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是纽带,他们吞咽的是情绪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摘  要:改变自紫金陈推理小说《坏小孩》的社会悬疑题材网剧《隐秘的角落》在这个夏天引发了收视狂潮和热搜。除了紧凑的剧情,完美的细节处理,演员全程演技在线,令人毛骨悚然的配乐外,本剧中贯穿始终的大量吃戏也对剧情的推动,角色的刻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本文从吃戏入手,探讨了不同食物作为纽带串起的人物关系以及食物在恐怖悬疑的情节外渲染的一抹温情。

关键词:食物;纽带;情绪;温情

作者简介:杨蕗瑗(1999-),汉族,湖北武汉人,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17级导演系学生本科在读。

[中图分类号]:J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2

最近热播的悬疑剧《隐秘的角落》,终于迎来了大结局。除了极其紧凑的剧情,和极具电影感的拍摄制作之外,最后留下的开放式结局,也引发了人无限的推测和解读。这个故事讲述了沿海小镇的三个孩子在爬山时意外拍摄到一起谋杀,与杀人犯展开了一场近距离勒索交易,而这场扑朔迷离的交易逐渐走向失控。

毕竟一千个读者脑中就会有一千个哈利波特,我这里不讨论这个开放式结局所隐藏的到底谁存谁亡。说实话并不推荐大家晚上看这部剧,除了害怕之外,可能还会饿。因为几乎每一集都有吃戏:时不时削个苹果,喝杯牛奶,吞个橘子,再点一份麦当劳。作为一名吃货,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来看看吃戏在这部剧里都有怎样的巧思。

一、纽带

首先,某些特定的食物成了人物之间关系的纽带。

1.牛奶

我们就先从唤起童年心理阴影的牛奶开始说起。从剧集的第一集开始,导演就在铺垫牛奶是这个家中必不可缺的一樣东西,和现实世界当中很多家长一样,没办法亲自料理孩子的起居,就会在电话的另一端嘱咐他热牛奶喝,因为对身体好。

第六集周春红逼着朱朝阳喝牛奶的那场戏,彻底让牛奶沦为她控制欲的外化。这时周春红的情绪正处于被儿子发现自己与马主任的关系,但又立即与马主任分手之后复杂、绝望又疲惫的状态。她进房门时,脖子上全是汗珠,但牛奶还是要趁热喝,电扇还是不能一直对着吹。

喝牛奶的过程也令人窒息,你不喝我就坐在旁边等着你喝,牛奶的温度烫不烫也是我说了算,在短短的一场喝牛奶戏里,周春红的状态从心虚到强势地咄咄逼人,又软下来梨花带雨,再歇斯底里地帮你擦嘴,硬是把人物情绪绕成了一条盘山公路。不得不说刘琳老师贡献的这段有点神经质又极其真实的表演太到位了,让观众对这个角色又畏惧又无法完全憎恨起来。

而更可怕的是,当朝阳和父亲吃完糖水回到家,明确表明喝不下牛奶的时候,妈妈淡淡地说了一句:喝不完倒了。朝阳一言不发地拿起牛奶一口喝完。这种没有办法令人拒绝的控制欲已经渗透到了骨髓。

因为她的生活重心全在朝阳身上,她为朝阳付出了一切,理所应当地自认为应该获得回报。而这种强加在孩子身上的紧张情绪其实也是变相地把朝阳当成了她唯一的精神寄托,只要儿子的衣食住行有保障,能够乖乖长大,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可长大一切就真的都能迎刃而解吗?

2.鱼

导演在电影里用另一种食物给出了答案。鱼。

周春红在鱼这道菜上对儿子的步步紧逼,不比牛奶要弱,她不停地向儿子输出吃鱼补脑得多吃的观念,儿子吃的第一道菜不是鱼,就立马夹一块催他吃。而从前戏当中也大概能推测出来朱朝阳对鱼也是有心理阴影的。到了最后一集的吃鱼戏,朱朝阳终于自己夹起鱼,经历了那么多,还跟没事人一样说自己又拿了第一。这时妈妈脸上的表情已经僵硬了。到这里她可能才慢慢开始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的控制式教育让他与儿子在精神层面日渐疏离,而儿子心理的变化也逐渐走向不可控。

这种为你好和长大就好的控制欲教育理念或多或少印证了不少现实中的家庭。很多人从小就被逼着喝牛奶,吃鸡蛋,吃早餐。因为健康就必须吃,以至于很多有营养的食物成了餐桌上永远的梦魇。

同样的,把年龄当作一条分界线,长大以前只用管学习,长大后就理所应当地认为孩子应该什么都懂,这种病态的断层式期望值在日后朱朝阳的黑化进程中也贡献了绝非绵薄的力量。

所以比起带你去爬山更让人恐惧的还是给你喝热牛奶逼你吃鱼。

其实导演通过家长对食物的态度,也对剧中不同的教育理念做了一个细节的对比。作为全剧中最正常的孩子叶驰敏(没错是最正常的),家里从来不缺零食,而且每次都是叶队主动拿给她吃。而周春红则是不让买有添加剂的面包,不让喝碳酸饮料。单从这里就可以比对出朱朝阳被关注的更多是物质上的保障,而叶驰敏有被关注到心理健康。所以同样出自单亲家庭,叶驰敏就不那么容易走向极端。得不到什么,就越渴望什么,相信从小不被允许吃零食的孩子都懂。

这种小细节也被导演在剧中用食物这个细节元素拿捏得很准。

3.桔子

如果说牛奶和鱼是周春红和儿子之间的人物纽带,那她的另外一条人物关系线,就是和马主任偷偷摸摸的情感线。

这时桔子该上场了。

桔子原本只是马主任向这家人示好的信物,可到了马主任开始拒绝周春红的那场戏,桔子的这个颜色(绿),就格外显眼。你品,你细品。

周春红在这里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受了马主任对她的好,然而这份好已经踩在过期线上了。她对自己的情绪一直是采取自我消化的态度,把苦涩咽下去,离开。从柔弱的“我走了”到冰冷的“再见,马主任”,手起刀落,果断地令人害怕。

4.馄饨

吞咽苦涩的不止她一个,还有朱朝阳的父亲朱永平。作为父亲,他始终没有在对两个孩子的态度中找到平衡,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有所偏颇的区别对待,造成的关于两个孩子的苦涩他都得自己咽下去。

先是关于失去朱晶晶,小吃店老板照例给她打包了三份馄饨,最怕这种生活中的细节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你有些东西没了。吃着吃着,失去女儿的那份痛苦,渐渐吞噬整个心头。

5.糖水

接下来是关于朱朝阳。不得不说苍蝇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原本爸爸对于朱朝阳来说,就是那一碗糖水。跟着妈妈的生活是紧绷的,有一些快乐只有在爸爸身边才能体会到(台词)。接着录音笔被朝阳发现,唯一的一碗糖水里掉落一只苍蝇,全盘皆浊。从这个节点开始,朝阳的黑化就变得很明显了,这场对话后面他完全在引导朱永平的思维。糖水是甜的,朱朝阳一口不进,朱永平吞下的则是不可明说的情绪。

很多人都觉得苍蝇这一集在整剧中是点睛之笔,其实不无原因。妈妈逼儿子喝牛奶在这一集;朱春红咽桔子在这一集;朱永平吃馄饨在这一集;他和儿子喝糖水还在这一集。这一集里,人物间的关系慢慢被串联起来,也几乎每一个重要角色在这一集都迎来了自己的转折点,确实是神来之笔。

二、温情

接下来我们就来说说导演用食物打的那些温情牌。

1.梨

虽说严良的成长经历波折,但导演还是用梨和牛腩粉,在他的生命中融进了暖色调。

梨是他和爸爸之间最直白的交流方式。爸爸在他年幼时因闹事吸毒被关进监狱,留他一人在福利院。严良最主要的行动,除了帮普普凑钱给欣欣治病之外,就是去见自己的亲生父亲。而此时的父亲在戒毒过程中精神失常。

严良时隔多年见到父亲,父亲先是递给他梨,又夺回来说是留给儿子的,因为儿子最爱吃梨,然后又笑嘻嘻地让他吃。听到严良喊爸,慢慢意识到不对劲,然后开始恐惧,开始羞愧,躲到树后面一直说不见不见,这段情绪也转得特别到位。

而严良在剧中的唯一一场哭戏,也是在看到了父亲精神失常之后,边默默流着眼泪,边一口一口吃梨。需要接受的现实是苦涩的,但父亲对他没有停止过的思念和爱却是甜的。也正是这场哭戏,才让我们观众意识到,之前一直无所畏惧的他其实也还只是个孩子。(演员演技的炸裂都是在吃戏的时候爆发的)

2.牛腩粉

同样,他成长中的温情还体现在和老陈之间一来一去的牛腩粉。老陈总是用命令的方式让严良在接受救济的同时保住自尊心,不动声色地去填补他生命中缺席的父爱。如果不是有老陈对他的保护和帮助,他很难不走上做坏事这条路。反过来,有了这些正确的指引,他懂得感恩、讲义气这些性格,也悄悄写进了他买给老陈那碗牛腩粉的纸条里。其实这么看来,虽然生存条件相对更差,但比黑还是比不过朱朝阳(说的是腹黑)。

3.麦当劳

既然说到温情牌,那就不得不提那场麦当劳戏。在此之前,张东升最喜欢的食物,估计就是苹果,杀了岳父岳母心情大好,來一颗;被威胁勒索了,来一颗;和孩子们谈判不妥,再来一颗。除了那场他自己都尴尬的满月酒席,张东升就没和任何其他人一起吃过东西。

而麦当劳是童真快乐的代名词,他被孩子们叫住,一起吃薯条的那几分钟是整部剧中他唯二能体会到的温情时刻(另一场是普普为他受伤的手贴创可贴)。

最难以接受的不是持续不断的冷漠,而是明明找到温情和净土,却被温情背叛的落差。温情于他而言弥足珍贵但转瞬即逝,停留在童话里几秒钟的破碎让他看到的则是更残酷的现实。

虽然说全片充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细思极恐的细节,但导演也用一个表面看起来圆满的童话式结局包裹住了隐秘处的阴暗。同样的,这个发生在海滨小镇炎热夏日的故事也无处不充斥着特属夏天的味道,瓶装冰镇汽水啦,冰棒啦,龟苓膏啦。除了给影片带去浓厚的市井气息之外,大概也想给它穿上了一层糖衣外套。

说到这里,《隐秘的角落》里的美食也被我们品尝得差不多了,不得不佩服导演设计的巧思和演员精湛的演技。用吃来表达情绪的影视剧还有很多,比如《鬼魅浮生》里M吃派的长镜头和朱永平吃馄饨也有异曲同工之处。人的心境不同,处境不同,吃一道菜都能吃出一波三折来。把进食当做外化人物内心的方式而不是撑满时间的手段,这就是这部剧里教科书级的吃戏最值得我们学习体会的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