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叔叔特朗普,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2020-09-12 14:13:45 海外文摘 2020年9期

周妮

玛丽·特朗普

今年55岁的玛丽是一名心理学博士,她已故的父亲弗雷德·特朗普是唐纳德·特朗普的兄长。她在七月出版的新书《永不满足的特朗普——我的家族如何造就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人》中写道,特朗普从小就撒谎和欺骗成性。短短半个月时间,该书就已在美国售出140多万本。

特朗普女士,您在书中称唐纳德·特朗普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人”,这具体是指什么?

病态和权力的结合是非常危险的。我的叔叔明显不具备足够的聪明才智和对冲动的控制力,不值得信任。

2016年他当选总统时,您是什么感觉?

我十分受伤,甚至有种遭到人身攻击的感觉。以前我对自己的姓氏十分自豪,觉得它听起来很酷。而现在,它总是和一个做了那么多可怕事情的人同时出现。

您的曾祖父弗里德里希·特朗普出生于如今德国莱普州的卡尔斯塔特,在1918年流感大爆发期间死于纽约。家里人会谈论他的死因或您家族的德国老家吗?

没有。祖父从未谈及他的父亲,我不认为他的死对他影响很大。祖父属于第一代完全被同化的美国人,他不为自己的德国出身感到自豪。唐纳德尤其不愿提起自己的出身,因为他在公司常常需要和犹太人打交道,他似乎认为人们无法区分德裔和纳粹。

您的父亲,也就是唐纳德的哥哥弗雷德,本应接手家族的房地产生意,结果您的祖父却让唐纳德成了继承人。

我的祖父并不真正拥有人类的情感,他只会为自己的目的利用他人。无法助他达成目的的人,就会被他抛弃,比如我的父亲。在我的家族中,只能有一个赢家。慢慢地,大家就知道了,这个人不会是我的父亲弗雷德。所以说,唐纳德不择手段成了那个赢家。

您的父亲没有进入家族企业,而是成了一名飞行员。

《永不满足的特朗普——我的家族如何造就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人》封面

父亲是一名职业飞行员,但祖父总在骂他,打击他,说他不比一名汽车司机强。父亲无法成为祖父想要的那种儿子,不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成年后,我成为一名心理医生,才终于知道,从医学上说,祖父是反社会人格。

后来,您的父亲开始酗酒。您的家人是如何对待这件事的?

如果酗酒被认为是道德的沦丧,而不是和遗传关系密切的一种疾病,酗酒者就可能永远无法恢复健康,而且父亲没有从外界获得任何帮助。我父亲的经历让小他七岁半的唐纳德知道了他不被允许做哪些事以及应该成为怎样的人。

唐纳德是在模仿他的父亲?

从性格上来说,他们其实并不如看上去那么相像。祖父非常有才,是个成功的商人。而唐纳德绝对不是。他没有能力,生意从来都做得不好。但祖父知道,为了赢,唐纳德愿意做任何事情,不管是说谎、欺骗还是偷窃。

家中没有起到缓和作用的角色吗?比如您的祖母?

没有什么起到缓和作用的角色。童年时代的唐纳德很少受到他母亲的照顾,这不是她的错,因为她那时生了重病,缺席了他的成长。小唐纳德十分沮丧而孤独,这对他的性格带来了毁灭性的影响。祖父在敦促我的父亲追求最优、成为赢家的过程中,一步步地偏向了唐纳德。在他眼中,唐纳德不只是最好的,而且从来不会做错事。我想,直到唐纳德使得大西洋城几家赌场先后破产,他才不得不承认,让唐纳德经商就是一场灾难。唐纳德似乎并不明白如何运营赌场,总是陷入困境。祖父曾派一名司机带着335万美元去大西洋城购买筹码,拯救赌场。这是非法的,祖父必须为此支付罚金,但几天后他又在唐纳德的另一家赌场做了相同的事。而且,奇怪的是,后来有那么多人和机构都愿意接手我祖父的“唐纳德工程”,支持这个男人,虽然他根本不值得。这种支持始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媒体,之后是银行业和共和党人。

1992年,唐纳德·特朗普和父母合影。

您的祖父却让您的父亲贫穷而孤独地死去。

祖父讨厌记起我父亲的存在。在父亲失去飞行员的工作后,祖父将他招进了特朗普管理公司做维修工。那是本该由父亲接手的价值数亿美元的商业帝国,而当时,他得开着辆卡车四处奔波。这是唐纳德对他做出的最残忍的事情之一。父亲39岁就病得很重了,他一直身体不好,后来还做了心脏手术,变得越来越虚弱,最后无法站立。祖父和一些大医院关系不错,比如“牙买加”医院用我祖父母的名字命名了一栋楼,因为他们曾给医院捐款数百万美元。但父亲最后进了皇后区的一家小医院,并死在那里,死时身边无人陪伴。就在那天,唐纳德还和他的妹妹伊丽莎白一起去看了电影。

特朗普表示后悔曾给您的父亲施加压力,但并没有就让他在病床上孤独死去而忏悔。

我想,对他来说,他的哥哥孤独死去根本不重要。您看看我们的国家最近都发生了些什么,那么多人都因为唐纳德的错误而失去了生命。父亲生病时,唐纳德正利用我祖父的钱、权和关系筹备建造特朗普大厦。唐纳德似乎总是富得令人难以置信,但到那时为止,他的一切都是由我祖父资助的。

您对您的叔叔就没有半点正面评价吗?

很久以前,他显然还热衷于慈善,现在则完全没有了。

您获得了临床心理学博士学位。您如何从专业角度评价您的叔叔?

很多人都为他下过诊断,比如自恋人格障碍。但我不想直接诊断他,而是想帮助读者们理解他的行为。除了人格障碍,我们还应该注意其他方面,比如他有睡眠障碍,学习能力很差。对他来说,加工信息似乎很难。很可能他童年时就有学习障碍,但他从未得到诊断,因此也从未真正得到治疗。

2008年,《纽约时报》曝光唐纳德·特朗普一家骗取了您的遗产。

1965年的玛丽·特朗普(右边的婴儿)一家

我一直都知道有些事情不太對劲。祖父死时,遗产居然只有3000万美元。据《泰晤士报》揭露,应该有9.7亿美元。父亲死后,姑母和叔叔成为我的财产受托管理人。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欺骗了我,这着实令我震惊。唐纳德一生中从未自食其果或遭到什么报应。他做的可怕之事一件接一件,到最后却无需对任何事负责。自他的青少年时代起,便一直如此。

那您写这本书是为了报复吗?

2016年大选前,我就想站在公众前,但我清楚没有人会听我说,我们家族也没有人对谈论这些事作好准备。现在我终于说了出来,是因为我希望选民不要重复2016年的错误,我不想他们在不知情的状况下作出决定。现在,他的无能已经严重削弱了美国,情况十分危急,不能让他再次当选。

[编译自德国《明镜周刊》]

编辑:周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