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是怎样赢得特拉法尔加海战的?

2020-09-12 14:21:26 看世界 2020年18期

《金钱何以改变世界——换个角度看历史》

[ 韩] 洪椿旭 著

金胜焕 译

东方出版中心

2020 年4 月

对19世纪初称霸欧洲大陆的拿破仑来说,最为危险的敌人是英国。英国为了牵制法国,不仅曾七次主导针对法国的同盟,也持续地支援了当时被称为“法国后院”的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叛乱(以下称“半岛战争”)。在1812年的萨拉曼卡战役中,战败法国军队的也是威灵顿公爵率领的英国军队。

在半岛战争中,英国海军获得了令人仰视的存在感。他们保障了从英国到葡萄牙的海上供给线,在军粮、火药等必需的军事物资供应方面,也比地理位置上更为相近的法国更具优势。这是因为在1805年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中,英国海军司令纳尔逊击败了法国和西班牙的联合舰队,掌控了制海权。

读到这里,读者可能会产生一个疑问:英国为什么能够培育出一支战无不胜的海军?

造船,没那么简单

拿破仑一世登上皇位后的法国,统治了除了俄国和英国之外的欧洲大部分地区,不仅人口比英国多得多,而且也具备了培育海军所需要的经济力量。

虽然人均收入比英国低,但因人口众多,1780年法国的国民生产总值达到英国的两倍以上。如果仅仅从投入财力扩充海军力量这方面看,很显然法国占据更为有利的条件,因为用那种财力完全可制造出更多的战列舰。这样,即使在局部战斗中失利了,也有很大的可能成为战争的最终胜利者。

所谓战列舰,是一种可以排成一列并向对方进行炮击的战斗舰。把100门以上的铸铁大火炮排列成2~3排,这在当时可谓采用了“先进技术的总合”。在当时,把火炮安装在船上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也许有人认为,把火炮安在甲板上开炮不就完了吗?但如果真那么做了,船舶就很可能因失衡而导致沉没,所以必须把火炮安装在吃水线(船浮在水上时船和水相接的警戒线)下的船体内部进行发射。而这里也有问题需要解决,一是要在船体两边做出经防水处理的炮门,二是要处理好发炮时产生的强烈的后坐力。

解决后者的技术,来自荷兰和葡萄牙发明并改良的快船(caravel)类型的帆船。这类船以超群的平衡能力吸收了火炮发射时产生的后坐力,并且具备了用轮子缓冲的发射台装置,在战列舰中使用这一技术,后坐力的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

这在当时被视为最尖端的技术,所以战列舰的价格当然很昂贵。特拉法尔加海战中,纳尔逊司令所乘坐的旗舰“胜利”号就装有104门大炮。

还有一个问题是,造船的木材要从瑞典和北美进口,因为类似罗宾汉曾出没的英格兰南部舍伍德森林,早在18世纪以前就消失殆尽了。建造“胜利”号一艘船,单是松树一种木材就需要6000棵,费用可达6.3万英镑,如果按照现在的价值换算,超过110亿韩元。况且,这只是建造船只的费用,还不包括火炮的生产以及士兵的费用。木制帆船使用30~40年后,会木烂水漏,因而不能继续使用,实属价格昂贵且使用期短的东西。

不履行债务的王室

那么,英国是如何做到建造和维护其庞大的舰队的呢?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C.诺斯,注意到了1688年的光荣革命。以光荣革命为起点,英国的国债利率急剧下降,因此在与法国等敌对国家的竞争中能够占据优势。

光荣革命以前,英国政府的国债利率远远超过10%。利率之所以如此高,是因为英国斯图亚特王室频繁不履行债务。这里可以举个典型的例子:1671年,英国国王查理二世停止了对债券的利息和本金的支付,这给那些包销政府发行的债券,再小额销售给富有阶层的伦敦金融业者们,带来了致命打击。当时英国王室频繁地宣布不履行债务,是因为国家财政并不稳健。查理二世的父亲查理一世之所以败给奥利佛·克伦威尔率领的议会军并被处死,也是因为建造战舰征收的特别税—造舰税,引起了贵族和金融业者们的反抗。

虽然英国的清教徒革命带来了共和制,但是克伦威尔逝世之后,1660年帝政复辟了。继查理二世之后登上王位的詹姆士二世,并未吸取查理一世的教训,反而开始恣意征收壁炉税等众多税种,导致了以议会成员为首的纳税者们的强烈反抗,其结局是1688年,英国资产阶级和新贵族们发动了光荣革命,并撵走了詹姆斯二世。英国议会把荷兰的威廉三世推崇为新的国王,条件是征收新的税赋要经过议会同意和不能随意掠夺国民的财产。

从此,英国政府再也没有一次延迟支付过债券的利息和本金。这是因为政府认识到,如果国王随意课税或者延迟支付债券利息,就可能立即引发革命。

“以供给赢得战争”

光榮革命的成果不仅仅是这些,威廉三世并没有一个人前来英国,为了对付潜在的反对派,他还带了1.4万人的军队及数万名技术人员和金融人员。兴盛了233年,却在1995年因衍生产品投机而破产的巴林银行的创始人,也是这批人中一员的后裔。当今世界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FORTIS里,也有从阿姆斯特丹迁徙到伦敦的霍普金融家族成员。也就是说,和人一起被带到英国的是荷兰的思维方式和金融制度。英国的贵族和资本家并不是没有些许的反感,但是“荷兰金融”已然成了大势所趋。

对这一变化最先起反应的是金融市场。直到1690年还是以10%的利率进行交易的英国P国债,到了1702年利率一下子降到6%,到了1755年更是降至破纪录的2.74%。这样,英国便得以用其他任何竞争国家都匪夷所思的低利率来完成资金筹措,而这一切都关系到英国海军和陆军战斗力的提升。别说是建造庞大的海军,就连军队日常训练都能够大胆使用火药,使之接近实战。

别的国家都是战争开始以后才开始训练,而英国军队已经经历过接近实战的训练,因此至少没有在战争初期吃亏。以在半岛战争中打败法国军队的威灵顿公爵为例,“以供给赢得战争”的英国神话就是这时候诞生的。当法国掠夺西班牙百姓来补充粮食时,威灵顿公爵率领的部队却施以陷入贫困泥坑的西班牙人食物,成功地把法国军队引入游击战的泥沼。

利率下降的惠泽并非英国政府独享,积聚了财产的英国人可以投资债券,特别是没有期限的永久债券来设计自己舒适的晚年生活。再者,一旦形成了可信赖的资本市场,全世界的富人们都争先恐后地拥入英国伦敦进行投资。

(本文获出版社授权,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郑嘉璐[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