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一个国际难题

2020-09-12 14:13:45 海外文摘 2020年9期

理查德·哈斯 小妮子

名受試者正接种新冠疫苗。

截至八月下旬,新冠疫情已让80多万人丧生,数亿人失业,数万亿美元的资产化为乌有,而疾病还在继续传播。在此背景下,新冠疫苗的研发越来越受到人们关注。

然而,疫苗并非万能药,没有哪种疫苗可以确保所有人在接种后都能获得充足而持久的免疫,更何况还有数百万人可能会拒绝接种疫苗。此外,地球上生活着80亿人,而全球80亿份疫苗(如果需要接种几针,还需更多)的生产和分配可能需耗时多年。而且,谁该为疫苗买单?先不说盈利,企业期望收回其研发投入和产销成本,仅这方面的资金就高达几百亿美元甚至更多。谁能最先接种?谁来决定谁能以何种顺序进入等候名单?疫苗研发国应得到什么优待?富国会以何种程度排挤穷国?各国在决策时会考量地缘政治因素,与友国、盟国共享疫苗,却逼迫敌国的风险人群排在等候名单的最后吗?

在国家层面,各国政府都要开始考虑该如何分配生产或购入的疫苗。一种可能是,先给医疗卫生领域的工作人员接种,然后是警察、消防员、军人、教师等职业。此外,政府还要考虑高风险人群的优先权问题,比如老人和有基础疾病的人。此外还有,接种应只对部分人群免费,还是对全员免费?

在国际层面,这些问题还会更加复杂。必须快速提升生产效率,制定分配规则,确保穷国也得到供应。全球疫苗免疫联盟、世卫组织、多国政府和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倡议建立新冠疫苗全球获得机制,建议将有效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不考虑其研发地和各国支付能力,在全世界平等发放。世卫组织为这种分配设想了一个全球框架,目标是为风险最高的人群及卫生领域的工作人员给予优先权。

但这些方案可能都不太现实。一方面,新冠疫苗全球获得机制倡议缺乏相应的财政支持,另一方面,所有国家的政府都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下,首先关注的肯定是本国民众。目前大部分应对举措都是基于国家层面的。一些国家由于拥有先进的公共卫生体系和有力的政府领导,情况相对要好,一些国家则相反。在疫苗问题上,这种基于国家的方案肯定会招致灾难,因为只有少数国家有能力生产需要的疫苗。而从国际层面思考疫苗问题不仅关乎伦理和人道主义,还有经济和策略上的意义,因为我们需要世界范围内的集体复苏。

全球治理有各种形式和规模,最重要的是它得存在。政府、企业和非政府组织必须快速协商,不管是在新冠疫苗全球获得机制倡议、联合国还是G20的框架下,这关乎几十亿人的生命健康和世界各国的社会稳定。

[编译自瑞士《新苏黎世报》]

编辑:周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