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女性主义视角下的《菊花》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摘  要:作为曾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闻名世界的美国现实主义小说家约翰·斯坦贝克,是美国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完美地展现出了美国人民的淳厚仁善,并创造出了“斯坦贝克式的英雄”形象。约翰·斯坦贝克在其著名的短篇小说《菊花》中,以大自然中的菊花来隐喻女主人公伊莉莎,向读者清晰地阐释了伊莉莎梦想的破灭过程以及她内心的激烈变化。

关键词:约翰·斯坦贝克;菊花;生态女性主义

作者简介:张栩(1997-),女,汉族,河南省人,哈尔滨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在读,研究方向:美国文学。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02

约翰·斯坦贝克(John Steinbeck,1902年2月27日-1968年12月20日)的作品大多是以美国人民的真实生活为题材的,展现出了美国人民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和内心向往。他在众多作品中塑造了许多不同的女性形象,例如《人鼠之间》(Of Mice and Men)中男权社会的牺牲者柯利的妻子、《菊花》(The Chrysanthemums)中挣扎于男权社会的伊莉莎,以及《愤怒的葡萄》(The Grapes of Wrath)中敢于反抗男权社会的乔德妈。其中,约翰·斯坦贝克于1938年创作的短篇小说《菊花》,享有“斯坦贝克艺术上最成功的小说”和“世界上最伟大的短篇小说之一”的美名。小说中的女主人公伊莉莎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她的显著爱好是菊花,并且十分擅长种植菊花,她种的菊花总是开得大而美丽,尤其是她的菊花比周围人种植的都要大,这就体现出了伊莉莎与其他人的不同。她和自己的丈夫亨利一起生活在萨利纳斯峡谷中,过着平淡无忧的生活,但是这种平淡的生活却因补锅匠男人的突然出现而打破。补锅匠男人使她开始向往自由,渴望体会外面不一样的生活,可是补锅匠男人却无情地将代表着伊莉莎梦想的菊花扔在了路边,而伊莉莎的梦想也如同残破的菊花般被无情毁灭。

一、生态女性主义

自然环境的日趋破坏以及自然资源的日趋短缺等问题使人类不得不改变自己对待自然的传统观念。生态女性主义是生态学与女性主义相结合而产生的,同时关怀着女性和自然。1974年,法国女性主义者德·埃奥博尼(Francoised' Eaubonne)在其著作《女性主义·毁灭》中首次提出“生态女性主义”这一术语。生态女性主义认为繁育的属性是女性和大自然独有的共同的属性,且女性与自然之间的关联是有着长远而深刻的历史与文化渊源的,因此女性比男性更易于融入自然之中,女性与自然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和谐关系,而自然也往往被赋予女性特征,它孕育万物,被称为大地母亲等。并且女性主义批评家认为女性的社会地位与自然在人类社会中的地位具有某种文化意义上的同谋关系,因此生态女性主义是指向对女性和对自然压迫之间的关系,希望女性可以代替自然母亲发出反抗的声音。生态女性主义反对人类霸权和父权制度,并批判二元论思想,主张改变人类主宰大自然的思想,并赞美女性的本质,希望人类可以重新审视人类自己与自然的关系,建立起一个人与人平等、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社会环境。

短篇小说《菊花》中,作者在开头以大自然沉重、压抑的环境氛围,体现出女主人公伊莉莎生活的单调和闭塞,再结合当时社会环境带给女性的紧密压迫感,使得女性心中对自由的渴望之情被这压抑的氛围一点点吞噬掉,逐渐被社会同化。这样的环境描写更是为之后伊莉莎梦想的破碎以及内心的痛苦和挣扎做铺垫。并且小说中的菊花是生态社会的一员,是大自然的产物,它贯穿了整篇小说,它的美丽是由伊莉莎精心栽培出来的,它的残败也是由于伊莉莎将其交给补锅匠男人而导致的。因此,小说中的菊花可以说是代表着伊莉莎的,代表着她外在的美丽,她渴望自由的理想以及她痛苦挣扎的内心。

二、美丽的菊花与美丽的伊莉莎

作为普通家庭妇女的伊莉莎,与自己的丈夫一起生活在萨利纳斯峡谷之中,因为生活环境狭小,身为女性的伊莉莎有很少去城里甚至城里以外的地方,因此她的生活虽然平淡无忧但不免有些枯燥。伊莉莎十分喜爱菊花,甚至可以说是偏爱菊花,而且她还十分擅长种植菊花,她在自己的花园中种植的菊花大而美丽,散发着其独有的清香。她的丈夫亨利夸赞她所种植的黄色菊花有的有十英寸那么大,并且还希望要是伊莉莎能够帮助他把果园里的苹果也種植得这么好这么大就好了。补锅匠男人夸赞她的菊花“看起来像是一朵彩色烟雾”。由此可见,伊莉莎将菊花种植地非常美丽,而且她的菊花开起来比周围人种植的都要大。伊莉莎对菊花的喜爱不仅体现在她总是精心照顾自己的菊花,还体现在她的神态上。在她的丈夫亨利夸赞她的菊花长得好的时候,她显得十分高兴且洋洋得意。在补锅匠男人无休止的希望伊莉莎能够让他修补一些东西好挣点钱时,伊莉莎的内心是拒绝而恼怒的,但是当这个补锅匠男人提到她的菊花时,她脸上的恼怒和拒绝瞬间便缓和了,并且在她听到补锅匠男人要将她的菊花带给另一位太太时,她更是变得异常兴奋。

伊莉莎经常在花园里干活,她干农活时外表装束呈现男性化特征且动作稍显笨拙,虽然她穿着印花图案的衣裙,但是她的衣裙却被男性化的工作服而遮挡住,这表明她当时并不注重自己当时的外在形象,只是一心想种植好自己所喜爱的菊花。但伊莉莎在遇到补锅匠男人以后,得知他是一位周游过很多地方的非常自由的男人时,内心对自由的渴望之情一瞬间被激发出来,她开始对峡谷以外的世界充满了向往,渴望像这个男人一样自由地生活,渴望走出自己狭小的天地去领略外界不一样的人生。因此她送给男人一盆自己种植的菊花苗,希望这个男人能够带着这盆菊花走出去,就好像带着她自己走出去了一样。她的心境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原本并不注重外在形象的伊莉莎开始穿上自己的新内衣,穿上最精致的长袜,还穿上了那件象征着她美丽的裙子。不仅如此,她还仔细地梳理自己的头发,描眉,涂口红,把自己打扮得十分美丽。她希望自己身为一个女人,可以像自己所种植的美丽的菊花一样得到别人的赞赏。果不其然,她的丈夫在看到这样的她时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她,情不自禁地夸赞她的美丽,夸赞她看起真棒,同时他觉得伊莉莎和以前不一样了。这就表明伊莉莎心中渴望自由的火花被点燃,渴望走出去的梦想被唤醒,她希望抛开社会和生活带给她的束缚,展现出女性独特的美丽的一面,并开始向往自由的不一样的生活,向往内心所憧憬的浪漫。

菊花在当时如此压抑的自然环境氛围中还能开的如此美丽,就像是灰蒙蒙的冬雾中唯一一个散发着不同光芒的发光体,可想而知,菊花象征着伊莉莎即便被社会环境所压迫,但她的美丽依然未被摧毁,她内心的渴望依然未被吞噬的现象,更是代表着她与峡谷中其他人不一样的心境。并且伊莉莎在花园中的辛苦劳作与菊花的旺盛和美丽展现出了一种和谐的生态美,体现出了生态女生主义所强调的女性与大自然之间的联系。

三、残败的菊花与梦想的破碎

短篇小说《菊花》中,菊花代表着伊莉莎,从菊花开得美丽到被扔在路边的经历中暗含着着伊莉莎前后的变化,象征着伊莉莎内心追逐梦想的快乐到梦想破碎的痛苦的心里路程。

伊莉莎听补锅匠男人说过自己周游过很多地方的经历后,内心十分向往,希望自己也能如此自由,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愿到其他地方看看不一样的风景,追寻属于自己的生活。当伊莉莎听补锅匠男人说有位太太想要菊花,便高兴地将一小捆菊花苗插在一个红色花盆里送给那个补锅匠男人,并将自己的理想寄托在这一小捆花苗上,希望补锅匠男人能够带它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并将它带给那个想要菊花的太太。在伊莉莎的心目中,菊花就代表着她自己,如果菊花能够走出去看到外面的世界,那么就代表着她自己也走出去了,也看到了外面的不一样的世界了。但是在伊莉莎与丈夫亨利一起前往城里吃饭的途中,她看到自己送给补锅匠男人的菊花被孤零零地扔在了路边,她内心的梦想瞬间便如这残败的菊花一般破碎不堪。伊莉莎起初只是看到了一个小黑点,当然,她知道那个小黑点是什么,她不想看,努力克制自己不去看那个小黑点,但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忍不住去看,因为那个小黑点代表的不仅仅是残败的菊花,更是伊莉莎心中未完成的梦想。她的梦想随着被扔在路边的残败的菊花而破碎,她不想直面并且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但是不又不得不正视这一事实。伊莉莎不愿意看但又忍不住去看的这一行为动作,将她激烈挣扎的内心活动体现得淋漓尽致。伊莉莎满心欢喜地将自己的期望寄托在那盆菊花之中,希望借补锅匠男人的手走出自己的狭小天地,感受一下外界的生活,但是补锅匠男人却毫不留情地将代表着她内心渴望的菊花扔在路边,这表明伊莉莎渴望自由却终究得不到自由,渴望挣脱生活的束缚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的痛苦与挣扎,她内心的痛苦在最后她像一位老太太一样轻轻啜泣中得到了深刻的体现,同时她的丈夫亨利又说伊莉莎好像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了,因为她心中的梦想已不复存在。残败的菊花与伊莉莎破碎的梦想交织在一起,象征着伊莉莎无法跨越的生活束缚和她那永远得不到的自由。作者用残败的菊花来指代伊莉莎破碎的梦想,更是将自然与女性结合在了一起,体现出自然与女性相关联的特性。

结语:

约翰·斯坦贝克的短篇小说《菊花》,内容虽短,但却生动地描写出了伊莉莎对自由的渴望与其梦想破灭的痛苦,详细刻画出了伊莉莎内心的挣扎。伊莉莎这一女性形象不仅代表着她自己,更是代表着当时美国社会的众多女性。通过对小说《菊花》的分析研究,真实感受到了伊莉莎激烈的内心活动,她的挣扎与痛苦让人不禁为之感到悲伤,不禁对她產生怜悯之心。美丽的菊花代表着美丽的伊莉莎,残败的菊花同样也代表着伊莉莎破碎的梦想和痛苦挣扎的内心。菊花所象征的自然之美与伊莉莎所象征的女性之美相结合,残败的菊花与伊莉莎内心破碎的梦想也互相交织在一起,使得生态女性主义在小说中完美地展现出来,表明了自然与女性之间不可分割的联系。

参考文献:

[1]莫海萍.约翰·斯坦贝克小说中女性人物及其思想特征分析[J].海外英语,2016(24):174-175.

[2]韩荣.约翰·斯坦贝克《菊花》中的象征主义解析[J].语文建设,2015(29):46-47.

[3]易华.女性主义视角下对约翰·斯坦贝克《菊花》的解读[J].语文建设,2015(20):27-28.

[4]许红娥,郑桃云.被弃之菊花 被摧之女性——重新解读约翰·斯坦贝克《菊花》中的生态女权意识[J].成都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8(09):113-114+117.

[5]张丽.淡雅的芬芳 别样的情怀——生态女性主义视角下“菊花”的象征意义解读[J].安康学院学报,2013,25(05):108-110.

[6]莫海萍.从《菊花》主人公伊利莎看斯坦贝克的矛盾女性观[J].安徽文学(下半月),2016(01):4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