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畏”

2020-08-18 09:47:57 《读者》 2020年16期

冯唐

〔印度〕哈里与迪普蒂 纸艺

曾国藩说:“危险之际,爱而从之者,或有一二;畏而从之,则无其事也。”

这是一句大白话,表面的意思容易明白,但其中的道理,不容易明白。

表面意思是说,一个成功的CEO,会有两类下属:一类是出于“爱”,被CEO的人格、魅力征服;一类是出于“畏”,被CEO的权力和利益笼络。危难之际,出于“爱”的下属中,十有一二,可以共患难;出于“畏”的下属中,则一个都没有。

深层道理是讲,不要对人性要求太高,共患难、共进退的人,有2.5%~5%就很不错了。

趋利避害是深层人性,是改变不了的,也不要抱怨,更不要试图改变。树倒猢狲散,大难临头各自飞,是正常现象。

那些危难中不走的极少数人,是有性情的人。激勵这些人,靠的不是钱,而是事,是一起做大事的苦与乐,是一起做大事的成就感,是长时间一起做大事的兄弟情和温暖感。

性情中人明白,人生没有终极意义,如果有些意义,就是那些过程中的好时光。

这似乎是个悖论:成事的人中,特别是成大事的人中,性情中人占比奇高。

(夕 梦摘自天津人民出版社《成事》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