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面子与礼貌策略分析《围城》人物塑造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摘  要:《围城》中的语言使用可谓炉火纯青。关于本书的各类人物精妙的言语表达同样是这部小说的优秀之处,值得我们赏析,因此笔者将着重运用面子与礼貌策略,对《围城》中李梅亭及相关言语对话进行深入细致分析,以求在语用学层面对李梅亭的人物形象达到深入的把握。

关键词:李梅亭;面子与礼貌策略;人物形象

作者简介:李艳芳(1993.8-),女,汉族,山西省大同市人,包头师范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学科教学语文。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26-0-02

一、李梅亭会话的面子理论分析

布朗和列文森认为:礼貌是“典型人”为满足面子需求所采取的各种理性行为,即通过采取某种语言策略达到给交际各方面子的目的,这类礼貌理论为“面子保全论”。同时将“面子”定义为“每个社会成员意欲为自己挣得的一种在公众中的个人形象”。通过与他人交际,这种形象可以被损害,保持或增强。每个交际参与者都具有两种面子:积极面子和消极面子。

对话1:箱子内部像口橱,一只只都是小抽屉,拉开抽屉,里面是排得整齐的白卡片,像图书馆的目录。他们失声奇怪,李梅亭面有得色道:“这是我的随身法宝。只要有它,中国书全烧完了,我还能照样在中国文学系开课程。”

表现了积极面子言语表达。积极面子指希望得到别人赞同欣赏和尊敬。在这段会话中,李梅亭充满得意地解释他所做的“随身法寶”,希望得到方赵等人对他的赞同和欣赏,从他的表达中也能体会到李梅亭这样表达时的得意嘴脸,爱显摆又虚荣的小心思跃然纸上。

再来探寻李梅亭消极面子言语行为:

对话2:李梅亭道:“下面全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可看了。”顾尔谦这时候给好奇心支使得没注意主人表情,又打开两只抽屉……李梅亭忍不住挤开顾尔谦道:“东西没有损失,让我合上箱子罢。”

大家都好奇箱子的内容,但此时李梅亭显然不愿别人继续翻看,希望自己的行为不受干涉,属于李梅亭维护消极面子言语行为,消极面子指说话人不愿别人强加自己,不希望行为受别人干涉,有选择行动的自由。想炫耀他毫不谦虚,想掩藏秘密时他极富阴暗,他是虚荣的,更是自私的。

通过李梅亭积极和消极面子言语维护行为,可看出其对金钱的看重和敛财的不择手段。战乱时代的中国文学存亡不是他的关心点,他真正在乎的是文化符号和药品背后能为他带来的巨大利益和财富。

二、李梅亭对话威胁面子的言语行为分析

据布朗和列文森理论,在会话过程中谈话双方面子都会受侵袭,即说话人和听话人同时面临积极和消极面子的威胁。因此,绝大多数言语行为都是威胁面子行为,而礼貌会话功能在于保护面子,降低面子威胁行为的威胁程度。从威胁面子的言语行为看,可分四类:(一)威胁听话人消极面子言语行为:说话人向听话人命令、请求、劝告、威胁;(二)威胁听话人积极面子言语行为:说话人不同意听话人见解,向听话人给予批评、蔑视、抱怨、谴责、指控,对听话人积极面子持否定态度;(三)威胁说话人消极面子言语行为:说话人向听话人表达谢意、接受批评,对听话人过时反应作出违心许诺或提供非情愿帮助;(四)威胁说话人积极面子言语行为:说话人道歉、接受批评或恭维,忏悔、承认有罪或有错等等。

再看一组对话:

对话1:李梅亭自从昨天西药发现后,对顾尔谦不甚庇护,冷眼瞧他们吵架,这时候插嘴道:“你把这板搬走就是了。吵些什么!你想法把我的箱子搬上来,那箱子可以当床,我请你抽支香烟”伸出左手的食指摇动着仿佛是香烟的样品。伙计看只是给烟熏黄的指头,并非香烟,光着眼道:“香烟在哪里?”李梅亭摇头道:“哼,你这人笨死了!香烟我自然有,我还会骗你?你把我这铁箱搬上来,我请你抽。”

此处为威胁伙计消极面子的言语行为。李梅亭认为顾尔谦因小事与伙计吵闹,于是他用强硬的命令语气,试图通过将木板替换成他的箱子阻止顾尔谦与伙计争吵,但并未收到他预计的效果,即伙计并未给他搬箱子。这里有李梅亭的小心思,他的箱子本就沉重,搬不到房间里,而李梅亭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伙计能顺他的提议将箱子搬到房间里。可看出李梅亭时刻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并不在乎别人想法。他既然能冷眼旁观顾尔谦与伙计的争吵,他又如何能真心帮顾尔谦解围?

对话2:拉李先生那只大铁箱的车夫,载重路滑,下坡收脚不住,摔了一交,车子翻了。李先生急得跳下自己坐的车,嚷;“箱子给你摔坏了,”又骂那车夫是饭桶。车夫指着血淋淋的膝盖请他看,他才不说话。

符合威胁听话人积极面子言语行为。李梅亭否定车夫的积极面子,沉重的箱子在风雨中被掀翻倒地,“嚷”突出李梅亭相当紧张和在意他的宝贝箱子,因而他不顾车夫在风雨交加拉的艰难和箱子本身的沉重,对车夫的行为进行谴责和辱骂。

对话3:这箱里一半是西药,原瓶封口的消治龙、药特灵……,应有尽有。辛楣道:“李先生,你一个人用不了这许多呀!是不是高松年托你替学校带的?”

这里是威胁说话人消极面子言语行为,赵辛楣并非毫无心机,对李梅亭本能拉开抽屉的过时反应造成的尴尬局面,进行一番试探性引导,为李梅亭提供了非情愿帮助,但赵辛楣给他台阶下时显然已经明白李梅亭带这么多药去学校的意图,因而话里暗含着对李梅亭行为的鄙视和讽刺:李梅亭的贪利忘义,大发国难财的猥琐想法,此刻显露无遗。

对话4:这事不成,李梅亭第一个说“侥幸”,还说:“失马安知非福。带枪杆的人不讲理的,我们同走有孙小姐,一切该慎重。而且到韶关转湖南,冤枉路走得太多,花的钱也不合算,方先生说话对了。”在鹰潭这几天里,李梅亭对鸿渐刮目相看,特别殷勤。

通过侯营长买汽车票的事已泡汤,李梅亭的骄傲气焰已被浇灭,言语表现从嚣张转为收敛,他此时的言语是为满足方鸿渐的消极面子,属于威胁说话人积极面子,通过一系列自我安慰减缓对其他人的言语攻击,表示迂回道歉和恭维态度。

综上,在威胁面子言语使用上,李梅亭仍不改风格地维护他自以为的面子,尤其在第四组对话中可以看到,他在维护方鸿渐消极面子时,仍是在替自己开脱,但此前已造成的心理隔阂并未能使他的维护行为再次得到方的认可或态度缓和。因此,李梅亭只在明显的理亏情境中,骄傲得瑟的气焰才会收敛,但仍停留在自我安慰阶段。

三、礼貌补救策略分析李梅亭言语表现怪象

李梅亭的言语在布朗和列文森的礼貌补救策略中存在着一个怪象——很少使用礼貌补救。他的性格为何会呈现出这样的结果,我们结合理论深入文本便能知晓其答案。

根据布朗和列文森礼貌补救理论,言语行为本质是威胁面子的。每个典型人都会寻求或采取某些策略减轻言语行为的威胁程度,而礼貌就是最大程度维护听话人和说话人面子所做的努力。因此他们称礼貌为“补救策略”,通过礼貌补救策略,表明说话人没有威胁听话人面子意图,或试图减弱对面子的威胁。其中包括五种补救策略:(一)不使用补救策略。赤裸裸公开施行面子威胁行为;(二)积极礼貌策略。努力取悦听话人以满足听话人正面面子需求为目的;(三)消极礼貌策略。说话人尽量避免妨碍听话人行动,维护听话人私人领域和自我决策权利,满足听话人消极面子;(四)非公开施行面子威胁行为。说话人使用暗示、模糊、反语等间接言语表达策略,把对听话人的面子威胁降低到最低限度;(五)不施行面子威胁行为。指说话人不明说自己意图,只用手势、表情等含蓄暗示,是最有礼貌的策略行为。

对话1:李梅亭怫然道:“我能力有限,只能办到这样。方先生有面子,也许侯营长为你派专车直放学校。”顾尔谦说:“李先生办事不会错。明天一早拍个电报,中午上车走它妈的,要教我在这个鬼地方等五天,头发都白了。”李梅亭还悻悻道:“今天王美玉家打茶围的钱将来归我一个人出得了。”

这组对话属于直接施行面子威胁行为言语表达。汽车票是李梅亭出面进行解决,因而他被赋予了理直气壮的理由。当时似乎只有李梅亭的方案能将问题顺利解决,解决结果有利于听话人(顺利买到汽车票),他作为说话人此时的地位是高于听话人的,所以李梅亭理直气壮的没有使用补救策略。

对话2:李梅亭摇手连连道:“笑话!笑话!我也决不是以‘不人之心推测人的——”鸿渐自言自语道:“还说不是”——“我觉得方先生的提议不切实际——方先生,抱歉抱歉,我说话一向直率的。譬如赵先生,你一个人到吉安领了钱,还是向前进呢?向后转呢?你一个人作不了主,还要大家就地打听消息共同决定的——”鸿渐接嘴道:“所以我们四个人先去呀。服从大多数的决定,我们不是大多数么?”李梅亭说不出话,赵顾两人忙勸开了,说:“大家患难之交,一致行动。”

李梅亭自私,同时他将自己的世界观同样定义到周围人身上。得知长沙遭遇袭击,众人一度不知该继续前进还是返回,因而产生分歧,所有人都愿意和赵辛楣去领钱,只剩李梅亭一人等行李,以为大家各自打算要撇下他。之后李梅亭显然明白他确实是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便进行了示弱言语表达,以回避为基础,维护听话人消极面子,从而避免妨碍听话人行动。

通过分析李梅亭的典型会话,除第一点不使用补救策略和第三点中的消极礼貌策略中有其会话的出现,发现在以上五类补救理论中李梅亭较少使用该策略。究其原因,李梅亭是个十分爱争嘴上面子的人。尤其要注意在消极礼貌策略中,李梅亭是在情境的压力下被迫、勉强地使用了消极礼貌策略,并非他自愿。而其他积极或自愿施行的补救行为是他所有对话中都没有体现的。这也正好证明了李梅亭自私自我、虚荣作伪的伪知识分子的性格塑造,以他这样的性格显然不会经常性地使用此类礼貌补救策略。

四、结语

综上,通过分析,李梅亭很多言语表达都倾向于维护他自身面子或勉强、被动地维护他人消极面子的礼貌策略。作者在李梅亭身上注入的消极言语表达,使其人物形象被赋予了独特和鲜明的个性色彩,他的贪婪、自私、虚荣等汇集一体的伪知识分子形象,体现了钱老人物塑造和语言运用能力可谓无出其右。

参考文献:

[1]钱钟书.围城[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2.

[2]索振羽.语用学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