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水美人靠

2020-08-06 14:45:38 《课外语文·中》 2020年7期

张梅

李商隐的诗总是让人读出凄凉——留得残荷听雨声。去扬州的时候,暮色初临,就歇脚在一池枯荷边,不远,漆色斑驳的美人靠和残荷一样寂寞。

常常在江南的园林城市和古镇村落邂逅美人靠,那窄窄的长木凳,因为这个名字变得风情万种,它线条柔美流畅,下有水波相和,旁有垂柳婆娑,就那样小鸟依人状,妩媚地环绕在亭边楼角。唐诗宋词中的美女,常坐上面发呆,妆楼凝望,女红针黹,凭栏消愁。

去扬州的前一夜,流连在灯影中的秦淮河,听画舫中的广播娓娓叙述秦淮河的前生今世,临水的美人靠犹如一个意味深长的邀约,加上打油诗的诙谐,靠一靠,似乎能靠出锦绣人生,过客不禁多看了几眼。乘船看过去,灯光透过灯笼的红意照上去,还有更高更远的白月光,笙歌丽影留在时光深处,此时有的只是有约不来的落寞。

这些园林中的美人靠风情虽存,可游人走马观花,美人靠只是累时的小憩。我喜欢的是古镇庭院中的美人靠,有家居的亲切。厚实的蓝印花被斜斜地搭在美人靠上,是乡间随意开着的花,朴素,大朵大朵,洗得有些发白,午后有花白头发的老人出来将被子打个翻,素白的被里子,依旧露出蓝印花布的四边,敦厚温暖的阳光被棉被悉数接住。偶尔会有只猫,懒洋洋地趴在美人靠上。抑或夏日,满当当一瓷钵蚕豆酱,深褐色,端放在美人靠上,酱香已经飘了出来。那扑赶流萤的蒲扇正被一条碎花布细细地滚着边,见着有蠅虫飞来,扬扬扇,赶紧驱走。

园林中也有这样温馨的场面,苏州的网师园在车前子看来是一只描金漆盒,漆盒里装饰着亭台楼阁、山水花卉,轻轻地打开,桂花的香气就泼出来,香气颤颤悠悠。一位老太太和老先生坐在美人靠上吃烙饼,老太太把烙饼的中间部分给老先生吃,说那里软。诗人为所见的情景心动,觉得这位老太太真美,不觉多看几眼,人间的爱情的美就美在这些琐事上。这时的美人靠,一点也没有古代闺阁佳人怨妇的闲愁。身姿不再袅娜了,可坐在美人靠上,依旧是风景,温馨,暖着人。

更多的美人靠被叙述在一段逸事一截传说里,人去亭阁在,美人靠历经多年的风雨简直是祖母靠了,沧桑的旧意遮掩不住,恰恰是因为这份旧,体味到时光的绵长,美人靠终究是个温柔的名字,闲情也好,逸致也罢,路遇美人靠,得歇歇奔波的脚步。美人靠,对于今人,靠出的当然不是哀怨和孤寂,靠出的是一番风景,一种怡然,一份气韵。

(选自《深圳商报》2010年10月20日)

【赏析】

本文把江南的园林城市和古镇村落的美人靠相对比,表达了作者对“有家居的亲切”的美人靠的喜爱;古镇庭院和苏州网师园中的美人靠因为带有浓浓的生活气息,温馨而暖人,所以才能赢得作者的赞许。在本文中,美人靠成为作者表达自己生活态度的一种载体。

(孟庆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