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年轻人也在追《乘风破浪的姐姐》?

2020-08-06 14:45:38 《课外语文·中》 2020年7期

李言

2020年,姐姐元年。

影视行业寒冬。大众对选秀审美疲劳。忽然之间,所有人都开始讨论起《乘风破浪的姐姐》。3个女人一台戏,30个女人就是一台年度大戏。30个年龄30+的女艺人,艰苦训练、残酷竞演,乘风蜕变、破龄成团。年度现象级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大受年轻观众追捧。

这群年龄上至50+、下至30+的姐姐们,又飒又美。 她们或是一个时代美的符号,或是波尖浪谷里的海上花,她们都是有故事的女同学,她们的魅力来自于心底深处充满阅历的生命力,哪怕露出生命状态的裂隙与软肋,也更动人。

当大把的同龄男艺人身材走样、日渐油腻,她们仍然自律地维持姣好身材;当太多人信仰着“年龄论”——什么年龄干什么事儿,她们还在激情磕事业,又美又炸裂,勇敢追梦想。

这注定会是一档社会价值大过综艺价值的节目。“姐姐們乘风破浪”,本质而言是一场女性社会化审美的巨大变革。大众正在抛弃过去“年轻崇拜”的单一审美,在这种新的审美潮流下,才有了《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横空出世,所向披靡。

在“少女人设”大行其道的当下,面对社会的普遍“媚青文化”论调,30~40岁女性人人自危。直到“看到姐姐们之后,我不再害怕岁月”,年轻人纷纷表示,“好像不那么害怕变老了”“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罗曼·罗兰曾说过这样一句令人警醒的话:大半的人在20岁或30岁时就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就变成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把以前所说的、所做的一天天地重复,而且重复方式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荒腔走板。

阅读和学习能让我们保持深度思考的习惯和能力,从而有独立完整的三观,而不是人云亦云。当然,这需要高度的自律。

当很多人惊叹姐姐们冻龄般的身材保养和过硬的业务能力时,要知道,这无一不是自律换来的。

正因长期的自律和努力,当年酸酸甜甜的张含韵能够在18年后发生惊艳众人的蜕变,成为唱演双优还超会说话的尖子生。

终身学习,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到的最正确的事情。终身学习者,岁月带给他们不只是皱纹,更多的是智慧、气质和修养。

年龄之于她们,更像是“船帆”,而不是“风浪”。

无论是20岁、30岁、40岁,还是50岁,年龄只是一个数字。不就是一个数吗,相对论早已证实了时间之虚妄,

怕输,才是一个人衰老的开始。能够在新起点重启,我不年轻谁年轻?

50岁姐姐不管选择做20岁少女,还是普通的中年女性都不要紧,人生不用紧赶慢赶,一生都可以用来追逐梦想、体验未知。

我们的黄金时代,才刚开始。

岁月从不败美人,时光也从不辜负终身学习者。

难道大家真想每天在屏幕上看到那些完美的“瓷娃娃”?

我们想看到的是真正的人之美丽。什么是美?美是真实。

资本越是把女团包装成充满讨好意味的流水线产品,“姐姐们”越“猖狂”,就越是对“物化女性”的反抗。

年轻是多样性,标准化才会扼杀青春。

我们之所以喜欢《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节目,是因为看到了与自己截然不同的活法。

我们在这群姐姐身上,看到了底气,各具魅力,活出自己的韵味。

姐姐们的美,并不在于年轻、漂亮、富有,而在于精神的高度独立。

姐姐们鼓励了年轻人,她们都可以这么努力,你凭什么还在混呢?

在纪录片《简·方达的五幕戏》中,绝色影后简·方达说:年龄不是按照时间顺序,而是按照精神态度排序的。

青春不是人生的一段时期,而是心灵的一种状态。创造力、热情、舍弃安逸的冒险心,都是青春心态的表征。

年龄,不是身份证上的数字,而是你的经历、智慧、自律、财商、好奇心、生活方式。这一切,都最终体现在你的容貌上。

姐姐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给所有女性打了个样。颠覆了人们对年龄的刻板印象,让人们对“老”多了一种想象。

塞缪尔·厄尔曼轰动全球的《年轻》里说:“没有人仅仅因为时光的流逝而变得衰老,只是随着理想的毁灭,人类才出现了老人。”

只要你尚怀有一颗惊人的仰慕心,不断追求如夜空中闪亮星辰的事物和思想,对人生也一如孩子般,以无止境的好奇心去探讨、去感兴趣、去爱,而且你仍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影响奔涌的潮水,姐姐们随心所欲的精彩人生,就可以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