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球迷,足球还有什么乐趣?

2020-09-12 14:13:45 海外文摘 2020年9期

马克·曼森 张烁

足球复赛了,球迷却回不来。新冠疫情下,各个俱乐部都不得不关起门来踢比赛。对于球赛而言,球迷缺席无疑是很大的遗憾,因为在沉闷的比赛中,球迷才是最大的亮点。

球赛见证了一首首天才神作的诞生。当里奥·费迪南德被罚禁赛八个月后,对家球迷改编了杜兰杜兰乐队的歌,他们欢快高唱:“他的名字叫里奥,他坐在球场的看台上……”当安迪·格拉姆确诊轻度精神分裂症后,基尔马诺克球迷唱出了颇受争议却流行甚广的“两个安迪·格拉姆,只有两个安迪·格拉姆”。在夺冠热门俱乐部的比赛中,能一睹球迷高歌“就像看巴西队叱咤风云”的激动场面;而在无名小队的球赛里,也能见到球迷们为执勤警察唱起小夜曲的另类趣味。

2017年,巴萨球迷还实打实地引发了一场地震。在欧冠赛场上,面对首回合0比4不敌巴黎圣日耳曼的落后局面,这支西班牙球队愣是设法把总比分追平至5比5。诺坎普球场里近10万名球迷对此反应激烈,以至于距球场最近的豪梅·阿尔梅拉地球科学研究所监测到了震动。然而,当时巴黎圣日耳曼的客场进球数仍然占优,这意味着巴萨必须再进一球才能免于淘汰。在伤停补时第五分钟,巴萨上演绝杀大逆转。而巴萨球迷们也在那一刻引发了里氏1.0级地震——这可是官方测定的微震。

也有球迷选择用委婉的方式表达自己对球队的痴迷。全英第一、欧洲第二大球场——温布利球场建有一座标志性拱门。来自东北部的钢铁工人们在负责搭建这一结构时,往里面塞进去了数不清的米德尔斯堡球衣和纪念品。桑德兰足球俱乐部在建造光明球场时,专门用2.5万块砖砌了一堵“名人墙”。球迷可以用25英镑的价格买到在砖上刻下自己姓名的特权。有趣的是,其中一块砖上刻着“斯纽尔卡”,也就是乱序的“纽卡斯尔”,看来爱捣乱的对家球迷也混入了桑德兰的大本营。

光明球场的“名人墙”上刻满了桑德兰球迷的名字。

波兰弗罗茨瓦夫队的球迷在吊车上看比赛。

另一位紐卡斯尔球迷就不太机灵了。在他把安迪·科尔的肖像文在腿上的第二天,俱乐部就将这位射手卖给了曼联。命运也捉弄了一位热刺球迷。2001年,他砸下1万英镑押热刺赢曼联,结果半场3比0领先的热刺,最终以3比5输掉了比赛。

与球赛相关的经历总是让人记忆深刻。在那个通讯远不及如今便利的年代,热爱英国赫尔城队的埃及演员奥玛·沙里夫,总会专门从自己位于巴黎的家中打电话到俱乐部询问比分。演员贾斯珀·卡罗托也一直难忘自己年轻时曾在曼联老特拉福德球场经历的惊魂一刻。那时,他和同是伯明翰城球迷的朋友只买到了主队看台的票。“小点声。”卡罗托嘀咕道,“要是他们听见了咱们的口音,肯定会杀了我们的。”一切都很顺利,直到中场休息时,两人去买饮料。当时柜台前挤满了人,只听朋友操着浓重的伯明翰口音从柜台的另一边冲他喊道:“嘿,卡罗托!他们这里竟然不卖好喝到爆的保卫尔饮料!”

就目前而言,近期的比赛可能都要在沙发上观看了,除非你像波兰弗罗茨瓦夫队的球迷一样疯狂。为了能现场观看该俱乐部的一场闭门赛,一位球迷专门在场馆外租了辆吊车把自己升起来。最终,球队以2比1的胜利回报了他。

[编译自英国《旁观者》]

编辑:马果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