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互文修辞的英译研究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王飞华 龙思宇 李美青

摘  要:“互文”是古诗文中常采用的一种修辞方法,但有关其翻译的研究并不多。本论文介绍了所搜集的互文英译语料,互文的类型,互文及其英译的研究概况、互文英译处理的表现类型。

关键词:互文;唐诗;英译

作者简介:王飞华,1971年生,男,汉族,江西安福人,博士,四川师范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语言对比、对外汉语教学;龙思宇,1998年生,女,汉族,四川仁寿人,本科,四川师范大学汉语国际教育学院学生,研究方向:对外汉语教学;李美青,1997年生,女,汉族,四川三台人,本科,四川师范大学汉语国际教育学院学生,研究方向:对外汉语教学。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03

一、研究目标介绍

互文,也叫“互文见义”,属古文修辞方法之一。指在连贯性的语句中,某些词语依据上下文的条件互相补充,合在一起共同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或者说上文省下了下文的词语,下文里省了上文出现的词语,以共同表达完整的意义。如《木兰辞》中的“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一句,表达的其实是“雄兔脚扑朔、眼迷离,雌兔脚扑朔、眼迷离。”

古诗中的互文修辞很多。因其特殊性,英译时有一定的难度。本文介绍了所搜集的英译语料,互文类型,互文及其英译的研究概况、互文英译处理的表现类型等内容。

二、古诗互文英译语料搜集情况介绍

为研究互文修辞的翻译情况,本研究共收集了有互文的诗句约八十句,其中唐诗共24首,约30句。有崔颢《黄鹤楼》,杜甫3首:《曲江二首(其二)》、《绝句》《江南逢李龟年》,李白2首《梦游天姥吟留别》、《玉阶怨》,李贺4首《蝴蝶飞》、《南山田中行》、《长歌续短歌》、《艾如张》,王维2首《送梓州李使君》、《鸟鸣涧》,白居易3首《赋得古原草送别》、《长恨歌》、《琵琶行》,《旧唐书》1句,钱起《陪考公王员外城东池享宴》,吴融《海棠》,皮日休《牡丹》,柳宗元《江雪》,刘方平《月夜》,杜荀鹤《山中寡妇》,高蟾《上高侍郎》,张籍《赠王侍御》,王昌龄《出塞》,宋代诗词有12首,元代词曲有11句,其它朝代 的诗词曲约30句,有汉乐府民歌《迢迢牵牛星》、《木兰辞》,《古诗十九首(其二)》,三国时期曹操的《步出夏门行》,东晋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其一)》、《归去来兮辞》,五代孙光宪的《浣溪沙》,南朝范云的《咏寒松诗》,南北朝肖纲的《采莲曲》、鲍照的《代出自蓟北门行》、《登黄鹤矶诗》等。

三、互文修辞英译研究文献综述

对于“互文”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是本文所述的辞格。还有一种是由Kristeva提出的,她认为文本都是由无数引文组合在一起形成,它吸收转化了之前文本的某些方面。即任何新文本都与此前的一个或一些文本有互文关系。这是现代文学理论中的一个核心概念。但这一概念与我们所说的古代辞格互文并不相同,与其相关的文献不在我们的分析之内。排除这些文献,有关辞格互文英译的文献并不多。具体如下:

1.关于古文互文辞格的研究

这方面的研究比较多,研究者对古文,尤其是古体诗中的互文修辞进行分析,指出其特性,分析其类别。因文献较多,仅举较近期的一些研究如下:

张效德(2007)、董印发(2009)都对中学语文中出现的互文修辞进行了分析。张效德分互文类型为短语互文、单句互文、偶句互文及多句互文四种形式。董印发则做了更细致的分类,将互文分为交叉互补式、同意互补式、反义互补式、短语内部互文、句子中的古文,等等。王立等(2016)以互文修辞作为切入点,对互文修辞手法在三大碑铭中的运用进行系统的梳理和分析,揭示古突厥人的文学水平。彭向前等(2016)利用互文的特点,来解决西夏王碑铭译释中的疑难问题。李忠堂(2013)对《木兰辞》中互文的现代汉语翻译中的问题进行了评析。

2.关于互文辞格英译的研究

这方面的文献较少。夏腊初(2005)指出西方理论的互文为20世纪后期兴起的一种强调文本间关系的文学理论的核心概念。这与中国修辞格的互文属于不同的理论范畴,但二者仍存在某些联系和暗合之处。高雷等(2003)分析了互文的两种常见形式并通过翻译实例,指出互文翻译应该注重其内容,而非复制形式,但其研究,对于翻译的表现只是选例做了简单的评价,深度上有所不足。任艳(2017)对古诗中的互文翻译的策略做了分析。杜福荣(2010)等对《黄帝内经》中的很多种辞格的翻译进行了研究,其中涉及了互文、比喻、省略等。

以上分析可知,关于互文的英译研究不是太多,因此对互文英译的表现在较多语料的基础上进行评价分析是可行的。

四、互文的四种类型

参考前人研究可以看出,互文一般有四种类型。

1、单句互文。即一句话中的互文,一个句子中不同的词语之间互相对应,交互补充。例如:

(1)主人下马客在船,举杯欲饮无管弦。(唐 白居易《琵琶行》)

这里“主人、客人”“下马、在船”互相补充文意,表示“主人、客人”都“下马、下船”。这种方式可以使詩歌表达言简意丰,凝冻含蓄。

单句互文有一种变式,这种互文出现在并列关系的短语或成语中。我们也可以把它看作一种特殊的互文形式。例如:“红男绿女”,实际意思是“穿红着绿的男男女女”的意思。又如“歌妓舞女”、“攀龙附凤”、“生吞活剥”、“花言巧语”等等。

2、对句互文。指两个分句或句子,在意义的表达上,上句含有下句中某个词的意义,但该词在上句中没有出现,下句亦然。两句的意义相互补充说明。例如:

(2)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唐 王维《送梓州李使君》)

这里上下句互文,“万壑、千山响杜鹃,万壑千山树参天”。显然,如果诗写成这样,虽然表意相同,但远不如原句来得丰富而有变化,显得直白平淡。

3、隔句互文。指两个互文之间,还有其它 句子相隔。如:

(3)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王勃《滕王阁序》)。

这里的“十旬休假”和“千里逢迎”、“胜友如云”和“高朋满座”都是隔句互文。“胜友”“高朋”“如云”“满座”相互交错,互为补充。应解释为:“胜友如云,胜友满座;高朋满座,高朋如云。”

4、排句互文。指多句的互文表达形成了排比的句式,连贯相续地表达互为补充的意义。如:《木兰辞》:

(4)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木兰辞》)

这里的“东西南北”并不表示与“买”的物品准确对应,只是表示到处去买。

五、互文翻译处理的表现分析

以下将对译者传达互文意蕴时选择的翻译方式做一分析。互文形式,可以大至描写为有AB和CD两个部分,其中AC有相互呼应的意义关系,常常是同义、近义或类义关系。CD也是如此。互文翻译大致有以下这几种传达形式。

1、拷贝式对应翻译。翻译时,译者只是按原诗词语字面形式,选用词语各自对应原诗的互文部分,那就是拷贝式对应。即原文的AB对应为AB,CD对应为 CD。如:

(5)似觉琼枝玉树相倚。(宋 周邦彦《拜星月慢》)

I seemed to lean on jasper branch or tree of jade. (《用英语欣赏国粹》 刑全臣译)

这里“琼枝玉树”是单句互文,“琼、玉”都指向“枝、树”,即“琼枝琼树”也是“玉枝玉树”。诗的翻译基本上是词的单一形式对应,即拷贝式对应。用不同的词“ jasper、jade”分别对应了汉语的“琼、玉”。但这种前后词语间修辞性的隐性互指,在英语中并非修辞手段,因此,翻译应该说从互文表达的内涵上来说是不能传达出去的。但由于这里两句诗中的“琼、玉”基本上是同义词,因此也不会造成太大的诗意表达困难。

对句互文也有这样的处理方式,拷贝式地每一句单独译出,上下句看不出互指性。如:

(6)到处是诗境,随时有物华。(南宋 张道洽《岭梅》)

Each spot here is made poetic and sublime,the beauty of landscapes can be found any time.(《用英语欣赏国粹》 刑全臣译)

这里“到处、随时”互指,即“到处是诗境,到处是物华”,“随时是诗境,随时有物华”。此处译文也是只做了形式上的单一对应。即将“each spot”对应“poetic and sublime”,将“any time”对应“the beauty of landscapes”。但这个翻译在意蕴上,与原诗相比是打了折扣的。从研究来看,这种拷贝式的翻译是最多的类型。

2、融盐式共用翻译。有一些翻译,将互文AB与CD两部分中,AC或BD中的某一部分如AC做了技术处理,将其融合为一个意义如A或C,来兼指二者,让其将意义同时指向剩下的BD。这种处理,在AC部分是同义词、近义词或类义词时尤其明显。这相当于将AC两个部分像融化盐粒一样化在一起,再起作用。如:

(7)北斗阑干南斗斜。(唐 刘方平《月夜》)

The slanting Plough and Southern stars shed dying light. (刘琦注析,许渊冲、唐自东译《唐宋名家千古绝句100首:汉英对照插图本》)

这也是单句互文,即“北斗南斗阑干”,“北斗南斗斜”。“阑干”为“横斜”之意。译句用“slaning”将“阑干、斜”融合化用,把它用作“plough、southern stars”的定语。应该说译句反映了这里原文表达的北斗、南斗都斜的意蕴。翻译在句法上做了较大的变异处理,将原句中的两个主谓结构中的形容词谓语部分,利用同义关系融合成了译文中两个名词共用的定语,恰好体现了其隐含的互文关系。

3、聚焦去余式翻译。有一些翻译,将互文的AC(或BC),选择了聚焦于A,而忽略或淡化C(去余)的方式来翻译,并让A同时指向BC部分。如:

(8)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Halfway up , the sun rises out over the sea,

and the rooster of heaven crows happily. (丁祖馨、(美)拉菲尔《中国诗歌精华——从<诗经>到当代》)

这是对句互文。“半壁”与“空中”对出,译文将“半壁”用“halfway up”译出,而将“空中”省译了。之所以这样处理,应该与“天鸡”有一定的关系,因为“天鸡”译成了“rooster of heaven”,这实际上已经表达了“空中”的含义。但这种翻译处理,从我们搜集的语料来看,实例非常少。

六、结语

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互文的翻译,其实是比较困难的。绝大多数翻译,选择的都是拷贝式对应翻译。这种翻译,同义近义词的互文中,基本上传达原文的意义问题不大,但如果是并非同义近义词,则会导致意蕴表达的很大不足。而融盐式共用翻译和聚焦去余式翻译,在翻译实例中较少,后者尤少。此外,互文翻译,译者不同,处理风格有高下之分,对翻译处理的恰当与否进行评析,也是很有意义的。

参考文献:

[1]丁祖馨、(美)拉菲尔.《中国诗歌精华——从<诗经>到当代》[M].沈阳:辽宁大学出版社,1992.

[2]董印发.谈初中古诗文中的“互文”[J].文学教育,2009(2):21.

[3]杜福荣,张斌.《内经》辞格的英译研究——互文与举隅[J]. 结合医学学报:英文版, 2010, (12):1207-1209.

[4]高雷、祝远德.论“互文”的英译[J].广西大学学报,2003(1):91-94.

[5]李忠堂. 从《木兰诗》浅析互文修辞[J].课程教材教学研究(中教研究), 2013 (9):36-37.

[6]刘琦注析,许渊冲、唐自东译.唐宋名家千古絕句100首:汉英对照插图本[M].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2004.

[7]彭向前、侯爱梅.《凉州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西夏文碑铭互文见义修辞法举隅[J].宁夏社会科学2016(6):213-216.

[8]任艳.汉语互文辞格的修辞功能及其英译策略研究[J].教育(文摘版),2017(12):175-176.

[9]王立、张铁山.从突厥“三大碑”的“互文”现象看其韵律特征[J].民族文学研究,2016(3):124-132.

[10]夏腊初.西方文论的“互文”与汉语修辞的“互文”[J].海南师范学院学报,2005(5):107-109.

[11]刑全臣译.《用英语欣赏国粹》[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8.

[12]张效德.初中古诗文互文例析[J].甘肃教育,2007(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