上了绝路,至此敖丙在心理层面上黑化,彻底站在了哪吒的对立面,掀开了灵珠大战。

毫无疑问,基于生理维度、社会维度和心理维度这三个维度来看,《哪吒》中的两位主人公都并不完美,他们都不是天生的英雄人物,也都在自己的反抗之旅中遇到了大大小小的障碍与困难。在影片中,哪吒和敖丙类似“无间道”的“双生子”人物设置,使他们存在一个相互错置的身份认同:哪吒脖子上的金箍和敖丙身穿的万鳞甲都是对其本性的压抑,他们的自我认知在生理角色、社会角色与心理角色的矛盾和对立中不断反复,最终经过灵珠大战才回归本心,拒绝被所谓的“天数”和“成见”扼杀真实自我。

五、结语

新世纪以来,特别是2015年后,我国动画电影创作者们在坚持和创新中又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契机。基于前文对21世纪中国精品动画电影创作状况的分析,笔者认为虽然我国的动画电影发展仍存在一定的问题,如叙事能力不足,情节固化,过于偏重历史传统题材等,但总体而言目前的国产动画电影的前景是一片向好的。

但是,对于未来的中国动画电影创作者而言仍需要保持自我清醒,要明晰在动画电影创作中的本土优势以及自身的劣势,一定要平衡好借鉴和原创、传统文化和现代性之间的关系。创作者要从《哪吒》等优秀的国产动画电影中吸取经验,在创作源泉、叙事模式及人物设置等方面仔细考量,在技术手法和题材主旨方面多加创新。在传承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既要继承中国动画学派的精髓和传统,也要借鉴和学习世界范围内的优秀动画电影,最终塑造出一个不同于美国、日本动画电影的动画世界,为中国动画电影打造出一张属于自己的文化名片。

参考文献:

[1]CBO中国票房:http://www.cbooo.cn/m/662685

[2]豆瓣电影: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6794435/?from=showing

[3][8]趙贵胜.21世纪初现象级国产动画电影的道德前提构建[J].当代电影,2019(07):154-156.

[4][9]李朝阳.中国动画的民族性研究——基于传统文化的表达视角[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1.

[5][美]克里斯托弗·沃格勒.作家之旅:源自神话的写作要义(第三版).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1.

[6][美]约瑟夫·坎贝尔.1999.千面英雄.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9.

[7][美]斯坦利·D·威廉斯.故事的道德前.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