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服务均等化视角下内蒙古特色阅读空间建设与发展研究

2020-09-14 11:58:30 《理论观察》 2020年7期

李静丽

关键词:公共服务均等化;全民阅读;特色阅读空间

中图分类号:G252.17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 — 2234(2020)07 — 0110 — 05

公共服务体系的不断完善和发展既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应有之义,也是新时代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必然要求。从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公共服务均等化”到2012年发布《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十二五”规划》,再到十八大报告提出“至2020年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总体目标”以及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从2020年到2035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基本实现”,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对公共服务职能的清晰定位,对维护公民基本权利和改善民生的责任担当,推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不断完善公共服务体系的首要任务和关键。虽然我国已初步建构起覆盖全民的国家基本公共服务制度体系,各级各类公共服务项目和标准得到全面落实,但受地区发展不平衡、城乡二元经济结构及群体需求不同等因素的影响,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和发展存在明显的差异性。

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文化建设,在不断完善文化机制体制建设、实现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与均等化、加强文化立法、进行文化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都做了较为全面的战略部署,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作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内容,成为落实国家基本公共政策的重点。2016年底,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的《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明确指出,“制定和完善公共图书馆、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农家书屋等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建设标准和资源配置标准,推进全民阅读公共文化设施建设的规范化、标准化。”2019年,“倡导全民阅读”第六次写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全民阅读成为新时代公共服务均等化在文化领域的重要体现。“倡导全民阅读,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的总体部署和内蒙古“健全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推进文化体制机制创新”要求的贯彻落实,以公共图书馆、社区图书室、草原书屋、实体书店、智慧书店以及其他经营性社会主体共同参与构建的特色阅读空间正在成为内蒙古改善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推动文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公众文化素养及地区形象、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的重要内容。笔者从新时代公共阅读空间的特色化发展入手,对内蒙古特色阅读空间的多维发展与具体布局等展开深入分析,明确公共服务均等化视角下内蒙古城乡特色阅读空间的发展及策略选择,为构建多元主体参与的公共文化服务和文化治理体制机制建言献策。

一、新时代公共阅读空间的特色化发展

公共空间(Public Sphere,又译作“公共领域”),是不限于经济或社会条件,任何人都有权进入的场所或空间。哈贝马斯指出,“现代社会,咖啡馆、图书馆、书店等是公民自由讨论公共问题的公共領域和公共空间。”〔1〕在公共空间内,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是以阅读为中介、以交流为中心、以公共事务为话题的“公共交往”。现代社会的公共空间不仅为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交流提供了多元开放的场所,而且丰富了公众的文化生活需求,促进了公共文化服务的发展。

随着建设“书香社会”目标的提出和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不断推进,公共阅读空间、城市公共阅读空间作为新型的公共文化服务形态走进人们的视野,成为近几年学界关注的热点。杨松指出,城市公共阅读空间“是在一定空间范围或区域内,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向社会(区)公众提供公共阅读、流通借阅、艺术赏析等文献资源和数字资源公共文化服务以及开展阅读推广、艺术交流、教育培训等公共文化活动的新型场所”〔2〕,并就城市公共阅读空间的基本属性、发展定位及运行机制等提出了相关看法。王子舟指出,“公共阅读空间有广义和狭义之分,是由政府、社会组织或个人创办,以文献资料为主要载体,向公众提供知识服务的开放空间或场所,广义上包括图书馆、文化馆、社区书屋、实体书店以及网络等能够进行阅读交往的空间场所。”〔3〕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大潮中,公共阅读空间的特色化发展最早始于民营书店的经营转型探索。

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物流经济的发展,京东、当当、亚马逊等网络购物平台进军图书市场,电子书越来越为消费者所接受,对实体书店的发展、盈利模式等形成了不小的冲击,加之房租、税收和人员成本的增长,许多实体书店入不敷出。据统计,2007—2011年,有1万多家民营书店倒闭,也有一部分书店通过经营转型实现了“突围”发展。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涌现出一批采取复合式经营模式的特色书店,在图书经营中植入咖啡茶饮、文创产品、商品销售等,通过举办文化沙龙、亲子阅读、读书分享等活动,在拓宽图书销售渠道、提升书店经济效益的基础上,为读者提供更加多元的文化服务,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特色化需求。新的经营模式带来了实体书店的复苏发展,打造24小时营业的书店以及各具特色的阅读空间成为城市公共阅读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城市文化的发展和公共文化服务的多元带来了生机与活力。各地公共图书馆也在政府政策、资金的支持下,尝试在街道、社区创建新型公共阅读空间,打造图书馆社区网点、街区图书馆、24小时自助图书馆等,构建“15分钟文化圈”。

特色阅读空间作为公共阅读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新生事物,也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基本表现形式,在服务不同群体,提供更加多元、专业的文化产品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自2014年以来,北京市西城区政府与社会各界组织团体进行多方合作,根据区位优势、服务对象的不同,不断规范图书市场管理、凸显特色化经营模式的优势,至2019年4月已形成以2个区级公共图书馆、1个青少年儿童图书馆、23家街道图书馆为骨架支撑,47个挂牌特色阅读空间和书香驿站为特色,2家24小时城市书房为亮点,流动阅读、数字阅读设施设备为补充的结构完整、多元立体的“书香网络”。与公共文化服务场所相比,西城区特色阅读空间为公众提供差异化的产品,满足不同层次的文化需求,扩大了文化服务的覆盖面,形成了覆盖主要社区和街道的公共文化服务特色化、多元化发展格局。

从公共阅读空间的形成及总体发展来看,特色阅读空间不仅是新时代各级政府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积极探索,也是实体书店转型升级、满足公众日益多元的文化生活需求的有益探索和尝试,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作为“政府承担、定向委托、合同管理、评估兑现”的公共文化服务供给方式越来越受到重视。

二、内蒙古特色阅读空间的多维发展与实践

新中国成立70余年来,内蒙古公共文化事业从零起步到不断发展壮大,已经构建起“覆盖城乡、多元发展、均衡普惠”的标准化、均等化发展格局,国家级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成功创建,内蒙古走出了一条具有民族特色、地区特色的公共文化发展之路。20世纪50年代初,内蒙古全区仅有公共图书馆1个、文化馆74个、文化站30个。经过近70年的发展,全区共建设公共图书馆117个、文化馆120个、博物馆185家、美术馆24家、苏木乡镇(街道办事处)综合文化站1093个、嘎查村(社区)综合性文化活动中心12522个,五级公共文化设施网络基本形成。2016年,《内蒙古自治区全民阅读中长期规划(2016—2025年)》以建设“书香内蒙古”为目标,将“全民阅读设施建设、精品推荐、品牌创建、社会普及、全民参与、数字化推广”作为工程建设重点,以独具特色的全民阅读活动,打造北疆文化繁荣亮丽风景线。

“在文化规划理论中,政府、市场与社会力量都是文化体系运转必不可少的要素,而这些多元行动主体正是通过主动寻求一种创造性的文化增生的范式实现文化的包容性发展。”〔4〕围绕政府、市场资本和社会力量在推进全民阅读、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过程中主体作用的发挥,以及近年公共图书馆特色阅读品牌建设的探索实践,本研究将特色阅读空间所涵盖的内容拓展至公共图书馆的共享空间建设、社区书屋(草原书屋)的便民空间建设、实体书店的地标空间建设和智慧书店的创新空间建设上来,并对其在内蒙古公共服务均等化发展中的作用予以客观分析。

(一)基于公共图书馆的共享空间建设

在我国的公共阅读空间建设过程中,政府作为文化传承和社会发展的守护者,往往从政策的高度综合考量公共文化服务的标准化、均等化供给,以提升政府形象、提高基本公共文化服务的城乡覆盖率。公共图书馆作为主要由政府资助和扶持、为全体社会成员免费提供知识服务的大型阅读场所,一直是重要的文化共享空间,均等化的属性要求使其成为公共文化建设重点打造的项目单元,省(区)、市、地、县四级标准化发展的公共图书馆布局和资源配置形式已基本形成。

目前,内蒙古地区已形成比较完备的公共阅读服务体系,公共图书馆的特色阅读品牌建设成效初显。呼和浩特市开启“鸿雁阅读计划”,很好地满足了公众的阅读需求,解决了“读书难、借书难”的閱读最后一公里问题。乌海市以打造“大漠湖城书香飘”全民阅读推广活动品牌为中心,以“同享阅读快乐,共建书香乌海”为主题,推进了几十项“全民阅读”系列活动。“鹿城读书节”“大漠湖城行”“书香兴安”“驼乡书韵行”“书香赤峰·阅读无限”等20多个全民阅读活动品牌,在内蒙古各地熠熠生辉。

内蒙古图书馆推出的特色工程“数字文化走进蒙古包”以及与内蒙古新华发行集团联合开展的“彩云服务计划”,对公共图书馆服务方式、服务理念、服务流程的转变等作了有益尝试,不仅实现了公共图书馆资源服务与读者阅读需求的有效对接,而且强化了公共图书馆的读者服务理念。除此之外,下设的少年儿童图书馆、残疾人图书馆以及两个分馆的设立实现了省区级公共图书馆阅读服务的目标群体细化、特色化发展,特别是少年儿童图书馆在空间建设、服务业态等方面都做了大胆创新,为不同年龄段的少年儿童提供了个性化的阅读服务及娱乐体验。在对呼和浩特市图书馆、包头市图书馆、赤峰市图书馆等市级公共图书馆的调研中发现,数字化、有声阅读等融合新型媒体的服务方式、传播路径日益多元,场馆提供的服务也不再仅限于传统的图书借阅,融合地方文化发展的特色阅读品牌建设、推广成为内蒙古地市级以上公共图书馆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内容。24小时街区图书馆、自助图书馆作为公共图书馆文化阅读服务的新探索,在内蒙古特色阅读空间的整体构建上也凸显出一定的优势,为越来越多的读者所认可。

(二)基于社区图书室、草原书屋的便民空间建设

“十二五”时期,内蒙古城镇社区办公和活动场所覆盖率达到95%,城乡社区服务体系日益完善,将城市社区公共服务资源向农村牧区延伸,城乡社区公共服务均等化取得新进展。社区图书室和草原书屋都是政府文化部门在某一特定区域内设立的面向公众开放的公共图书室。作为基层阅读空间,社区图书室和草原书屋具有一定的相似性,都是为区域内的居民提供便利、快捷的阅读服务,延伸公共图书馆的时间和服务半径,是阅读服务在基层社会的重要体现。

作为一项利国惠民的民心工程,农家(草原)书屋建设工程在内蒙古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发展中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是内蒙古特色阅读空间建设在农村牧区的重要体现。该建设工程于2008年全面启动实施,截止2012年8月底,共建成草原书屋11275个,其中汉文书屋9123家、蒙古文书屋2152家,工程建设累计使用国家拨付专项资金1.804亿元,自治区配套专项资金4510万元,保障了少数民族群众的阅读需求,是公共阅读服务公益性、基本性、均等性、便利性在农村牧区的重要体现。但草原书屋的后续建设和发展存在明显的经费不足、藏书质量不高、服务标准偏低、公众的满意度不高等问题。

在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过程中,可以考虑将社区图书室、草原书屋与新型党群活动中心、街道办事文化站、综合服务中心、文化活动中心等加以整合,“一室多用”,对传统阅读空间布局进行突破性尝试,以“书店+图书馆+社区图书室/草原书屋”的发展模式提高图书等公共资源的利用率,打造城市社区、农村牧区中的特色阅读空间。

(三)基于实体书店的地标空间建设

知识经济时代,实体书店是重要的文明载体和文化标志,也是巩固传播先进文化、提升知识储备、开阔视野的重要阵地,也是某一地区文化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代社会,实体书店作为城市文化生活的聚集地和重要的文化空间,不但给人们带来精神上的慰藉,而且也是“一个城市最重要的风景线与文化地标”,就像茑屋书店之于东京,诚品书店之于台北,西西弗书店之于重庆。随着知识经济、产业经济的快速发展,实体书店在经营理念、服务模式等方面都发生了重大转变,形成了商业性兼具公益性,图书销售、文创产品营销、咖啡餐饮、文化沙龙、亲子阅读等多业态融合发展,集休闲阅读、展示交流、创意生活的于一体“复合式精神文化体验空间”,在满足不同群体阅读需求的同时,实现了书店的多元化、特色化发展。

在呼和浩特地区,最大的国有图书发行企业新华书店将传统的图书销售搬进了商场、文化社区,积极打造业态的多元融合与跨界营销,与餐饮企业U°咖啡共同打造了“新华·字在”书店,别致的空间设计、舒适的环境为公众提供了一个现代的阅读空间。网红书店青城阅立方以及普逻书店等较有影响的实体书店,针对不同的目标群体提供差异化的文化服务。近年,在一些业态成熟的商业区或居民社区还出现了形式多样的特色书店,悠贝亲子图书馆、蒲公英绘本馆、爱心绘本馆等针对学龄前儿童的微型图书馆,以形式多样的阅读服务和亲子活动赢得了公众的喜爱。与一些地标性实体书店相比,内蒙古地区的实体书店无论是在规模还是营销方式上都存在较大差距,但对于公共服务均等化、标准化的实现、服务全民阅读的作用却不可小觑。

(四)基于智慧书店的创新空间建设

与传统的图书销售模式不同,“智慧书店集图书陈列、图书借阅、图书购买等功能为一体,通过引入人脸识别、语音交互、自助售书等智能化设备,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与书城、中小门店、网上书店等相互融合补充,构成线上、线下全渠道消费和服务的新型零售场景”〔4〕,是一个独立的新型实体书店体系。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和广泛应用,智慧书店成为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发展的新动向,以共享书店、无人售货书店等为代表的创新型阅读空间开始出现。智慧书店是打造现代、时尚、多元的城市文化空间的重要体现,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城市文化生态的发展,意味着城市阅读空间的整体改造和业态升级。

虽然内蒙古图书销售市场和阅读服务的数字化程度不高,实体书店、图书销售企业对于智慧书店的营销模式、获利手段等并不十分清晰,积极性明显不足,但“智慧共享平台的应用将为图书经营者提供更加智慧、高效的管理手段,为读者提供便捷的服务,智慧书店正在成为构建全民阅读移动化、社交化、跨介质化的新空间”〔4〕。对于数字阅读平台、销售平台的应用主要集中在公共图书馆和一些图书销售企业的特定范围内,虽然实体书店也通过微信等推送图书资讯和阅读服务,但更多的是以图书销售为目的,推送的内容可读性、知识性不高,且随机性较强,很少能够激发公众的阅读兴趣和购买意愿,与真正的智慧书店建设存在较大差距。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各级各类公共图书馆的延伸阅读、特色阅读服务以及社区图书室、草原书屋、实体书店和智慧书店的发展从不同层面满足了目标群体的阅读需求,但由于内蒙古基本公共服务总量供给不足、兜底质量不高、地区发展不平衡的矛盾仍然突出。在“全国一盘棋,政策一刀切”的大环境中,城乡区域间资源配置不均衡,硬件和软件不协调,服务水平差异较大,尚未有效覆盖全部流动人口和困难群体。各级政府的政策支持与资金扶持明显不足,公共文化服务存在明显的体制空转、工具闲置、价值空置和公众参与不足。社区图书室和草原书屋的图书大多由政府或文化部门统一购置,对社区居民或农牧民的现实需求考虑不多,制约着图书室和书屋的价值实现。由于资金有限、人员配备不足以及其他因素的制约和影响,一些草原书屋成了应付检查的摆设,无法发挥其服务农牧民的作用。由于体制机制创新相对滞后,社会力量参与不足,服务提供主体和提供方式比较单一,作为特色阅读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实体书店的整体规模不大,社会资本的参与带有明显的随机性。因抗风险能力、延展性不强,一些特色书店或因经营不善存在随时退出阅读服务市场的可能。除此之外,城乡社会的二元结构、地区间发展的不平衡以及受众参与程度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特色阅读空间的可持续发展,影响着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实现。

三、城乡一体化背景下特色阅读空间的发展策略

特色阅读空间是新时期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进行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服务环节的重要探索。进入新世纪以来,基于公众阅读需求的日益多元、实体书店的转型升级和政府顶层设计的总体要求等因素的共同作用,由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创办,为公众提供优质阅读内容和文娱服务的开放性阅读场所逐渐兴起,阅读空间建设研究备受关注,以城市公共阅读、特色阅读空间建设研究为主要对象的公共文化服务实践成为推进全民阅读常态化规范化、共建“书香社会”的重要内容。

(一)政府、市场、社会力量“三位一体”共同参与,促进阅读空间的多元发展

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实现、公共文化的发展都离不开政府、市场和社会力量的有效参与。政府作为重要的职能部门,既是制度的制定者,也是重要的服务部门,在综合考量地区差异、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基础上,提出公共服务均等化发展的政策目标,研究制定公共阅读空间发展的专项规划等,在顶层设计层面发挥着政策引领作用。对于社区图书室、草原书屋等阅读空间的设立和发展,进行统筹规划与合理布局,建立健全各类监督机制和考评机制,搭建公共文化资源流通平台。作为维系政府与公众关系的纽带,社会力量“可以有效弥补政府在公共文化建设中的不足,是特色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提供者,也是公眾集中表达文化需求、参与文化建设的重要途径。”〔5〕

当下,内蒙古公共阅读空间建设还存在诸多不足,需要政府、市场、社会力量的共同参与,以跨界组合的方式在服务管理效能和服务多样化上体现出更大的优势。在规范文化市场、打造特色阅读空间上,政府要继续发挥引领作用,针对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阅读空间建设进行差异化的帮扶和引导,实现文化资源的有效整合。对于一些专业性较强的文化服务建设,可以鼓励有资质的社会组织或个人以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形式参与到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中。在社区图书室、草原书屋等特色阅读空间的建设上,引入社会资本,弥补体制和资本上的缺位,实现多种经营。《内蒙古自治区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条件成熟的草原书屋可兼办实体书店。加大文化产业专项资金扶持实体书店的力度,支持实体书店进一步融合文化旅游、文化用品、创意设计、教育培训、商贸物流、儿童玩具、试听呵数码体验、电影、咖啡茶座、电商等业态,建设综合性文化体验消费中心,打造城市文化地标,为全民阅读时代,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发展创造力有利条件。

(二)业务混搭,促进特色阅读服务的价值增值

传统意义上的公共图书馆、社区图书室、草原书屋和实体书店等打造的都是功能单一的藏书空间或消费空间,始终以图书的流通为主,兼及浅层次的文化交流和沟通。全民阅读时代,“随着资本、社会力量进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阅读空间主体的跨界组合带来了阅读空间业务的混搭和功能的复合,传统的藏书空间、图书消费空间正在向知识空间、文化服务空间、第三空间等复合型空间转型。”〔4〕

通过总分馆制度,公共图书馆可以更好地发挥资源优势,深入挖掘存量潜能,做好公共阅读空间的增量拓展。借鉴实体书店、智慧书店在创建特色阅读空间上的经验,公共图书馆也可以在咖啡馆、便利店、酒店等消费场所,打造符合公众阅读需求的特色化微型阅读空间,实现“图书馆+”的功能升级,满足不同人群的阅读需求,提升社会影响力。社区图书室和草原书屋同样可以尝试融合其他业态,以差异化、便民化的服务模式,促进城乡文化空间的平行发展,在功能上朝着多元、特色的方向发展。在延伸阅读服务上,特色阅读空间还需要进行积极的探索和实践,以更加专业、多元的方式满足公众的知识服务需要。虽然全国范围的特色阅读空间建设均处于起步阶段,但北上广等大中型城市的特色阅读空间建设成绩显著,可以借鉴其发展经验,促进阅读空间建设。

实现特色阅读服务的增值,还必须结合虚拟现实技术,形成以线上图书馆为依托的文化交流空间,依托“互联网+”,有效延伸和拓展特色阅读服务的深度和广度,提供多元化的数字服务内容。2018年,内蒙古新华发行集团与北京发行集团签订《京蒙合作战略协议》,在图书配送、图书云平台、文创产业、实体书店创新合作、文化产业研究等多领域达成了合作意向,内蒙古“智慧书城”建设已提上日程。

知识经济时代,作为公共阅读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特色阅读空间的建构与发展需要政府、市场、社会力量的共同参与,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手段为依托,有效延伸公共图书馆、社区图书室以及草原书屋的阅读服务功能,积极推进实体书店的转型升级,实现阅读服务的特色化、多元化发展,为全民阅读时代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发展积聚力量、积累经验。

〔参 考 文 献〕

〔1〕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M〕.曹卫东,等,译.北京:学林出版社,1999.

〔2〕杨松.城市公共阅读空间概念、发展定位和运行机制研究〔J〕.全國商情,2016,(32).

〔3〕王子舟.我国公共阅读空间的兴起和发展〔J〕.图书情报知识,2017,(02).

〔4〕王炎龙,郭玉.基于文化规划视角的城市公共阅读空间多维布局探究〔J〕.中国出版,2018,(18).

〔5〕王迪.从国家包揽到多方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的社会治理理念与实践〔J〕.学术论坛,2017,(02).〔责任编辑:杨 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