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与骚动》中的女性形象分析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摘  要:女性角色在福克纳的小说《喧嚣与骚动》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本文选择小说中四位主要女性人物凯蒂、昆汀小姐、康普生太太、迪尔茜为研究对象,对其形象进行细致的分析和阐述,以期更好地理解该作品的主旨蕴意,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对当前英美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的分析的有关研究加以补充。

关键词:喧嚣与骚动;女性形象;福克纳;凯蒂;迪尔茜

作者简介:刘丽(1986.1-),女,湖北公安人,硕士,汉口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英语教育。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2

威廉·福克纳是二十世纪美国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的许多作品中都反映了南方大家族的没落、旧传统的解体,以及处在这一进程中的人们的矛盾和痛苦。其代表著作《喧嚣与骚动》中叙述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前后的美国,主要讲述的是南方没落地主康普生一家的家族悲剧。整部小说正文共有四个章节,每个章节以时间命名,在每一章节中福克纳都会切换一个叙述角度,从小儿子班吉、長子昆丁、二子杰生,以及作为补充视角的黑人女仆迪尔茜这四个不同家庭成员的视角来对故事展开描写。这种独特的视角切换设计和意识流的描写极具创新性,同时又让人倍感真实,生动且细致地勾勒出了美国南方小镇中一个大家族最后一代人的悲凉没落,也间接反映了当时美国南部的情状。

从整个作品的描写内容来看,男性的声音似乎铺占较多,但是实际上男性在福克纳这本小说中代表更多的是暴力、冲突等负面因素,反而是声音“式微”的几位女性起着重要的作用。福克纳曾说:“我认为人不只会忍受,他将战胜一切。人是不朽的,不只是因为人的声音永不消逝,还因为人有灵魂,有同情心、献身精神和忍耐力。”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喧嚣与骚动》中的几位女性人物代表着希望与未来等积极因素。正是这几位女性人物的存在升华了整部作品的主题和价值。

基于此,笔者拟对《喧嚣与骚动》中凯蒂、昆汀小姐、迪尔茜、康普生太太这四位主要的女性人物进行形象分析,以期更好地理解该作品的主旨蕴意,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对当前英美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的分析的有关研究加以补充。

1.《喧嚣与骚动》中的女性形象分析

1.1凯蒂形象分析

作者福克纳说他要写的就是两个女人的悲剧,而这个女人的悲剧尤其指的就是凯蒂(Caddy)的悲剧。作为康普生先生唯一女儿的凯蒂其实是全书的中心人物,她对小说中的其他人物的影响极其深刻。《喧嚣与骚动》中的凯蒂是一个善良、热情的人,福克纳甚至说过“凯蒂”是启发他写这部小说的最主要的因素,他非常 喜欢这个角色,因此才有了《喧嚣与骚动》这个作品。

但是在阅读过后我们会发现《喧哗与骚动》这本书中,凯蒂从来没有自己为自己言说过。我们所知道的凯蒂的故事是通过班吉、昆丁、杰生这三个男人之口所叙述的。凯蒂的热情与善良是借由弟弟班吉表述出来的,在他的心中姐姐凯蒂是带着树木的味道的,像天使一般美好,他在自私的母亲那里得不到的关爱和温暖都在凯蒂这里得到了。文中有这样一段描写,凯蒂喷上第一瓶属于自己的香水后惹得弟弟班吉嚎啕大哭,因此爱美的她抱着班吉答应以后都不喷香水了。而在杰生欺负班吉时凯蒂也总会挺身而出。可以看出凯蒂始终是以一个保护者甚至是“母亲”的身份陪伴在班吉的身旁。对于各个昆丁她也是很热爱的,甚至为了让他摆脱因为自己“失贞”而遭受到的巨大痛苦同意和他乱伦。在对待黑人女仆迪尔茜上凯蒂也毫无种族偏见,她甚至很敬爱和尊重迪尔茜,从来没有轻视的态度。

除此之外,凯蒂还十分具有反叛精神。她从小就对母亲教导得到那种贵族小姐做派和严格的等级观念不屑一顾,因此她才会在河边玩耍时打湿了衣服以后,不顾昆丁的劝阻把衣服全脱了晒干;才会在被丈夫抛弃后将完全堕落而被整个家族视为奇耻大辱。

凯蒂还十分地要强,在和她的哥哥弟弟玩游戏时她就想扮演“国王”的身份,她认为自己能做到男孩子能做到的所有事情,当父母都不在家,几个孩子被委托给女仆迪尔茜照顾时她也想成为孩子们中的“领导者”。后来即使和丈夫离婚了,她也因为要强没有要他一丝一毫,连女儿小昆汀的抚养费也没问他要。

在凯蒂的美好品质上福克纳着墨甚多,可是这些美好的品质似乎都在她“失贞”之后全被磨灭了。最后她也只能将私生女小昆汀寄养在家,自己一个人在外流浪。

1.2昆汀小姐形象分析

昆汀小姐(Miss Quentin)是凯蒂的私生女,她从一出生就陷入了悲惨的命运——没有父亲,母亲也被家族扫地出门了,只能和祖母康普生太太和两个叔叔生活在一起,祖母在晚上还总是将她锁在房里,十分不待见她,同时还受到叔叔杰生的虐待,因此她和她的母亲一样也具有非常强的叛逆精神。她的祖母和叔叔杰生则认为她和她母亲凯蒂非常像,继承了康普生家族一切“恶劣的品质”。

十七岁的昆汀小姐经常逃学,她经常在上课时间跑到学校外面和别的男孩子玩耍,然后向祖母康普生太太撒谎,甚至在自己的成绩单上伪造签名,把康普生太太都气病了。她的叔叔杰生为此警告她,她仍然不管不顾地坚持要这样做,杰生认为她一点也不尊重自己,因为昆汀小姐不仅逃学,还明目张胆地从商店门前走过,生怕自己看不到她。不仅如此,昆汀小姐还总是与杰生发生争执和冲突,她不认为是自己的叔叔或者祖母花钱供她生活和读书,而是她流浪在外的母亲凯蒂每个月给她寄来生活费供她开销。她甚至表明,如果自己穿的裙子是他们出了哪怕一分钱买的,她也会不顾杰生的恐吓当街撕掉它。

昆汀小姐也不像她的母亲一样那么善良和热情,她对她的白痴叔叔班吉并不友好,甚至称他为“猪”,并且认为班吉应当被送到精神病院去。昆汀小姐还十分看不起黑人女仆迪尔茜,即使迪尔茜经常保护她免受叔叔杰生的殴打,她也毫无感激之情。就连对待自己的母亲凯蒂昆汀小姐也是没有感情、十分冷血的。每次凯蒂往家里寄来信件,昆汀都只是关注信封里钱的数量,而对母亲写给她的信不屑一顾。她并不认为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对,甚至把自己走自己那个有罪的母亲的老路当成一件自然之事。

可以说昆汀小姐比她的母亲更悲惨,因为凯蒂至少有一个对待她十分和善的父亲和几个相亲相爱的兄弟,可是昆汀小姐从出生起就没有父亲,母亲也被逐出家门了,她在康普生一家中地位敏感,还经常受到杰生的诅咒和虐待。她无法从这个家庭中感受和体会到爱与关怀。因此后来的她也走上了同母亲一样的堕落之路,偷了家里的钱然后和男人私奔了。

1.3康普生太太形象分析

康普生太太(Mrs. Compson)是凯蒂、昆丁、杰生、班吉四人的母亲,但是总的来说她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因为她没有让她的孩子们得到足够的母爱和温暖,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孩子们性格上的叛逆和人格上的缺失。

在那个时代的美国南部,家务不是由女主人而是由奴隶们承担的,因此康普生太太几乎从来没有好好抚养过她的孩子们,她更注重和关心的事自己作为贵族小姐的仪态举止,而吝啬于给孩子们更多的爱和关怀。她自己嚴格遵守南方传统,要求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要符合整个社会规定的女性形象,因此也要求女儿凯蒂也要像自己一样严格遵守这些教条。她是南方传统的“卫道士”,在她的心中,家族的荣誉应当被放在首位,家庭的温暖根本无关紧要,因此她并不关心她的丈夫和孩子。也正是她这种想法直接导致了整个康普生家族的衰败。

康普生先生喜欢喝酒,几乎不管家务事,因此康普生太太整日整日都在抱怨,她抱怨自己快要被家庭事务的重担压垮了,实际上她根本没做什么,只整日睡在床上休养生息。可就算这样,她还期望得到孩子们的尊重和爱戴。她不喜欢自己的长子昆丁和女儿凯蒂,更不要说白痴小儿子班吉了,她只偏宠次子杰生。她甚至责怪丈夫太过溺爱孩子们了。但是讽刺的是正是她对杰生的这种偏宠让他变成了一个冷酷自私、残忍暴力的人。可以说不论是作为母亲抑或是妻子,康普生太太都是十分失败的。

总的来说,康普生太太既有可怜之处又有可恨之处。可怜之处在于她自己也是南方传统的受害者,她从出生起便被教导要成为一个淑女,她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只能根据教条来行动,循规蹈矩不能踏错一步。可恨之处在于她自己变成了这种吃人的传统的“卫道士”,反过来利用它伤害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最终酿成了家族悲剧。

1.4迪尔茜形象分析

迪尔茜(Dilsey)是康普生一家的黑人女仆,也是这一家中最有爱的一个成员。她除了要照看自己的孩子和康普生家的孩子,还要给康普生一家做饭、打扫等。她受着种族和性别的双重压迫,但是从来不怨天尤人,即使遭受到了不公的待遇,不说杰生的威逼或者康普生太太的恶意对待,也都能从容应对。她是这个家中唯一真正关心几个孩子的人,她对待每个孩子都是平等和温暖的,即使是白痴小儿子班吉她也从不轻视他,而是耐心、宽容地地和他相处。在班吉过十三岁生日的时候她花了自己所有的钱给他买了一个生日蛋糕,在凯蒂离开家以后她也是唯一一个真正给予班吉爱和关心的人。

除此之外,迪尔茜还是康普生一家中唯一愿意保护昆汀小姐的人,每当昆汀小姐被杰生打骂的时候,迪尔茜总是尽全力去安慰和保护她,及时昆汀小姐并不领情,迪尔茜还是一如既往地善待她、保护她。

迪尔茜还十分勇敢和正义,这表现在她虽然是个佣人,却能勇敢地反对杰生的恶举,即使杰生已经成为了一家之长;她总是直斥一些不公或者丑恶的事情,因此就连杰生也对她怀有敬畏之情。

迪尔茜正直善良、热心勇敢,这些美德和康普生一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个毫无温情的家庭里,她温暖的形象也显得尤为突出。她代表着希望,在她的身上闪烁着一种永恒价值和人类希望的光芒,寄托了福克纳“人性复活”的理想。

2.结语

本文主要分析了福克纳小说《喧嚣与骚动》中四位主要女性的人物形象,其中凯蒂和她的女儿昆汀小姐的悲剧揭示了小说的中心主题。这两位女性的遭遇反映了她们个人、康普生一家乃至当时整个南方传统观念的没落与灭亡。凯蒂热情、善良、宽容,但是同时也有反叛和不屈的精神,她的女儿昆汀小姐继承了她的反叛精神,同时也比她更无情和冷血,两个人最终都走向了堕落。而康普生太太自私古板,守着南方传统的旧制伤害着自己的亲人,没有尽到作为母亲和妻子的责任,是导致康普生家族走向衰败结局的最主要的因素。幸好还有迪尔茜这个人物维持着摇摇欲坠的康普生一家,代表着南方社会重生的希望。总的来说,这几位女性形象的塑造体现了福克纳对等级意识形态的批判,饱含着他对南方女性悲剧的同情。

参考文献:

[1]威廉·福克纳.喧哗与骚动[M].李文俊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7.

[2]马岚.一曲美国南方没落贵族的挽歌——评威廉·福克纳的《喧嚣与骚动》[J].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05):37-41.

[3]闵信洲.《喧嚣与骚动》中的几个女性形象分析[J].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23):11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