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梦,往事已成空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摘  要:当代著名作家白先勇创作的经典小说《游园惊梦》,被收录在小说集《台北人》中,作者以悲天悯人的情怀、融合传统和现代艺术技巧描写刻画了以蓝田玉为代表的旧贵族女性的典型形象,借以抒发对故土的眷恋以及旧时王谢堂前燕的落寞感。本文旨在分析白先勇在叙述中运用的全知与限知视角、意识流的创作手法以及所暗示的旧贵族结局等方面,来展现那个时代退居台湾的“大陆人”唱响的一曲哀歌。

关键词:白先勇;《游园惊梦》;全知视角;限知视角;意识流

作者简介:孙浩文(2000-),男,汉族,山东临沂人,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在读本科生。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02

《游园惊梦》是作家白先勇写于1966年的名篇,白先勇先生的作品都带有历史的沧桑感,其跌宕的人生经历给笔下的人物注入了独特的人生感悟。本文将以小说中的主人公蓝田玉入手,通过对她叙述视角的转换、她的意识流动与内心感受,以及上层贵族生活的描写来分析白先勇小说世界里的“游园”与“惊梦”。

一、全知视角与限知视角转换下的今非昔比

“钱夫人到达台北近郊天母豪宅窦公馆的时候,门前两旁的汽车已经排满了,大部分是官家的黑色小轿车,钱夫人坐的出租车开到门口她便命令司机停了下来。” 开场便是全知视角下钱夫人应邀到窦公馆参加晚会,钱夫人乘坐出租车来赴宴的特写,作者在开头写道,晚会结束后也有提及,刘副官回答道:“报告夫人,钱将军夫人是坐计程车来的”一前一后是作者有意表明钱夫人现在的生活和境遇,为下面的叙述铺笔。随后小说便聚焦在钱夫人身上,随着钱夫人与刘副官交谈并进入窦公馆,叙事切换到钱夫人的主观限知视角“窦公馆的花园里影影绰绰,十分深阔”,借钱夫人的目光来写窦公馆的阔绰与豪华。从钱夫人下车起,她的内心就升起了一种落差感。今日的窦公馆仿佛是在南京时的梅园新村,而今日的钱夫人却没有了往日般的华贵。“钱夫人进靠近镜子,看身上那件墨绿的旗袍,她也觉得颜色有点不对劲。她印象里这种丝绸在灯光下照起来绿得像翡翠似的,可能是这厅不够亮,镜子里看起来有点发乌。难道真的是料子旧了?”在窦公馆富丽堂皇的灯光映衬下,钱夫人的旗袍黯淡了。钱夫人依然眷恋着大陆的生活和事物,从大陆到台湾不仅是地点的转移,更有身份和生活品质的变化,这丝绸还是当时在南京的时候买的,来台这么多年都没舍得裁,为了今天的晚宴钱夫人才从拿出来裁成旗袍的,不去鸿翔绸缎庄买新的原因是她总觉得台湾的衣料不如大陆的丝绸细致、柔熟。钱夫人的限知视角下尽展现出她的那份失落感、落寞感,这种细致的心里描绘,是全知视角达不到的,但是却离不开先前全知视角的刻画与铺垫。

接下来依旧是全知视角来引出多年未见的姐妹窦夫人桂枝香,又通过窦夫人介绍到了赖夫人、余参军长等赴宴的高官贵族。随后出场的天辣椒蒋碧月,算是小说中的一个关键性人物,人如其名风骚、泼辣、野蛮、霸道用来形容她再好不过。全知视角展现的是客观景物,是作者描写出来让读者去体味的,同时也是作者为了渲染气氛奠定感情基调的有意为之。文中的全知视角给我们展现了一幕幕上层贵族聚会时的歌舞场景,通过对窦公馆摆设、布局、人员等等的描写,真切展现了上世纪退居台湾后达官贵族的腐败生活,这一点上来讲,更像是在叙述历史。在钱夫人的限知视角叙述中,大量出现的是她对过去的回忆,这些回忆与当下形成对比,目的就是在往事今生中形成强烈的反差。回忆中曾经的钱公馆也是这么影影绰绰、熙熙攘攘,庭院也是这么幽深雅致、暗香浮动,摆设也是这么富丽堂皇、奇珍异宝;回忆中,来往招揽客人,左右逢源,嬉笑自如的应该是自己而不是眼前的桂枝香。蓝田玉,这位当年夫子庙唱功最好的戏子,一句昆腔满堂彩,一曲游园唱罢,一个梨园戏子霎时就成为了将军夫人。人生如戏,退居台湾后不久钱将军就去世,蓝田玉独自一人过着“门前冷落鞍马稀”的生活。

二、时空错乱中往事如梦般的意识流动

“没乱里春情难遣,蓦地里怀人幽怨” 蓝田玉只活过那一次,那一次和郑参谋的邂逅。“荣华富贵——蓝田玉,可惜你长错了一根骨头。冤孽呵。”像瞎子师娘说的那样,蓝田玉想着自己拥有了荣华富贵,但是真正活过的只是那一次——和郑彦青的邂逅。那时的郑参谋就像窦公馆的程副官一样,温柔体贴细腻洞察人心,在长官不在的时候,能够充当长官招待客人。而今郑彦青来向钱夫人敬酒却咧着一口白牙说道:“夫人,我也来敬夫人一杯。”郑彦青向蓝田玉敬酒时喊出的“夫人”,正是这“夫人”二字,让蓝田玉伤透了心,几杯酒饮下,竟哑嗓子,往日的冤孽便化作郑彦青一句“夫人”,“一辈子就活过那一回”——自己和郑参谋爱而不得的往事。

一眼台前游园戏,一晃多年梅园情。瞎子师娘的话、窦公馆的游园、眼前的郑参谋、自己的亲妹妹,这些都在蓝田玉的脑海里交织着、错乱着、混杂着,窦公馆的程副官真似昔日的郑参谋,而桂枝香的亲妹子蒋碧月何尝又不像自己的亲妹子十七月月红,眼下的窦公馆恰似昔日的梅园新村,程副官和蒋碧月的暧昧犹如老十七和郑彦青的情愫,真是应了那句话“是自己的亲妹妹才专把的姊姊往自己脚下踹呢!”往事与现实织,而往事与现实又是多么的相似,眼下窦公馆的桂枝香就像十几年前梅园新村的自己,自己也曾操办过大大小小的宴会,十有八九的主座也是她来坐。人还是那些人,场景也是那么的相似,往日和现实重叠,错乱之中让人仿佛进入了梦境。

蓝田玉有点醉了,她真的醉了吗?今日的游园她看见了窦公馆的花花草草,这一刻她似乎觉得这是钱公馆,这还是在大陆的梅园新村。眼前的郑参谋还是那个骑着白马的郑参谋,眼下大宴会还是钱夫人一手操办的宴会,她真的醉了。“游园”唱罢,该“惊梦”上場了,这一刻蓝田玉“惊梦”了,她的嗓子哑了,因为这酒。那一杯郑副官敬的酒,让钱夫人伤透了心,哑了嗓子。眼前的一幕幕,在蓝田玉的脑海里如电流般刺向内心。作者此时借蓝田玉酒后的意识流动,来展现蓝田玉的压抑、苦闷、伤心、失落、绝望。蓝田玉其实没有醉,她多么想让自己醉一场,多么想回到过去——虽然自己是被钱将军娶回家唱曲的,可是生活条件上钱将军一直没有亏待自己,还经常让自己出头露脸参与各种宴会。这些已经让戏子出身的蓝田玉满足了。可正如瞎子师娘说的那样,自己错长了一根骨头,也真正活过那一次。一时惊醒梦中人,那一次便是今生的最后一次,来到台湾后偏居在台南潮湿阴冷的“小屋”里,自己虽然还是“钱夫人”却不如往日的“蓝田玉”。意识就这样跳动再往昔与当下之间,思绪交织在二十年来的一景一物,往事如梦,一曲惊醒梦中人。

三、西风残照落日余晖下的莺歌燕舞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当年在南京时钱夫人大摆宴席时的热闹场面,可是出尽了风头,可转眼兵败如山倒后退居台湾。如今台湾的上层贵族也开始了歌舞升平的生活,今日台北窦夫人的宴席达官贵妇云集。“桂枝香着一身银灰洒朱砂的薄纱旗袍,脚上穿了一双银灰高跟鞋,一只莲子大的钻戒戴在右手无名指上。”在大陆时桂枝香可没有这么春风得意,她的三十岁生日酒还是在梅园新村蓝田玉给主持操办的。来到台北后窦瑞生升了官,桂枝香也熬成了正房,一举成了军政上层贵族,大张旗鼓地办起了晚宴,邀请了诸多达官显贵。作者着意刻画窦公馆的无限风光和大红大紫,应邀前来的人都是世家大族,开着小轿车,带着卫兵。门前灯笼排排挂起,站满了警卫;花园深幽雅致,奇花异草;客厅里座无虚席,贵妇如云;仆人们前前后后忙个不停。

桂枝香正做着往日蓝田玉的梦,往日的钱夫人和现在的窦夫人是何其相似。昔日达官显贵在大陆时莺歌燕舞,偏居台湾后仍重操旧业、不思进取,这样的政权俨然已成将颓之势,这样的好景也是落日余晖。也许不用多久,惊梦人就是现在的窦夫人。“游园惊梦”既是台上唱的一曲昆腔,又是台下的兴衰更迭,这样小说中人物命运的似乎形成了一个环形,今日蓝田玉的境遇何尝不是明日桂枝香的照影,后人步前人的尘。“钱将军夫人”是这场宴会中众人对蓝田玉的称谓,是呀,如果没有钱将军自己如何能成为“贵族”。众人对自己的客套也是看在“钱将军”的颜面,可日落西山,自己现在有钱夫人之名,无钱夫人之实了。

作者看惯了世事无常,他自己也是曾经的贵族,他的家族也是显赫一时。这里,白先勇先生把自己人生的经历和对世事的感悟注入到窦公馆的每一个人身上。蓝田玉的梦已经惊醒了,桂枝香等人还在温室里做着相似的梦。他们的腐败、不得民心已成颓势,现在偏居一岛仿佛进入了世外桃源,饮酒作乐、赏花弄月……这些作者看在眼里,蓝田玉也看在眼里,作者怒,蓝田玉哀。怒,怒众人的歌舞升平、不思进取,怒蓝田玉的“不争”。蓝田玉现在的处境是时代造就的,何尝又不是自身造成的呢,当初钱公馆里的钱夫人也是这般风花雪月,怎就没想今日的疏影寥落。哀,哀自身命运跌宕起伏,自己本是戏子之身,贫贱生活已经习惯,可谁想成为了“钱夫人”一脚踏入殿堂。正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荣华富贵体验过了,歌舞宴乐享受惯了,一朝没落,却难以接受。人生之哀,莫过于得到了、体会到了繁华,又失去。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残垣”小说让我们看到了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也让我们体味到了人生的世事如烟——人生如梦,往事已成空。作者将蓝田玉、桂枝香等人物命运与昆曲“游园惊梦”相联,一曲昆腔,谱写了感人而又悲郁的没落贵族挽歌,小说中巧妙运用全知视角与限知视角转换来展现了旧贵族内部发分化与角色转换,揭示了旧贵族终将没落的历史必然,以意识流的手法来描写主人公的内心活动,错乱纷杂的镜像让读者感同身受——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参考文献:

[1]白先勇.游园惊梦[A].台北人[C].北京:作家出版社,2000.

[2]白先勇.白先勇自选集[M].广州:花城出版社,2009.

[3]刘芳.从《游园惊梦》看白先勇短篇小说的艺术特色[J].山东社会科学,2015,05.

[4]童庆炳.文学理论教程[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8.

[5]宋美英.白先勇小說中的意识流[J].文史博览,2008,(7).

[6]刘俊.情与美一白先勇传[M].广州:花城出版社,2009.

[7]姚瑶.论白先勇《游园惊梦》的叙述艺术[J].新疆教育学院学报,2012,12.

[8]胡星灿.灵魂经验、身体历史、个人想象——评白先勇的地方书写[J].华文文学,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