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生态视角下维·托卡列娃女性形象

2020-09-14 11:58:30 《理论观察》 2020年7期

张坤 国月

关键词:维·托卡列娃;精神生态;女性文学;女性形象特点;精神形象

中图分类号:I106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 — 2234(2020)07 — 0121 — 04

维·托卡列娃作为与塔·托尔斯泰娅、柳·彼得鲁舍夫斯卡娅齐名的俄罗斯文坛女性作家三剑客之一,与其他两位女作家不同的是:那两位作家文风冷峻、残酷,而维·托卡列娃却可以温柔而细腻的以生活重现生活,所有故事情节来源于生活、取材于生活,对生活琐事的细致描写使读者有真实的代入感与强大的共鸣。维·托卡列娃女性文学作品中所描绘的女性形象特点就是故事的主人公大多命运坎坷,但是在遭遇诸多挫折后仍能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作品更多展现的是女性的精神成长史与女性形象的变化,在巨大的心理落差感下,在道德与诱惑的选择下,如何保持女性的初心、强大内心精神世界、微笑面对生活。

维·托卡列娃,俄罗斯当代著名女作家、编剧。1937年出生于列宁格勒一个工程师家庭。20 世纪 60 年代,维·托卡列娃在俄罗斯文坛中初露头角, 1971年,她成为苏联作家联盟的成员。到90年代,维·托卡列娃成为俄罗斯散文作家中排名前10位的作家。她的作品深受俄罗斯以及世界读者的推崇与喜爱。著名作家尤里·纳吉宾对她的评价是:“维多利亚·托卡列娃没有不好的小说,她的小说只有好的、非常好的和相当出色的……”〔1〕维·托卡列娃经历了国家从苏联转变为俄罗斯,以国家时代变化的视角看俄罗斯女性命运的改变,她所承受的是我们难以描述的,她更了解也更能描绘出当时背景下女性的生活状态和精神活动。她的作品注重对主人公内心世界的描写,主要撰写生活中女性的精神成长历程。作者笔下的女人是自己生活的创造者,作为母亲,妻子,是一个非常受苦的角色。对于她们而言,生活就是斗争。经历苦痛、背叛、忽视、爱而不得等种种生活的洗礼。女性通过自身的努力寻求并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她们每个人都是独具个性的,保持独立性,拥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和个性精神。她的作品对精神世界的描写细腻而真实,以作品温柔的安慰读者、构建女性的精神世界;侧重女性的心理描写,通过对女性精神世界的细腻描写与构建,传播正确的道德精神以及精神价值观,激励女性追求独立自由的人格,在保持精神生态的基础上明确自我價值、实现自我追求,在强大自我精神世界的同时敢于与命运抗争、摆脱生活的不幸。

维·托卡列娃的作品中,虽然女性不断遭受苦痛与不幸,悲剧元素比比皆是,然而女性却在困境中体现出了与柔弱相反的强大的觉醒力量。在悲剧中展现矛盾、痛苦、不幸和死亡,在痛苦地遭遇中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即精神振奋的力量。作品中的人物形象随着时间改变,经历悲伤与哀愁,但始终满怀着爱,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与期待,尝试寻找追求幸福的正确方式。维·托卡列娃文风温柔,细致的以生活还原生活、以生活解读生活、以生活升华生活。将普通女性的现实生活通过写实的手法细致入微的描写出来,女性文学中的主人公并不只是男性作家笔下的完美女神和父权社会下的边缘符号。在她的作品中描绘了决定人们心灵成长的精神动机以及对心灵和谐与舒适的追求。〔2〕女性不再活在传统的条条框框的束缚之下,女性意识渐渐觉醒并勇于向男权束缚挑战,注重以爱为引来进行精神世界的描写与构建,女性精神世界得以安慰与丰富。

维·托卡列娃在作品中展示了不同年龄和不同职业的女性的生活。在经历过爱情中的爱而不得、婚姻中的爱情的缺失与背叛、生活中社会与家庭的双重压力后,她们仍继续努力生活并寻求幸福。女人们爱自己并且尊重自己,她们重视生活、靠自己努力的生活。她们骄傲、独立、渴望真爱。主要把维·托卡列娃作品中最为典型的女性形象按照创作主题分为三类:为爱而生的女子、努力追求幸福的女性、在困苦中坚强生活的女人。作者所塑造的人物中,不幸的女人随处可见,而幸福的女人却寥寥无几。自然,这是伟大的文学,但是,并没有教导女人怎样成为一个幸福的人。〔3〕而是引导女性唤醒自我意识,她做作的只是为女性提供一个心灵依托和内心世界成长动机,温柔的帮助女性为自己创造一个专有的精神世界,走出低级快乐、脱离现实痛苦。通过描写女性形象的变化与内心成长带给现实生活中女性的新影响与新认识。

人为爱而生,爱是维·托卡列娃作品中永恒不变的导索。她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如果一个人的内心没有爱,那就只是假装活着”。〔4〕她用爱安慰和填满主人公与读者的心,爱可以是爱情,更可以是热爱,热爱生活、热爱自己、热爱值得的一切美好。作者所塑造的女性形象被爱环绕且各具特色,关于爱情,有爱而不得后仍积极乐观的痴情姑娘,也有相信爱可以治愈一切的女人。没有爱的生活,是一种无论如何都不可触碰的疾病,否则灵魂将会死亡。没有爱,灵魂就会灭亡,就像没有氧气的大脑一样。〔5〕维·托卡列娃一直在作品中强调爱情对于女人的重要性。爱情可以使女人逃离对衰老、孤独的恐惧,美好的爱情是女人的心理依托。但是,女性追求爱情的方式、标准以及自我认知十分重要,对自身认知不明确的憧憬爱情与缺失爱情的女性,爱情往往是以悲剧收场。《老狗》中的女主人公妮娜,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作为三十二岁的未婚女青年怀着急迫的心情,对爱情充满渴望与幻想。一味的降低自己的择偶标准,甚至去到疗养地寻找自己未来的伴侣,最终机缘巧合遇到了五十二岁的已婚男士阿达姆,明知他未离婚并与之同居,还满怀期待的筹备婚礼,其间,她厌恶陪在阿达姆身边的老狗拉达,拉达的丢失成了两人分手的导火索。妮娜发现自己只是活在了幻想的爱情之中,幡然醒悟并果断的离开了阿达姆,她相信她的真爱就在未来不远处迎接她。最后,妮娜说道“这不是我的男人,在火车飞驰而过之前,总会闪现出最后一节车厢的希望。”〔6〕作者以讽刺的方式,通过女主人公盲目的追求爱情反映女性内心世界的矛盾,惧怕孤单而渴望追求爱情,但又往往爱而不得,揭示女性应正确的自我认识不能盲从爱情,在面对岁月流逝、社会生存等问题,清楚自身的社会价值与自我价值,男人并不是爱情的核心,爱情的最终目的是给人带来幸福,实现自我价值的发挥与自我幸福才是应追求的爱情。

维·托卡列娃作品中重点描写是家庭中勇于追求幸福的女性形象。描写女性家庭生活的同时也牵动着我们的思绪,感受家庭中女性形象,思考女性追求幸福的方式和女性不幸命运的原因。俄罗斯家庭的典型特征是,女性为家庭甘愿付出一切、一辈子以丈夫和孩子为中心。这与俄罗斯传统民族性格不无关系,女人作为家庭主力,在家庭里占据主导地位,而男性自然也就处于从属地位。〔7〕此时,女性的主导地位为完全掌握家庭生活所需的工作。男性对家里的事情毫无兴趣。俄罗斯著名哲学家、文学评论家康斯坦丁·列昂季耶夫曾说过:“俄罗斯人没有家庭观念。〔8〕因此,维·托卡列娃的作品中出现男性形象大多为不顾家,而且他们在家里根本就待不住。因为爱与责任,女性在家辛苦付出、默默等待,渴望得到丈夫、家人的关心和宠爱,然而得到的却是忽视和冷漠,甚至是背叛。她所塑造的女性形象与传统女性形象既相同又不同,既有传统女性为家庭付出的精神,也有坚强勇敢应对家庭变故的态度,在顾全家庭的基础上更加注重个人意识的觉醒,不完全依附于男人,拥有独立的思维方式,实现由“非我”到“真我”的回归,由开始的妥协付出到女性意识觉醒,再到最后的理性追求自己的幸福。

她的作品大多都是开放式结局,描写女性命运的同时也在探寻改变女性命运的正确方式。以悲剧为线索,警示读者以健康的精神生态和正确的方式追求女性的幸福。在她的笔下家庭中的女性形象,既是在逆境中觉醒的女性,也是坚持不懈追求幸福的女人。逆境中觉醒的女性都经历过不幸福的爱情与婚姻,但精神世界积极热情,仍对生活充满希望,具有獨立意识和思维。作品《说?比说?》与《迷雾孤星》最具代表性。《说?不说?》中主人公阿尔塔莫诺娃出生于单亲家庭,性格内向但却拥有高傲的自尊心。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曾提出过:“童年时期的经历对人的性格影响最大,这将藏在人的潜意识中”。“她害怕屈辱。童年时继父经常打骂她,但是她并没有屈服。她闪烁着泪光将头靠到肩膀上,这种对打骂的恐惧终生存在,对屈辱的恐惧变成了一种高傲的自尊心。”〔9〕这也塑造了她高傲的性格。二十岁时,暗恋基列耶夫,认为生活没有他连呼吸都是痛的,在得知他有家室后,难过的放弃了这段感情,却在基列耶夫醉酒后意外怀孕,为了不破坏别人的家庭,也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经历自己不幸的生活,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堕胎。将近三十岁时,嫁给了二婚的翻译赛尔吉克,这段平淡的婚姻中双方几乎零交流,“没有喜悦的爱,也没有悲伤的分离”。〔10〕离婚后,她变得镇定自若,对自己的事业充满信心,认为自己无可替代。第二段婚姻的开始是因为同情事业不顺利、没房没车的艺术家瓦赫坦。在家庭中孩子是稳固家庭的基本,可是阿特玛托娃因为上一次流产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这引起了婆婆的极大不满,面对每月都偷偷打电话告诉婆婆自己没怀孕的丈夫,既要承受婆婆的冷嘲热讽,还要像照顾儿子一样照顾懦弱、没有才华的丈夫。她明白她们的婚姻到此为止了。在经历两段不幸福的婚姻后,阿尔塔莫诺娃发现只有工作才是他的乐趣,她寄情于音乐创作,在国内外声名显赫。在维·托卡列娃曾在作品中写道“她的双手,就像远距离遥控器一样,能够指挥发射任何一枚炮弹,让自己的整个身心和呼吸从合唱中得到享受。”〔11〕凭借对国家文化事业的贡献,阿尔塔莫诺娃被授予“功勋工作者”的称号。〔12〕在传统的父权制度社会的蹂躏下,女性的自我意识觉醒,开始认识自我与追求自我价值,女性越来越具有独立思维的能力与独立的精神世界。透过维·托卡列娃的作品,我们更能深深的体会到作者的本真诉求和对女性的同情与精神暗示。

在维·托卡列娃的作品中,始终塑造着拥有独立人格、强大内心精神世界的新传统型女性,以深度的女性精神批判的角度来描写符合精神生态的成功独立女性形象,作品《迷雾孤星》中女主人公与《说?不说?》中的阿尔塔莫诺娃女性形象中最大的不同是“《迷雾孤星》中女主人公在事业成功的同时不忘自己是个女人、是一位母亲”,她是一名热爱工作的生物学研究人员,但当知道丈夫出轨闺蜜,女主人公井然有序的生活瞬间崩塌,面对二人的背叛与身边人的过分关心,女主人公逐渐萌生了自杀的念头,当看到同事贝拉多娜失去了爱情且没有理想支撑,精疲力竭地穿着沉重的身体和空虚的灵魂的样子,她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应该如何生活?这使她放弃了结束生命。面对女儿的自私、身边人的幸灾乐祸、丈夫的背叛,她选择了宽恕和原谅,不断地自我反思和剖析自己的人生,在帮助他人的同时,明确自我价值,可以看出她仍然是一个善良,有爱心,有理解力的女人。她认为:“我的生活对我而言似乎是崇高而有意义的。成为受害者比成为刽子手要好。”自我调节就是从苦恼到正常压力,从压力到情绪低落,从情绪低落到稳定,甚至稳定到良好更好。〔13〕迷雾暗指社会的糟糕的生活;“孤星”暗指对女主强大的内心世界的肯定。“雾中之星”是一个非常准确的比喻。一个成功的女人在事业上取得了很多成就,同时又不忘自己妻子和母亲的身份,看上去就像是一颗星星,散发出令周围所有人温暖的光。《迷雾孤星》中的女主人公深深的透着女性当自强的理念,侧重通过女性现实生活中出现的琐事与矛盾激励女性内心世界的自我构建,“经历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生坦途。”〔14〕经历得越多才能更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价值所在,在精神矛盾下更多的独立思维并建立强大的女性精神世界,在精神生态的范围内激励女性积极的面对人生,帮助他人的同时明确自己的价值,从而改变女性的命运与现状。

在托卡列娃塑造的努力追求幸福的女性中,还有一类完全颠覆传统女性形象的女人,与之前讲述过的主人公不同的是:在面对婚姻与生活的不幸时,她们选择逃避,希冀通过婚外情得到感情上的满足,与此同时她们充满对家庭、爱情背叛负罪感,于是,在推动下面临选择。作品《底座上的五尊雕像》充分的描绘了在家庭中追求幸福的女人精神上的矛盾。女主人公塔玛拉是一位拥有自己独立事业的女性,而他的丈夫却是一个独有才华、无所事事的雕刻家。在外人看来,她过得很幸福,实际上,她独自一人承担着整个家庭的生计,每天照顾年幼的儿子、患有老年痴呆的母亲,还要照顾“巨婴丈夫”,繁重的生活琐事慢慢消磨了塔玛拉的感情。偶然间认识的司机尤拉,却让她感受到了爱与被爱的感觉,这让她好像回到了青年时代,那时没有任何顾虑,只有满满的正能量,轻盈的身体和对幸福的期待。但是,这种水中月式的爱情是违背现实道德与公序良俗的,是不被接受的,看似是甜美的爱情,实则为偷情。最终,在社会伦理的标榜下,在家庭的呼唤下,她拒绝了司机尤拉的求婚,选择回归家庭。正像小说描述的那样,“塔玛拉作为20世纪80年代的女性代表,爱情不是她生活的全部,她离不开城市的生活,离不开习惯了的报纸和电话铃声。它必须生活在人群中,生活在信件中……”〔15〕错误的追求幸福方式以及错误的爱情走向让女主人公精神备受煎熬,一面是对家庭的忠贞和责任,一面是对甜美爱情的渴望,透过塔玛拉个人追求矛盾导致精神矛盾,可以看出在不幸家庭中追求幸福的女人需要在明确自我价值的基础上正确的追求幸福。维·托卡列娃也一直在透过作品与读者一起寻求女性救赎的正确出路。塔玛拉这一类新时代女性,在饱受精神矛盾折磨的情况下,仍具有独立的人格与调整心理平衡的能力,在承担起家庭与社会的双重责任,放弃唾手可得的爱情时,将感受到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幸福。

女性的生存和命运问题也是维·托卡列娃关注的重点之一。生存的主题也包括爱情和家庭。女性对于幸福的追求无非是完美的爱情、和谐的家庭、良好的生活条件,爱情是精神世界组建的动力,家庭是为了满足内心世界的需求。女性作为弱势群体,生活的苦楚不断打磨他们的棱角,在社会的发展变革下,女性的生存方式与内心世界也在随之发生变化。作品《骨折》中女主人公塔季扬娜是著名的花样滑冰冠军和花样滑冰教练,不仅承担着社会上巨大的工作压力,还要承担生活中的压力,无所事事的、对家庭漠不关心的丈夫,导致所有经济压力、孩子的教育压力、人际关系维护的压力全都落在塔季扬娜一个人身上,但她并未想过要依靠谁,她早已习惯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生活现状,习惯了不指望任何人,拥有自己就拥有一切。在通过对女性生存环境描写带领我们深入女性的生存世界之中,感知她们的成长磨难、了解她们在化解与周围世界矛盾的精神变化,暗示女性也可以是生活的强者,应有准确的自我定位和与命运抗争的行动。女性意识的觉醒,推动女性群体在生活中的思想独立、精神独立。在顺应时势的基础上,女性不断地挑战生活、挑战自我,不屈服于生活、不相信眼泪。内心世界逐渐强大,敢于向传统的父制社会反抗,不再依附于男人,逐步脱离男性边缘化。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女性挣扎在生存的边缘,面对生活中会遇到的一系列矛盾遭遇,精神备受煎熬,卻仍顽强的与生活、命运抗争,维·托卡列娃作品由生活中不同方面不同角度的精神矛盾来描写女性精神的变化,从而揭示女性应在保持精神生态的基础上明确自我价值、实现自我价值,具有独立的精神空间,强大自我精神世界的同时敢于与命运抗争、摆脱生活的不幸。

维·托卡列娃作品围绕爱情、家庭与生存细致描写女性精神世界的变化,取材于生活,作品精神矛盾内涵丰富。反映女性的内心精神世界,并推动构建女性强大积极的内心世界,只有真正意义上的实现自我精神世界的明确才能迎来理想中的乌托邦生活。以精神矛盾引发读者思考文本背后的深意,其女性形象的现实生活主要表现在人际关系,情感走向、精神变化,而精神变化贯穿着女性现实生活的始终,与人际关系、情感走向相互影响。通过精神矛盾带给人积极而富有道德的精神改变更具深意。

爱情主题、家庭主题、生存主题,是维·托卡列娃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盲目追求爱情的女人导致自己陷入不幸的爱情之中,虽然爱情带给人的不总是柔情,有苦痛和折磨,但爱永远散发着光芒,令人向往,帮助女人心灵成长,也足以令人做出正确的决定;在家庭中婚姻不幸福的新传统型女性所表现出的精神世界的煎熬、爱情与道德的两难,事业上的成功与对社会的贡献填补了爱情、家庭的空缺,在无边无际的隐忍中,选择女性自我意识觉醒,在丰富自己的同时,为社会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在生存中女性意识逐渐觉醒,在不幸生活中坚强反抗,具有男性的战斗特质,敢于接受命运的考验,渴望通过自身努力改变命运。

维·托卡列娃的作品充满生活的悲情、忧愁、孤独与柔情,但从来不缺乏对美好未来的期待、对幸福的追寻。作者曾在作品中写道:“幸福是当您想要某事并实现它时。当您真的想要一些东西并实现它时,一种非常幸福的事。的确,那么,当您实现它时,幸福就结束了,因为幸福是实现的道路,而不是实现本身。”〔16〕人生的每个阶段有不同的幸福。她每部作品都用她独有的方式安慰女性、给予女性精神上对幸福的希望。出乎意料又合理的情节安排、开放式结局笔下的女性大多生活在不幸之中,怀着对生活不满与对美好生活的憧憬,都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生活现状,但是又无一例外掉落在下一个不幸之中。强烈的心理落差感引发主人公对生活现状的深思,女性精神世界不断构建强化,精神形象也不断地随之变化。在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作家对女性满满得同情与安慰,维·托卡列娃通过对女性形象描写亲切婉约的向读者展示社会与家庭中女性精神世界的不足之处,批判的同时以乌托邦式的精神世界构建温柔的安慰女性、激励女性振作、给予女性生活的希望。

维·托卡列娃的作品充满了爱,即使作品中的主人公大多生活不幸福,但是她们从未失去对爱情与生活的希望。作者通对女性形象的描写,细腻的描绘了女性心灵成长的精神动机与女性内心精神世界的变化。表达了文学作品中的女性精神生态的重要性,深刻地展现出现实生活中女性的情感世界、女性的命运以及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社会问题。以不完美的爱情、不幸福的婚姻、不如意的生活引发读者对女性社会地位与命运的深思。以温柔批判的笔风,细腻而真实的剖析生活中的现实问题,对传统女性精神与传统父制社会批判的同时也呼吁女性应在保持精神生态的基础上,不受生存环境的负面影响,对生活充满希望与憧憬,积极面对与审视生活带来的一切,努力强大自己,建立明确的内心精神世界和自我价值观念,培养独立的思维能力,寻求自我价值,将女性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激发传统女性独立思想的觉醒,在精神上给与女性改变命运的支持与鼓励。

〔参 考 文 献〕

〔1〕Российский прозаик и сценарист Виктория Токарева.

tokarevoj-net-plohih-rasskazov-u-nee-est-tolko-horoshie-ochen-horoshie-i

〔2〕石伟.俄罗斯当代女性文学的代表人物  托卡列娃〔J〕.世界文化,2009(12):12-13.

〔3〕С.Тимина,О. Воронина,“Медея XX века: полемика,тратиция,миф,”см.http://www.spbumag.nw.ru./97-98/29/html.

〔4〕Токарева В.С. Казино. М: Вагриус, 2017. С. 315.

〔5〕Токарева В.С. Любовь и путешествия.

proza/124736-viktoriya-tokareva-lyubov-i-puteshestviya.html.

〔6〕Токарева В.С. Самый счастливый день.

〔7〕维·费·沙波瓦洛夫,王加兴,汪磊.俄罗斯的家庭和婚姻〔J〕.俄罗斯文艺,2013,(03):103-109.

〔8〕К.列昂季耶夫:隐居者手记 〔M〕.莫斯科,1992.

〔9〕Токарева В.С. Звезда в тумане.< http://loveread.ec/read_book.php id=3224&p=12>(01, сентября. 2017)

〔10〕Токарева В.С. Звезда в тумане.< http://loveread.ec/read_book.php id=3224&p=12> (01, сентября. 2017)

〔11〕维·托卡列娃.说?不说?〔J〕.岳萍译西部, 2014,(02):142.

〔12〕维·托卡列娃.说?不说? 〔J〕.岳萍译西部, 2014,(02):142.

〔13〕〔14〕Токарева В.С. Звезда в тумане.< http://loveread.ec/read_book.php id=3224&p=12> (01, сентября. 2017).

〔15〕Токарева В.С. Пять фигур на постаменте.

〔16〕Токарева В.С. Самый счастливый день.

〔責任编辑:杨 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