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荆棘之城》中地志空间对女性角色的影响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摘  要:随着空间叙事理论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学者分析文学作品中的空间结构和空间形式。这是一种把叙事学和空间理论结合的新理论。通过分析文学作品中的空间叙事,可以进一步探究故事背景和环境对人物造成的影响,更好地揭示其主题。本文选用萨拉·沃特斯的代表作之一《荆棘之城》作为研究对象,运用空间叙事理论中的地志空间分析小说中苏和莫德两位主要的女性角色,进一步研究地志空间对女性角色产生的影响。

关键词:《荆棘之城》;萨拉·沃特斯;地志空间

作者简介:孟馨鑫(1996.7-),女,汉族,辽宁沈阳人,英语语言文学硕士,辽宁大学研究生,研究方向:英美文学。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2

萨拉·沃特斯是一位出色的英国当代女作家,其作品曾入围“布克奖”,目前出版的作品共有五部,她的作品全部都被翻拍成了电影或电视剧,可见其作品的受欢迎程度。在她的作品中,最出名的要属“维多利亚三部曲”,而《荆棘之城》是其中的一部。其它两部作品是《轻舔丝绒》和《半身》。在大学期间,萨拉·沃特斯就细读维多利亚时期的相关文学作品,这也为她之后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她的作品中,从建筑到街道都能看到维多利亚时期的元素。在《荆棘之城》中,我们也能看到维多利亚时期城市特有的色彩。此外,在她的作品中还有一个重要元素,就是能看到女同性恋的主题,因此分析作品中的女性角色对我们理解主题尤为重要。

随着空间叙事和文化转向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人们关注对文学作品中的空间研究。本文采用的是加布里尔·佐伦的空间叙事理论,他提出可以用地志空间、时空体空间和文本空间去分析小说中的空间结构和形式。本文着重用地志空间去分析其对女性角色的影响。在《荆棘之城》中,萨拉·沃特斯带我们进入了维多利亚旧时代,小说中许多景象和地点都对两位主要女性角色的成长和身份有着重要影响。

一、兰特大街

小说描绘的是伦敦城的面貌,这里兰特大街可以说是伦敦城的象征,但这里描写的伦敦城并不是十九世纪伦敦城的真实面貌,而是作者幻想出来的。街景的布置和来来往往的人群都为作者交代两位女主角的出身和相遇作着铺垫。

兰特大街同我们想象中的繁荣的维多利亚时代产生巨大反差,我们以为兰特大街会有现代都市的感觉,结果这里有些破烂不堪,巨大的反差也为背景带来了独有的魅力,萨拉·沃特斯为我们呈现了一个独具特点的维多利亚时代。在这个特殊时代里,出现了两个神秘的女人,她们就是苏和莫德。她们一个来自社会底层,一个来自社会中层,她们是处于社会的边缘人,她们没有话语权,是男权社会受到压迫的对象。莫德从小帮舅舅编写色情书籍,在舅舅眼里,她是个按指挥行事的小秘书,她从未向任何人敞开过心扉,没有尝过自由和被关爱的感觉,她的手戴着手套在色情书籍上划过,仿佛对男女情爱无动于衷。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苏走进来了她的生活,唤醒了她追求自由的渴望。尽管两人来自不同阶层,苏仍然深深地吸引了莫德。苏从小没受过什么教育,而且她是从贼窝来的,苏在“绅士”的逼迫下来服侍莫德,只为了欺骗她,意料之外的是,在这样的欺骗中,两个人互相喜欢上了彼此,作者这样描写也是对其他两位男性角色的嘲讽,苏和莫德是夹缝中求生存的两个弱小女子,她们都无依无靠,相互取暖,虽然她们的家境和社会地位不同,但她们都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而努力奋斗着,她想要更好地生存条件,想要得到属于自己的财富和幸福生活。

兰特大街是小说中的主场所,也交代了两位女性角色的成长环境,侧面反映了这个巨大的阴谋和她们的欲望。苏来自伦敦城的底层社会,而莫德生活在上层社会。由于一场阴谋,苏被安排接近莫德,成为莫德的贴身女佣,照顾莫德的衣食起居,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两人擦出了爱情的火花,虽然苏来自底层社会,而且是因为想要欺骗莫德才接近她,但她有着一颗单纯的心,当她爱上莫德后,她选择利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她。苏和莫德都在所处的环境中受到压迫,但她们最终选择勇敢地面对,逃离困境,最终收获了爱情与自由。通过兰特大街,萨拉·沃特斯描绘出笔下的两位女性尽管出身不高,但她们都有目标,都为了追求幸福生活而努力着。通过对兰特大街的解读,我们可以发现这里是女主角苏行动轨迹的起点,进一步可以发现苏和莫德的行动轨迹是相反的,两人最终都选择追求自己渴求的爱,打破世俗的羁绊,努力追求爱与自由。萨拉·沃特斯通过对重要场所的描写十分巧妙地设计了故事的发展节奏,我们通过小说女主角苏和莫德寻找自我身份认同的过程中,发现小说出现的重要场所反映了社会性,并影响了人物个体空间的发展。

二、荆棘山庄

荆棘山庄是另一重要场所,自从进入荆棘山庄,莫德就开始过上了被囚禁般的生活,在荆棘庄园里,她的舅舅还让她成天戴着手套,连睡觉的时候都不准她摘下,舅舅监督着她、命令着她,让她为自己工作,在这里,莫德戴着手套主要是“帮助”舅舅保护那些肮脏的书籍,不让书籍受到破坏,还帮舅舅为禁书做索引、抄写及编排工作。这一切她都是不情愿的,但在长期日复一日这样的工作中,她开始变得顺从,莫德在荆棘山庄里受着压迫,这里的荆棘山庄从一定角度来说也象征着男权社会,莫德是受到男权社会迫害的其中一个女性。

荆棘山庄暗指权利背后的人为空间,它存在于物质世界,也存在于人物的内心世界,更是这部悬疑色彩浓重的小说的巨大阴谋发生的场所。莫德长时间的生活居住在这里,和舅舅每天在这里日复一日地做着机械化的工作,她本想安于现状,但是苏的出现让她懂得反抗,让她想要逃离苦海、挣脱束缚。于是这个阴谋被一点点地揭开了。苏从贼窝里来,为了偷莫德的财产,帮助瑞斯佛接近莫德,做她的侍女,正当她以为这一切按照计划进行时,没想到莫德早已识破,一切变成按照莫德的计划行事,莫德偷梁换柱,最终成功地摆脫了荆棘山庄的囚禁。后来莫德回到荆棘山庄的时候,荆棘山庄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破败不堪,但是当她回到这里时,心境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这时候的她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她发现从前帮舅舅工作的自己也会写色情故事了,但这次她选择写自己喜欢的故事,这时候的她成功地反抗了男权社会,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改善了生存环境和生存状态。

从苏的角度来看,当苏来到了荆棘山庄后,出现在莫德的身边,为莫德带去温暖,也使莫德变得清醒,为后来的反抗做铺垫。因为荆棘山庄里只有苏与众不同,从小没有父母的莫德在苏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呵护和温暖,苏的活泼和大胆让莫德对她产生情愫,后来发生了关系。这让莫德的心重新恢复了活力,让莫德更加的坚定,她要逃离这个“荆棘山庄”,后来她真的逃了出去,逃出去的当天夜里还亲手撕毁了舅舅珍藏的禁书。是苏给予的爱让莫德发现真正的自我,变得独立勇敢,用自己的创造力拥有真正的人格并找回自己的身份,逃脱父权的掌控,自由地书写属于自己的故事。由此可见,荆棘山庄是见证两人感情升温及莫德找回自我的重要场所。

三、疯人院

疯人院是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维多利亚时期的城市建筑标志之一,这是女性疯癫盛行的时代。两位女主角先后都被关进过疯人院,疯人院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先是莫德,她从小没有父母,是在疯人院中长大的,童年时期每天面对的就是病院里的精神病患者们,她似乎习惯了孤独,习惯了没人陪伴,每天生活在自我隔绝的世界里,护士曾丛勇她去欺负其他病人,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她的性格里有残忍和冷漠的特点。

萨拉·沃特斯在描写疯人院时笔触深邃、情节巧妙,人物刻画手法十分细致,充满了压抑情绪和蠢蠢欲动的紧急氛围,疯人院的描写也让两个成长经历完全不同的女性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为刻画她们的同性恋故事埋下伏笔。莫德作为一位贵族小姐,竟成长在疯人院。苏作为一个伦敦街头女孩,却阴差阳错地被送进了疯人院。两个地位悬殊的人竟发生了一段旷世恋情。这里的故事十分离奇,悬念层出不穷,各种互相欺骗和互相套路。在复杂的阴谋中将人物的内心世界展露无遗。她们都以为对方掉进了自己设下的陷阱,实际上是她们共同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苏是莫德的拯救者、爱慕者。苏肯定莫德的价值,一点墨水不会影响到珍珠的本质。此外,疯人院的描写也抨击了维多利亚时期中的虚伪。

苏进入疯人院的原因比较复杂,与整部作品的阴谋相关。为了摆脱囚禁,莫德与瑞斯佛合作,用假结婚获得财产,偷梁换柱将苏送进疯人院。原本苏为了替养母赚钱,替瑞斯佛欺骗莫德并把莫德关进疯人院,结果竟是自己被关了进去。在疯人院里,她受尽了折磨,没人听她的辩解,没人理会她的反抗。连她自己都惊讶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和精神病患者做出同样的举动,她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疯狂了。但她想着莫德,想着她们的爱,她选择不再受压迫,最终成功逃离出来,回到荆棘山庄找莫德。

综上所述,《荆棘之城》充斥着维多利亚时期的繁荣和兴衰,让我们看到了伦敦阴暗的角落,通过作者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到背后映射的社会、历史和文化。小说中三个重要的地志空间象征着城市景观和精神风貌,揭露了男尊女卑的男权社会,展现了苏和莫德两位边缘人物悲剧的生存状态,也呼吁了世界应对女性多一些关注和爱护。更重要的是,小说中的地志空间见证了两位女性从受到压迫到反抗的过程,侧面反映了其反抗斗争的原因,在小说的叙事中有着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1]包亚明. 现代性与空间生产[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3.

[2]黃凤祝. 《城市与社会》[M].上海: 同济大学出版社. 2009.

[3]萨拉·沃特斯. 《荆棘之城》[M].南昌: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