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漱石《我是猫》叙事艺术风格分析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摘  要:日本作家夏目漱石的《我是猫》,凭借其独特的叙述艺术风格,受到了众多读者的青睐。作品中“猫”这一独特视角的应用,让读者耳目一新,这也是这部作品独特叙事艺术风格得以呈现的关键所在。基于此,对这部作品叙事艺术风格的研究,就显得尤为必要。本文首先对夏目漱石与《我是猫》进行了简要介绍,进一步分析了这部作品的主要内容,最后就《我是猫》的叙事艺术风格展开了论述。

关键词:夏目漱石;我是猫;叙事;艺术风格

作者简介:陆晶菁(1984.10-),女,江苏海门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日语教学、日本文学。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2

《我是猫》创作于1905年,这部作品不仅是夏目漱石小说创作的处女座,也是其独具特色的一部代表作,《我是猫》这部小说的问世,使得夏目漱石备受关注,他在日本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也得以显著提升。这部小说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特别是叙事艺术堪称绝妙,作品中蕴含着强烈讽刺性与批判精神。

一、夏目漱石与《我是猫》的介绍

《我是猫》创作也是一个偶然之举,1904年底日本的一个杂志主编,让夏目漱石写点东西,于是他便写了《我是猫》,这部一半是杂文、一半是小说的短文最终在该杂志上成功发表。原本夏目漱石并没有要写长篇大文的打算,但没曾想文章刊出后,带来的热烈的反响。在读者与朋友的鼓动下,他继续进行创作。

《我是猫》是一部有趣的作品,呈现出自然、幽默、洒脱的风格。作品不同于其他的小说,并无贯穿故事始终的故事情节结构。小说伊始讲述了一只猫在迷路过程中,被一个教师捡回家收留。苦沙弥就是收养猫的主人,他在教学领域中工作了十年,这是一个清贫而正直的教师,他比较乐观而知足。热爱自己的教育事业,教学已经成为他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丰富的知识储备和教学的热情,使他讲起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能够滔滔不绝。夏目漱石在小说中,使用平铺直叙的手法,对苦沙弥的生活状况进行了描写,通过简单地刻画,苦沙弥清贫、自负、可悲的生活面貌就跃然纸上。

二、《我是猫》的叙事艺术风格

《我是猫》是以一只猫的视角,来对社会和人生进行观察。这只被遗弃的猫就成了小说的叙事视角,这种叙事手法十分大胆,而且应用效果也比较成功,增添了整部小说的审美效果。

(一)独特的视角,使得小说呈现理性的批判特征

猫的视角能够使得小说对现实世界的批判,更具反思性。《我是猫》中所描述的画面,虽然与当时日本文坛中的一些文学风气并无太大的区别,它主要关注社会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尤其是对琐碎的家庭生活事件的关注。但是,由于作者选择了一个独特的视角——猫,这个非人化的动物,不同于传统小说的叙事角度,它很自然地就能让读者与小说中的生活,产生一定的距离感。在这种距离的基础上,能够更好地审视书中的内容,尤其是文中的叙事者,是一只能够思考的猫,它能够对其所见、所闻,做出一些感慨、议论,而非枯燥地进行记录。

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思路不完全与它相同,但它在思考的过程中,必然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进而引发他们展开更加理性、深入地思考。这个过程中,小说的批判性不仅能够得以凸显,还能得到理性化的升华。在整部小说中,作者重点描绘了苦沙弥与其知识分子朋友,如诗人越智东风、美学家迷亭、理学士水岛寒月等人的交谈场景,一群人在苦沙弥家中高谈阔论,自我卖弄,时而吟诗诵文,娱乐自我,时而嬉笑怒骂,愤世嫉俗,谈论人生,在这些内容的描写中,作者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也是这部作品的主要内容。而夏目漱石对这些主要内容的描写,都是建立在“猫”的视角下进行的,这是《我是猫》这部小说作品的点睛之处。站在一个“猫”的视角下,对故事情节进行描写和刻画,也使小说的批判更具理性特征。

夏目漱石通过猫的视角,来批判社会现实,对资产阶级金钱主义进行讽刺。在这部作品的创作中,夏目漱石自己就是作品的原型,以此展开对苦沙弥的刻画,同时展开故事情节。作者其实本身就患有胃病、麻疹,也收养过小猫,这就与小说中的苦沙弥的形象不谋而合。虽然在读者看来,小说的主角是一只猫,作者借助猫的视角,来叙述整个故事,而事实上作者在作品中,充分融入了自己的生活经历、生活经验,描述了明治时期日本知识分子的形象。

与此同时,夏目漱石借助猫的视角,刻画了东风、迷亭等知识分子的生活。透过这些情节描写,我们不难看出,其实每个人都不完美,自身的弱点展现得十分明显,诸如软弱、势利、情商低等。小说中对知识分子的刻画,也是建立在一定的原型基础上的。此时的知识分子,就是以明治时期的知识分子的生活现状为原型,在作品中表現当时知识分子的典型特征,如软弱、无能、清高等特征。作品中表现出的对知识分子的嘲讽,其实是夏目漱石对自身生活的一种宣泄,作者借助这部小说作品,对明治时期的社会现象、社会制度,以及金钱主义等进行了批判。因而,可以说《我是猫》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它对日本明治时期历史、文学艺术的研究,具有一定的价值。

以一只猫咪的视角看世态炎凉,人生百态。笔者认为这本书不完全是批判,猫只是以它的方式平静地叙述。它不仅能够用很自然的猫的口吻写社会的黑暗利益关系,人的虚伪(铃木),无奈(苦沙弥),也写主人的家庭生活,日常琐事。在这样的描写下,会给读者一种感觉:这只没有名字的猫咪,就像一个历经沧桑的智者,能够将整个人类与其所处的社会看穿、看透,其中不免带有一些嘲讽,更亦或是同情的滋味。就像是书中所写的: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快活,但是如果叩问他们心底,却可以听见悲凉的回响。这句话就很好地诠释了作者想透过猫这个视角,所表达的情感与所思所想。

(二)不断变化的视野基点,为小说营造了一个鲜明而清晰的结构

《我是猫》中的“猫”它的视野基点是不断变化的,这种变化也就使得整部小说的内在逻辑结构更加明晰。作者自己也曾说过:这本小说既没有情节,也没有结构,它像海参一样没有头尾。这部小说在创作初期,作者并未将其视作一部长篇小说来写,因而这部小说给人的感觉就比较松散,特别表现在小说的结构上。看似不严谨的小说结构,实则从整体上来看,整部小说仍然非常流畅、自然。这就与上述讲的内在逻辑结构有很大关系,潜在的逻辑发展机制,就是文中“猫”的视角基点的不断演变、提升。

在小说的第一、二节,观察的视角非常单纯,就是一种不同于人类的动物视角来展开的;而到了小说的第三、四节,猫便具备了育人一样的思维,能够对人的言行、思想进行评价;从第五节起,这里的猫不同于多数普通人,它站在理想的高度,系统地对其在社会生活中的所见、所闻进行了批评;到第十一节,猫的视角下的事物,如金田家和苦沙弥的矛盾冲突,已经形成了明晰的价值判断,猫的价值其实也得到了充分地发挥,这就意味着小说到了尾声。这一系列过程非常自然,不掺杂一丝的刻意雕琢,可以说是浑然天成的一种结构艺术,这也是《我是猫》获得成功的一个必要条件。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我是猫》中有一条线索——金田小姐的婚事,这个小说的线索,使得这部作品的结构更加清晰,文章的脉络感和层次感也就能得以凸显。透过这一线索,作者将看似并不严谨的内容与结构有机地串联起来。比如文中的金田老爷以资本家的身份,加之本就贪婪、凶狠的性格,借助高利贷的形式,赚得了很多财富。为追求金钱,金田将仁义、道德、廉耻等做人的基本原则抛之脑后,一切向“钱”看齐。由这一线索引出的故事情节非常之多,但他们都凸显了一个主题:揭露了资产阶级的丑恶嘴脸,同时也批判了当时社会的不良风气,特别是拜金主义风气。

(三)独特视角与议论方式的结合,增添了小说的讽刺性、幽默性

小说中能够将猫的视角介入,与其议论结合在一起,这样的一种结合,能够使小说的讽刺意味得以加强,同时也提升了小说的幽默感。读过《我是猫》的人都不难发现,这部小说中有大量的篇幅,都在刻画一群读书人相聚一堂的画面。采用猫的视角,描绘了小说中人物生活周边的各种现象,并时不时地以猫的口吻发表一些议论。夏目漱石凭借诙谐、幽默的语言沉陷嬉笑怒骂、奇谈怪论,这些内容的描写,再加上猫的视角予以呈现,就使得小说的幽默特征更加显著,同时也让其中蕴含着的讽刺意味得以凸显。

而且这还是一种不俗的猫,它不甘寂寞,能够对其所见所闻,以自身的角度去剖析,站在猫的立场去揣摩人的各种心理以及思维活动,并发表自己的一番读到见解。凭借自身猫的身份,它能够观察到人所不能观察的地方,也能够发表一些人不能讲的言论,虽然它的议论有时显得幼稚、可笑,但有时却一针见血,而且它的见解与小说中的人物,以及读者的看法往往不尽相同,甚至是矛盾的,会让读者认为它是一种悖谬的观点。这一手法的运用,事实上能够增添小说刻画内容的幽默感,更加突出小说人物的言谈举止,使其显得更加尖刻。或者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作者这样的叙事手法其实反过来看,它就像是一种自嘲。《我是猫》这部作品凭借其精巧的叙事艺术,成为日本近代文学中的经典讽刺作品。

三、结束语

综上所述,对夏目漱石《我是猫》的叙事艺术风格进行分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對这部作品的叙事艺术风格进行分析,不仅能够对小说的写作风格进行评析,而且也更容易产生读者的共鸣,引导他们不断进行深入的思考,让更多的读者能够明白作者的写作初衷,感悟出不同的人生道理。

参考文献:

[1]严璐.论《我是猫》中的批判现实主义[J].汉字文化,2019(06):83-84.

[2]方雨珂.夏目漱石《我是猫》赏析[J].戏剧之家,2017(06):282.

[3]徐晓峰.试析夏目漱石《我是猫》的艺术特色[J].安徽文学(下半月),2015(06):43+53.

[4]曲洁.夏目漱石《我是猫》的讽刺艺术探赜[J].齐齐哈尔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6(05):27-28.

[5]顾佳页.夏目漱石《我是猫》叙事艺术探究[J].鸡西大学学报,2016,16(09):137-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