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翻案小说《竹青》与《聊斋志异》中《竹青》的比较研究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摘  要:《聊斋志异》是中国脍炙人口的鬼神小说集,大多讲述人鬼之恋,其中《竹青》这部作品被日本小说家太宰治引用,并被改编为同名小说《竹青》。这篇翻案小说是二战时期的特殊产物,虽然故事情节相似,但是也可从细节中看出作者的创作意图。本论文通过比较两篇作品,来分析其差异性的原因。

关键词:《竹青》;中日比较;《聊斋志异》;太宰治

作者简介:杜敏,河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研一,研究方向:外国语言文学日本文学方向。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02

一、创作背景

《聊斋志异》是清朝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集。此书中描写爱情主题的作品数量最多,大多为鬼狐与书生的恋爱故事。这些作品表现了强烈的反封建礼教的精神,同时也表现了作者理想的爱情,至今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聊斋志异》不仅在中国具有持久不衰的魅力,在日本文坛上也占有一席之地。江户中期《聊斋志异》传入日本,被汉学家所喜爱,之后出现了许多翻案作品,对日本文学产生了一定影响。芥川龙之介、太宰治、佐藤春夫等作家都曾选取《聊斋志异》中的作品进行改写,翻案作品的出现使《聊斋志异》逐渐被日本民众熟知。

国内关于太宰治的翻案作品《竹青》的研究并不多,太宰治为什么选择这样一部作品进行改编?在结尾处表达出想要中国读者阅读的想法,其用意又是什么呢?关于这部翻案作品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车才良,陈燕萍(2011)指出,《竹青》这部作品最主要的是要表达一种对幸福的理解,即什么是幸福,人应该怎样追求幸福的问题。同时他们认为,在太平洋战争这个特殊时期,在创作受到政治影响的情况下,改编作品的创作是太宰治的一种逃避方式,是一种消极的抵抗。[1]沈彩虹(2012)从《竹青》中改写的鱼荣的恶妻这一人物形象入手,她认为作品当中鱼荣的恶妻没有名字,这就代表了一种普遍性。恶妻不是特定的某个人,而是现实生活中平凡的人们。[2]

这些先行研究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了《竹青》这部翻案作品,也明确指出了与原作的差异,但是对于太宰治为何做出这样的改写没有深究。本文通过比较《聊斋志异》中的《竹青》与太宰治的翻案小说《竹青》的差异,结合太宰治个人经历和时代环境,探究其创作意图和动机。

二、蒲松龄与《竹青》

《竹青》是蒲松龄的小说集《聊斋志异》中的作品,讲述了书生鱼客与幻化成乌鸦的汉江神女竹青之间的故事。湖南人鱼客家中贫困,科举落榜返乡时盘缠用光了,来到吴王庙里歇息。恍惚之中有人带他来见吴王,正好缺一名士兵,吴王变给了鱼客一身黑衣。鱼客穿上后就变成了乌鸦,跟着其他乌鸦们一起觅食,觉得很惬意。过了一段时间,吴王许配给他一只雌鸟“竹青”,它们十分恩爱。一天有队清兵路过,鱼客像往常一样去接食物吃,被一名士兵射中,竹青迅速把它衔走了,才没有被捉去。乌鸦们被激怒了,扇动翅膀掀起波浪,把船掀翻了。鱼客伤势很重,到了晚上就死了。鱼客像是从梦中醒来一样,发现自己置身于吴王庙中,附近居住的人原本以为他已經死了。鱼客醒来,人们询问了他一些情况,凑了一些钱送他回家。三年后鱼客途经吴王庙,摆放食物唤乌鸦来吃,并说:“如果竹青在,请留下。”但是乌鸦吃完后都飞走了。后来鱼客中举回到庙中参拜吴王,又宴请乌鸦们,再次请求竹青留下。这天晚上突然有飞鸟飘落,鱼客一看,竟然是为二十来岁的美人。美女自称是汉江神女竹青,鱼客非常激动,二人久别重逢,十分恩爱。过了两个多月,鱼客想要回家,邀请竹青一同回去。竹青认为路途遥远,且鱼客家中有妻子,无法安置自己,于是提议此处作为鱼客的另一个家。还给了鱼客一件黑衣,告诉他想要回来时穿上黑衣回来即可。鱼客就在两地之间来回奔波。后开竹青产了一个男孩名唤“汉产”,鱼客十分疼爱他。家中的妻子和氏不能生育,想见见汉产,鱼客变带他回家,和氏非常喜欢汉产,过了约定的日期也不舍得让他回去。突然有一天汉产暴病而亡,原来是竹青太思念儿子把他召唤回来了。后来竹青又产下一对儿双胞胎,男孩汉生,女孩玉佩。后来和氏去世,汉生和妹妹都来举哀送葬,之后鱼客就搬家到汉水生活了。

《聊斋志异》是蒲松龄寄托孤愤的作品,这种孤愤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批判科举制度,一是批判政治腐败。蒲松龄一生困于场闱,对科举制度的弊端有颇为深入全面的认识,这自然而然地反映到《聊斋志异》中。[3]《竹青》充分体现了此特点,考场失意的书生遇到温柔美丽的神女,人生从此柳暗花明,可以说这也是作者蒲松龄的美好愿望,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于是就寄托在自己创作的人物身上。

三、翻案作品《竹青》及其与原作差异

太宰治是日本战后无赖派文学代表作家,其作品《逆行》被列为第一届芥川奖的候选作品,本人也凭借《女生徒》荣获北村透谷奖,在日本文坛有着重要地位。太宰治的一生四次自杀未遂,最后一次与崇拜他的女读者山崎富荣一起跳玉川上水,终结了自己的生命,在他短短39年的生命里,留下了140多部作品。

《竹青》是于1945年发表,此时正值太平洋战争爆发,在军国主义的高压下,一部分作家成为其宣传者,为军国主义服务,另一部分作家保持沉默表示无声的抗议。太宰治则另辟蹊径,创作翻案小说。翻案作品《竹青》故事情节与原作大体相同,讲述的是失意书生鱼荣与汉江神女竹青的故事。鱼荣家有恶妻,科举落第,不堪忍受乡亲和妻子的嘲笑,再次离乡参加科举考试,途经吴王庙时变身乌鸦与竹青相遇,后被射中变回人形。几年后返回此地又见竹青,二人万分恩爱,后来发现原来是神的试探,鱼荣通过了试探,没有招致严酷的责罚。最后鱼荣返回家乡,妻子已经变成容貌和竹青一样的女子,且性情大变极为温柔,二人从此生活在一起。

与原著相比,除了将主人公的名字从鱼客改为鱼容外,还有很多细节值得我们推敲。本章节将会从妻子形象、故事结局以及主旨思想等方面来进行对比研究。

原作中关于鱼荣妻子的描述着墨不多:“妻和氏,苦不育,每思一见汉产”、“既归,和爱之过于己出,过十馀月,不忍令返。一日,暴病而殇,和氏悼痛欲死。”[4]和氏在原作中的存在感并不强,从这些描述中,我们仅能推断出和氏是一个传统善良的人,自己不能生育,对于别人和丈夫的孩子视如己出,以为孩子暴病而亡的时候痛不欲生。而在太宰治的小说中,鱼荣妻子和氏人物性格鲜明,对情节的推动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故事开头交代人物背景时,和氏就出场了,“皮肤黝黑、骨瘦如柴的佣人”、“这位相貌普通的女人原本是酒鬼伯父的小老婆,她人长得丑,心地也不太善良。她打心眼儿里看不起鱼容的学问。”[5](作者译)鱼荣面容清秀,是个斯文的读书人,而他的妻子不仅相貌丑陋还比鱼荣大两岁,对待鱼容的态度更是恶劣至极,二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原著中的鱼客只是科举落榜,翻案作品中鱼容不仅落榜,而且还要遭受妻子的讥讽和虐待,其内心的压抑和悲愤可想而知。这种心境可以说是太宰治的心声,虽然被提名两次,但还是和芥川奖失之交臂,再加上当时的社会环境不允许言论自由,创作也受到限制。这种不被认可、备受压抑的处境可以说二人是极为相似的。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鱼容在遇到竹青一起欣赏洞庭湖的美景时,依然想着家中的妻子,由此可见鱼容是一个宽厚且善良的人,没有因为有了年轻貌美的新欢就抛弃妻子的想法。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鱼容通过了“神的考验”,没有给自己招致更大的惩罚。在故事的结尾,鱼容之妻变成了和竹青样貌一模一样的女子,性情也变得温柔,二人最终在一起生活。可以说太宰治改编后的妻子形象很丰满,从前期的骄横无知到最后的性情大变,这一戏剧性的转变令人印象深刻。

翻案作品中另外一处引人注目的便是关于幸福的讨论。太宰治借竹青之口,说出了对于幸福的理解:人这一生必须在人类的爱憎中挣扎,这是逃避不掉的,只能忍耐、努力。致力于学问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借此显示自己的超凡脱俗是非常卑劣的。更明确地说,希望您珍视人间,为人间社会而忧,一生投入其中,神灵最喜爱的是这样的人。[6](作者译)

故事的结局,鱼容依然没有考取功名,周圍的人也跟从前一样不尊重他,但是他不再介意,过着平淡的生活。可以说鱼容最后的结局正符合竹青对他说的,不再将圣贤诗句挂在嘴边,投身到人间平凡的生活中。这也可以看做是太宰治本人对现实的妥协。太宰治两次进入象征着文学地位的芥川奖候选,最终都是失之交臂,他非常痛苦,甚至通过服用药物来麻痹自己。婚后的生活带给了他一些慰藉,在这段时光里他创作出很多优秀作品。想必他也曾经有过认真对待婚姻、好好生活的想法,正如他在结婚契约中所说的那样。鱼容最后的结局正如放弃对芥川奖的执念、对婚姻做出的承诺的太宰治一样。从这点来看,鱼容是太宰治本人的化身。

四、结语

太宰治的《竹青》可以说是借主人公鱼容的传奇经历来寄托自己的情感,笔者通过《竹青》这篇作品通过分析其与原作的差异,解读了原作思想和太宰治的创作意图。今后的课题,可以解读太宰治同时期的其他作品,以此作为研究方向。

参考文献:

[1]车才良,陈燕萍.太平洋战争下太宰治的文学新发掘——以小说《竹青》对《聊斋志异》中的《竹青》改写为中心[J].名作欣赏,2011(09):151-153.

[2]沈彩虹. 太宰治‘竹青'の恶妻像に关する一考察——聊斋志异‘竹青'と比较して[C]. 中国日语教学研究会上海分会.日语教育与日本学研究——大学日语教育研究国际研讨会论文集(2012).中国日语教学研究会上海分会: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2012:215-219.

[3]孙伟娜,刘桂鑫.论《聊斋志异》孤愤与超越的主题[J].广西民族师范学院学报,2018,35(06):94-98.

[4][6]蒲松龄.聊斋志异[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

[5]太宰治.太宰治全集6[M].筑摩書 房.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