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书洞真风流

2020-09-14 12:24:36 《青年文学家》 2020年26期

作者简介:空山灵雨,原名陈孝国,男,湖北省兴山县第一中学正高职教师。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诗词学会会员,宜昌市作家协会会员。

一、书洞,华夏文人的故乡

朋友,你听说过中国有个兴山县吗?

沿长江从宜昌市西上,过了西陵峡后,就有巴兴归三座县城,即巴东县、兴山县、秭归县。再西边是长江大三峡的巫峡、瞿塘峡……

兴山县就在长江以北,秭归县大部分地区在长江以南。

长江到了秭归县的香溪镇,有一条碧绿如荫的支流——香溪河。多美的香溪呀!百里香溪,像百里画廊,倒映在碧绿的香溪河里,如梦如烟,似真似幻。两岸巨壁挟河,悬崖对垒,有的如剑指青天,有的如藏龙卧虎,有的似凤凰展翅,有的似将军勒马。嗨,真是说不尽。这碧波荡漾的香溪河,曾孕育了绝代佳人王昭君,造就了伟大诗人屈原。

香溪河的主干来源于宜昌市西部的兴山县,四周高峻的群峰奔涌,白云缭绕。宜昌市的最高峰万朝山就在兴山县境内。

兴山县,位于长江的北岸,大巴山区的东部,神农架的南边,宜昌市区的西部,保康县的西南部,在重重叠叠的群山包围之中,在华中的屋脊——浩荡千里的茫茫林海神农架的遮护之下,在奇峰峻岭、林涛云海、瑶草奇花、绝石怪兽的滋养之中,在浓云、彩虹、紫雾、霞光、深谷、幽洞组成无穷无尽的幻景陪衬之中形成。正如《县治》上所说“环邑皆山,县治兴起于群山之中” 啊!

东有州府人气,南有长江灌溉,西有天府灵丹,北有神农滋润,这样的仙境地段,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岂能不孕育大美人昭君?大才子奂谷珍?当今的兴山县,就有科学院的院士向涛及七八名博士及博士后呢。

香溪河,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孕育的一条灵河啊!

一条碧绿的河,流淌着一河醉人的情歌。

在兴山县老县城高阳镇北边一公里名叫响滩的地方,香溪河一分为二,一条叫白沙河,一条叫深渡河。白沙河发源于茫茫林海神农架。它将原始林区的美好自然琼浆源源不断地输送给兴山县,灌溉这勤劳朴实的兴山人民。本文不打算延伸细说,单说另一条河——深渡河。

严格点说,深渡河也发源于神农架,她从另一山谷发源而来,绕杨日弯,穿平水,过古夫,在响滩与白沙河合并成香溪河。

深渡河上,有一条水上高速公路,(见图一)那是举世瞩目的一大美景。河面上,白浪滔滔,舟船飞行;宽大的水上公路,像一条白色的丝绸带子一样沿河而上,绕山而行,马达声声。兰博基尼、劳斯莱斯、法拉利等等高级轿车飞山越浪,不亦乐乎?行十多里,就来到兴山县的新县城——古夫镇。

那是怎样的一个镇啊!

站在兴山县的南大门举目眺望,四周群峰包围,山鹰鸣叫。东面高峰上,躺着一位伟人,仰卧山巅,傲观天象,俯视人间百态,不时地发出“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浩然正气,浩大的正能量熏陶人间,那就是鲁迅峰。西部高峰上,躺着一位绝世佳人,不时高喊着“单于,你在哪里呀?”那是昭君峰。有诗为证:

晴空耸立一高峰,冷对横眉似鲁公。火眼金睛观世相,狼毫犀利打奸雄。

山峡屈子无知己,江浙周郎结弟兄。穿越时空寻友谊,他乡松是故乡松。

——题鲁迅峰

仰卧山巅一美人,胸怀大度如昭君。离别汉殿千百载,苦恋香溪二八春。

大漠贫穷凭阏氏,香溪落后待儿孙。离别桑梓回难再,化作青峰报厚恩。

——题昭君峰

总题曰:

大美兴山两巨人,峰如鲁迅与昭君。骚人北顶挥金笔,美女南坡舞秀裙。

痛打奸臣千夫乐,高歌友善万家欣。晴空仰卧苍天祷,但愿人间世道淳。

——题兴山古夫两山峰

这古夫镇,古名夫子镇,高阳城。百姓喊习惯了,还是把昭君镇喊做高阳镇。其实,古夫镇才应该叫高阳镇。早在两千多年前,大诗人屈平在《离骚》中首句就吟诵道:“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后来新县城搬迁,在夫子镇挖掘出大量的古迹,秦砖汉瓦,不计其数。又有鲁迅峰、昭君峰作证,文武状元庞官,文状元奂谷珍陪衬,以及后来出现的大量才子、诗人、博士。好了,笔者不必再说了,相信读者会理解。这样的文化浓郁厚重的地方,读者你说,夫子镇是不是中国文人的故乡呢?

而书洞,正是夫子镇文化艺术最集中的核心代表。因为屈原、庞官、奂谷珍、现代教育家谈锡恩都与书洞有关。

二、书洞,高阳古城的后花园

再说北面,北面是兴山县城的后花园,高峰背后,有一个世间稀有的圣山世界——书洞村。

书洞村,近来被人们发现,那是一处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因此,人们才传说,那是古城的后花园啊!

一条碧绿的河哟,流淌着一河醉人的山水画!

五年前,我第一次随学生远足,那仙山奇景,美不胜收。因为是爬山上去,师生都显得很累,我还没有尽兴,班主任就要求我们随学生返回,我只能表示遗憾。

这次,随文联的朋友们去书洞采访,激起我极大的兴趣。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绕山行车,我们来到了垭口,停车休息,等后面的古夫镇党委的几位领导。几位烟瘾客顺便解解瘾。

马站长趁我们休息等人之机,给我们指点介绍四周的风景。

这时大雨已停,细雨如梦如烟,山峦间飞荡着如丝绸飘带般的流云。尽管太阳还有些羞涩,不愿露面。但四周青翠碧绿的山岭浓荫欲滴,加上映山红点缀其间,我们所呆的山岭四周简直就是一座自然的大花园呀。随我们来的几位美女作家,一身碎花衣漫步烟雨里,明眸红唇,细语喁喁,似乎在江南的小桥流水里清闲漫步。红色的倩影点缀在青山绿荫里,我感觉如梦如幻,疑惑自己来到了如画江南的唐诗宋词梦境里啊!

浓郁的绿色树林里,掩藏着邓天子的坟墓,(注释:邓天子,传说此地出过天子。本人有拙作《邓天子的故事》)墓前有一棵合抱粗的古树,仅看树枝,就有脸盆粗,四周有十座坟墓,有一块倒在地上的墓碑上刻着一行小字:“佘老儒人之墓”。难道所说的八女守山的故事中有佘老太君的后人吗?我们无法考证,只能叹气。站在岭上朝前方望去,那山包上屹立着一支巨大的毛笔,据说那就是文笔,感觉庞氏家族的先人庞官正拿着那支笔,以蓝天做纸,河水做墨,挥毫狂舞,正在书写时代变迁的新華章。周围披红挂彩,百姓们崇拜的色彩显而易见。四周的农田里,菜花正茂,夹杂着几树桃花,几位少妇正在田里劳作,那是何等的悠闲,何等的自由,何等的潇洒啊!我想,此时农妇正在“或植杖而耘耔”,我是不是也应该“临清流而赋诗”呢?

我想起第一次来的景况,于是我自己也悄悄吟咏打油新诗一首,以表纪念:

万朝山呼啸的风哦 / 旋转成邓天子坟前 /点缀映山红的绿荫 / 深渡河跳荡的波哟 / 荡漾成文笔峰上 / 百姓思念庞官的愁云 / 奂谷珍写给爱妻的信哦 / 凝变成枫香树上的片片红裙 / 李来亨将军发射的箭啊 / 幻化成书洞村浓荫欲滴的树林 / 楚辞离骚里的山鬼哟 / 跳荡成夫子镇里时尚少女的倩影 / 唐诗宋词里的冰雪剑影哟 / 韵染成二十一世纪的老年舞阵 / 啊!书洞 / 哪怕抛弃城市温馨 / 哪怕丢掉兰博基尼 / 我愿登山步行  /把你当做我的女人 / 醉卧在你的怀抱 / 终老残生!

下午五点多钟,我们到达书洞村庞会计家门前,下了车,庞会计一家热情似火,拿出黑桃、板栗、花生、瓜子等山珍让我们品尝。

站在庞会计家门的稻场上,眺望着远处的山峦,随我们一同来的书洞村民间文化传承人李先生指着周边的景物给我们介绍。他侃侃而谈,精力旺盛。指着左边的一条细小的山梁介绍说:“书洞村从高空俯视,就像一条大船。这条山梁就是龙船的船桨,有的叫船橹。”李先生是个酷爱书洞村的先生,他将书洞村的风景地形、传说故事等编成歌谣,边念边指着地形讲解。“走进书洞把景观,天生地形像只船。船头尖上生文笔,青树包上生桅杆。”念到这里,他用手往左前方一指,说道:“你们看,哪里有一支高大的笔,(见图五)是庞氏家族……”

“吃饭啰——李师傅,莫讲达。”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李老师的谈吐。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走进堂屋,桌子上已经摆得五花八门,香气扑鼻:腊猪蹄子伴土豆火锅,炸广椒炒腊肉、马齿苋、荆芥(读gāi“该”音)元续大蒜沫子拌黄瓜、蒿子懒豆腐、烧烤豆腐条、节节根、昭君眉豆、鸭脚板、花生米、苞谷面拌半肥半瘦的蒸肉等等,十多個菜肴,都是地道的木柴烧就,比城里电器、燃气炒的菜好吃多了。主人还拿出了地道的烧刀子,请大家边吃边喝。一时间,我们这些城里的文化人露出了本相,就像饿牢里放出一样,杯盘狼藉。有个朋友还之乎者也起来,有朋自城里来?不亦乐乎?

我是个年过花甲之人,加上又有三高之嫌,医生千叮万嘱,自然没机会享受饱腹之美。匆匆吃完就下了桌子,走到门外,叼着烟,欣赏起周围的自然美景来。

我的思维突然清晰起来,回望屋内,那是多么醒目的一幅画呀,岂不就是世界名画《最后的晚餐》的真实再现么?不过,我们这里没有犹大这样的叛徒,我们这里都是一群驴友,要为兴山的旅游事业做点贡献的文化人。

早上起床后,在稻场坎边神游,再次眺望四周的山景,朝霞为树林涂上一层金辉,树林里荡漾着清新的空气。远处高大的松树林,分出近景、中景、远景,层次的丰富性加强了空间感,展示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在这大自然的怀抱中,你仿佛可以尽情地呼吸这甘美新鲜的空气,你几乎能兴奋地叫出声来,聆听自己那激荡于林间的回声。在这安谧寂静的环境中,你可以听见,几只活泼可爱的小熊在母熊的带领下,来到林中嬉戏玩耍,它们攀缘在一根折断的树干上,相互引逗,似乎在练习独立生活的本领。哦,我明白了,这不就是俄国风景画大师希施金的风景油画《松树林之晨》的再现吗?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把眼前的自然景观、庞家人与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最后的晚餐》连成一线来思考,抑或是莫奈的《塞纳河畔,韦特伊附近》那“高贵的单纯和静穆的伟大”的风格,还是拉斐尔最完美的圣母画像《西斯庭圣母》那具有崇高牺牲精神的母性形象进行比较,尽管作品中渗透的人文主义理念与自然艺术是那么天衣无缝,你不能说他们的灵感不是来自大自然的启迪啊!……

三、书洞,故事传说的温床

这是一片梦之所在与梦之所往的神奇土地。

夫子镇书洞的传说故事很多很多,由于篇幅的限制,看官你若有兴趣的话,将来来到兴山夫子镇书洞口,你自己再去聆听李先生的说书吧……

尊敬的读者,尽管书洞处于群山包围之中,但是,书洞毕竟是历史文化厚重而大气的,它悠久的历史,丰富而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淳朴、善良的民风民俗,伟大而高尚的诗人气质,像一粒明珠掩藏在山中,需要我们来发掘。如果你穿行于古夫镇的书洞村、朝阳村、快马村等村落之中,脚下踩到的任何一块砖头瓦片,很可能是一块秦砖汉瓦;房顶撒落的任何一块木片,都具有厚重的文化含量;再加上鲁迅峰、昭君峰的衬托,从四周山涧飘荡出的每一缕山风里,都有可能弥漫着先哲的思考;阳光透过云层洒在这稀世的圣山宝地,每一丝清辉里,都闪烁着历史的厚重与瑰丽;大山深处传来的嘹亮索呐声,围鼓声,每一个音符都传递着汗青文化的内涵和生命的激情啊!

啊,真美啊!现代都市人谁不渴望回归自然?这里古木参天,流水潺潺,花果飘香,炊烟袅袅;这里山民朴实,民风和谐,生活富裕,故事新鲜;呼吸新鲜空气可以洗肺,吃原生态食物可以洗胃,感受大自然的宁静和谐可以洗心,倾听美妙的故事可以洗脑啊!

好了,我的散文该结束了。在文章结尾,我要再说一句,感谢书洞的父老乡亲对我们这群文人的款待。本人以一首现代歌词的形式代表我们这群小文人表示敬谢:

昨晚车到书洞口,半是兴奋半忧愁。抽来林涛编情丝,缝山补壑织春秋!

文笔舞,铁锄勾,男在左,女在右,庞氏家族齐努力,村官带头酿杯酒。

你一口,我一口,书洞喝酒真风流。多谢这杯酒啊!多谢这杯酒!

今早来到天子沟,半是清醒半醉眸。拖来青山开大船,劈波斩浪夺头筹。

雨猛浇,风狂吼。老传宝,少带头,大嫂少妇齐声唱,勤劳善良酿杯酒。

你一口,我一口,醉卧书洞真风流。多谢这杯酒啊!多谢这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