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智斗勇斗狠越南“返佣游”

2020-09-12 14:21:26 看世界 2020年18期

冯建维

广西东兴口岸附近,向游客兜售商品的越南边民

5年前,笔者与海外媒体友人游历越南时达成共识:号称“海上桂林”的下龙湾,是我们越南行最值得游览的自然景观,那里特别适宜老年游客坐在船上慢慢欣赏、细心感受。

但到了2019年年底,笔者在寻觅轻松、舒适的北越纯玩团的过程中,发现体验大不如前。一番咨询下来,包括从广西东兴口岸入境越南的陆路及直飞河内的旅游线路在内,不但没有纯玩团,曾经的零负团费、导游“买团带”的低价团也已成为历史。

等到出发后,笔者亲身体验了新生事物“返佣团”—各家旅行社攀比着“高额给游客返钱”来招揽游客。

满街的组团社广告称,7天6晚越南游,每位返现金800元。

找不到纯玩团

笔者深知所谓“零负团费”的购物团,是靠购物提成等来补足“吃住行、娱游购”的成本,因而迫使游客长时间在购物店被纠缠着购物,进而被搞得身心俱疲、颜面尽失,这是购物团的“规定动作”。

历史上的“零负团费”运营模式,指的是客源地“组团社”先用低价吸引到游客后,再由“地接社”在旅途中用购物回扣等,来补足团费。而导游买团,是旅行社招来游客后,卖给导游,由导游施展外界难以想象的各种表面合法的坑蒙拐骗手段,从游客手中收回买团成本并赚取导游的收入。

发展至今天,旅行社口中的所谓“返佣”,指组团社辩称的“这是组团社把本身利润分出一块返给游客”,因而称为“返佣金”—这纯属谎言。这笔返佣,是组团社先行把游客在旅途购物中产生的高额购物提成,在游客报名时提前或是承诺返给游客—因为这些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钱,本质上就是游客的钱。所有人都懂得:天下没有免费午餐。组团社公开在马路上随机拉人的广告词竟然是:白给钱旅游还不去?但旅途中要遭受的各种折磨,拉人者却没有告知。

以我们本次越南游为例,满街的组团社广告称,7天6晚越南游,每位返现金800元—也就是说,去北越旅游不但不需花钱,还能挣钱!但实际上,这笔钱是用旅途中包括辱骂在内的各种强迫和欺骗等非正常购物,甚至是起五更爬半夜的累死累活、身心俱疲,乃至体面和尊严换来的。

返佣团的出现,表面看,是过去靠低价恶性竞争来招徕游客的旅游市场,在仅靠低价已经不能再吸引到足够游客后,需要先行给游客高额返钱来诱使其参团。而在本质上,购物团比纯玩团能获取更大暴利。进一步说,旅游业要想获取更大暴利,首选消灭纯玩团,这是找不到纯玩团的根本原因。

当有经济实力、真想旅游的游客,肯出钱也找不到纯玩团,被迫忍受购物的折磨,甚至异化成与旅行社的斗智斗勇斗狠时,这就完全背离旅游的初衷。

先埋“多带现金”伏笔

既然找不到纯玩团,明知“不要钱的一定是坑”的笔者几人,只好被逼去见识一下返佣团。

参团前一天,我们从海南组团的所有游客,都接到广西北海领队的如下短信:“建议入境时随身携带人民币3000元现金,以备越南海关不定时抽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是东南亚各国防止外国游客去打黑工或偷渡等不法行为的移民局政策,请遵守。”

事实上,据我们对多位近两年去过越南的游客调查,广西东兴口岸经北仑河出境的返佣团,没有一位游客受到越南海关的抽查。更何况,越方口岸芒街和中方口岸东兴之间,北仑河宽大的大桥及两岸空地上,挤满了人,平均每天3万多人出入境,越南海关怎么可能有精力、时间,查每位游客带的人民币最低现金数?

笔者在游历几十个国家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国家对出入境有“最低带多少现金”的要求,反倒是有“美元、澳元、新西兰元超过1万需要申报”的要求—强制申报是为了避免现金走私。

越南胡志明市,早高峰的摩托车队伍

那么,越南返佣团领队要求尽可能多带现金的目的,就是“带足够多的钱去越南购物”。这种用越南海关名义欺骗中国游客,属不属于“败坏越南海关的名声?是不是利用越南海关所具有的国家强制力行骗”?

直到2020年1月上旬我们回到海南过春节前,这种七日游的返佣已经超过千元,其诱惑力正在水涨船高。而根据我们对广西、越南物价的了解,和沿途“吃住行、娱游购”的估算,这次北越游的正常费用,最多不会超过2000元。也就是说,加上返佣,购物团必须从每位游客身上挣得3000元以上的购物纯利润后,才够得上成本。

劣币驱逐良币的旅游市场,离谱到外界难以相信的极高购物提成,造成购物团最终打败纯玩团,是业内有识之士在1990年代就預料到的事。但返佣团“约占正常团费一半以上的巨额返佣”,仍使我们始料不及。

不经常出国的游客,最担心能否顺利通关。于是,利用海关这个具有强制力的国家机器,来威胁恫吓游客购物,通常会奏效。包括上文说的必须携带3000元在内,所有与海关能扯上联系的事,骨子里都是利用国家强制力来诈骗、强迫游客购物。

以过关扣留恐吓购物

北海去东兴口岸的旅游车刚启动,3个多小时的车上购物,就从一位地陪年轻人开始了。北海领队介绍这位年轻人时,向游客说的话隐喻颇深。按照领队的意思,越南海关对中国人不友好,导致游客入境越南手续繁杂;这位年轻人与越南海关很熟,专门为我们这个团办理入境越南手续。

于是,该年轻人开始介绍入境越南的各种须知,哪些物品可以带,哪些会被海关扣押。由于这些中老年游客大多携带有治疗各种慢性病的药物,重点就转移到所谓“游客每天必须用、越南海关又不让入境”的药品。其称,他有办法通关后带入越南,但必须买他的药,来威胁恫吓游客。

事实上,中越双方的口岸,均没有任何查验这些中老年人常用药品的程序。甚至同团游客携带的低温保存胰岛素的小冷藏箱,两国海关均予以放行。

在入境越南后,游客们迎来更离谱的威胁:能不能真正入境,还要经过一个边境检查站的关卡。

到达越南芒街市,我们就被带到号称“3层以下是免税店,4层以上是越南海关”的大商场里继续购物。

领队让游客长时间滞留该商场的理由是,越南地陪导游去“十几公里外另一个越南边境检查站”办过关手续了。事实上,从越南入境东兴口岸后,在约十几公里处的广西境内,也存在一个类似的边境检查站。中越双方警察只是例行查看人数,并不需要事先办理任何海关手续。

使游客长时间滞留在旅游购物店里的唯一目的,就是忽悠游客充分购物。而游客付出的代价和受到的伤害,不仅是花离谱价买没有多大价值的商品,更是随后几小时赶夜路,在晚上九点多才身心俱疲入住“宾馆”。

肆意吹嘘夸大礼物来头

在进入购物店后,游客会先被洗脑。在一间小会议室里,讲解员会基于事先了解到的该旅行团游客构成,有针对性地将“该店商品所具有的独特性、唯一性”“不买此生后悔,你们不可能再次来越南旅游”等话术,灌输给游客。

由于是在国外,这些针对国内游客的讲解词,不受国内旅游部门的监管,因而更加放肆、离奇。

如其中一个玉器店,号称是缅甸政府与越南政府合建的缅玉中心,两国政府把闻名世界的缅玉销售权,授权给了该店。这是利用缅玉即翡翠颜色庄重典雅、滋润细腻且硬度大、难加工因而耐磨的知名度,和随之而来的高价,忽悠游客“本店缅玉由缅甸政府直供,所以货真价实”。这对曾多次购到假玉石的游客来说,颇具吸引力。

离谱到外界难以相信的极高购物提成,造成购物团最终打败纯玩团。

在中、老、缅边境工作近两年的笔者,对不良商贩利用缅玉骗钱早有耳闻。当地朋友曾传授鉴别玉石与塑料、玻璃的简单方法,甚至还分享了面对缅甸商人冒充中国地质大学宝石鉴赏专业毕业生身份的压价技巧。所以,笔者对这家越南玉器店里出售的缅玉真假和质量高度怀疑,更不相信政府间竟有专门转让缅玉销售权给某个购物店的离谱协议。

旅行6天,游客共去了十几个形形色色的购物店

回忆此次6日游,笔者共去了十几个形形色色的购物店。所谓多国领导人用的具有保健作用的雪花银茶杯、其夫人手腕上戴的价格极昂贵的沉香手链,还有越南领导人阮富仲赠送的红宝石等玉器……多家購物店都用这样的来头,吹嘘自家店内的雪花银茶杯的保健作用,和沉香作为“礼佛、药用、镇宅、气味、灵气及具有升值潜力的收藏品”这般的高雅身份象征,来诱惑游客。

更加搞笑的是,我们所去的所有越南购物店中,竟然没有知名度很高的越南产猫屎咖啡,连越南腰果也仅在购物店门口看到一次—在越南的购物店买不到这些土特产,却被逼买包括中国产品在内的其他国家商品,也是此次旅游购物的一大特色。这使我们看到:返佣团的旅游购物,已经完全背离了旅游六要素“吃住行,娱游购”中的购物初衷。

散布恐怖谣言禁足游客

领队、北越导游和购物店的另一特色,是在对进店游客洗脑时,不仅过分吹嘘本店商品,还用包括当地口口相传的生动、鲜活具体事例等难以核实的野史,对游客进行蛊惑。

其中一个典型段子为,越南男人可以娶多个老婆的原因,是1979年开始的中越战争,造成了女多男少。这些掺入色情情节、神秘兮兮地放大中越仇恨的谣言,易于让游客记忆深刻。

渐渐地,笔者意识到,凡是这些他们过分夸大的事,其背后一定出于牟利的考虑。那就是用越南人仇视中国人的理由,来威胁游客晚上不要走出这些外表像民宅的宾馆。更何况,这些旅行社还担心,游客一旦发现市场上的越南商品远比导游收回扣的店铺的同类商品物美价廉,将会严重影响随后的购物。

不购物就是不爱国,是他们的口头禅。

越南夜市

这些北越购物店和导游、领队,到处渲染中越战争的奇闻轶事,威胁恫吓游客晚上不要外出的目的,就是每天用购物把白天时间塞得满满之后,等到晚上八九点入住宾馆以后,仍不给疲惫不堪的游客丝毫自行出外购物的时机。

对中国游客而言,北越的夜晚是否真的那么恐怖?事实上,笔者有一退休的北方熟人同事,夫妻因对海南等地的高物价不满,竟去越南冬季避寒半年。按照她的说法,越南对华人基本上是友好的,否则来自中国北方的老人也不会像去泰国清迈冬季避寒一样,越来越多地光顾越南,并渐成风气。

所以,吃住在远离市场化商家的远郊,威胁恫吓游客不要脱团购物,以免游客了解越南特色商品如咖啡、腰果等的真实市场价,才是领队、讲解员们大肆传播中越历史恩怨的真实动机。但传播这些颇具现场感的细枝末节,易使游客以为这才是真实的史料—这对本已微妙的国家关系有害无益!

该返佣团利用国家关系牟取不当商业利益的另一绝活儿,是要求每位游客在颠簸的车上,抓紧时间填写越南政府规定的“一带一路”项目购物单—导游明明是想掌握具体到每位游客究竟是花了多少钱,作为下车单独谈话时迫使没购、少购物的游客必须“达标”的依据,但却打着政府甚至中国国家倡议的旗号。该团领队还一再煽动“中国人出国要给中国人争气,买东西才能挺起胸膛做人”,更把购物提高到为国争光的高度。

不购物就是不爱国,是他们的口头禅。至于把越南国徽印到咖啡外包装盒上等小手段更是比比皆是,笔者不再赘述。

不签旅游合同预设陷阱

返佣团回国当晚,昼夜兼程赶到宾馆已经是晚11点多,且大家都没吃晚饭,肯定是赶不上每晚6点从北海出发到海口的客轮。所以,游客们满心以为旅行社第二天会放过游客,让游客们在北海市放松一个白天后,再乘夜船赶往海口。

没想到这天,强迫购物的行为更加疯狂。在早上5:30就叫早,6:30天没亮,就带着游客们赶往第一家购物店,把本次返佣团的购物惨痛体验推向最高点。

游客们由于已经历了4天国外购物的折磨,更何况没了“买外国货”的忽悠购物噱头,很难再被唤起购物冲动。这就使返佣团导游动用更离奇的手段,如恐吓游客“这家店是船票赞助商,不买东西的话晚上就不给船票”云云。笔者为此质问导游:“不给船票,我们就投诉旅行社!”

导游诡异一笑说:“你们签旅游合同了吗?”

这时我们才猛然惊醒,本次旅游竟没签合同。不敢签订旅游合同的返佣团,表面看是为了脱离旅游部门的监管,本质上却是为了让游客受骗后投诉无门。这为导游用“不买货不提供回程交通”做敲诈勒索的筹码,提供了便利。这不仅说明返佣团纯属非法经营,而且其已事先做好应对各种投诉等突发事件的预案—若真的发生甩团、甩游客的情况,后者也无处维权。

责任编辑谢奕秋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