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中的舞蹈

2020-07-30 14:00:53 《山东画报》 2020年6期

王勉励

外墻粉刷是一种既苦又累还危险的行业。不管是酷暑还是严寒,只要有需要,外墙粉刷工就得爬到十几层甚至几十层的高楼上,一根绳索就是他们所有的安全保障,两个材料桶、一把刷子就是他们的主要工具。他们在城市的高空施展着自己的才艺,就像一群舞者演绎一段原始而又优美的舞蹈。他们攀附在高楼的外墙上,用自己的勤劳和汗水,用自己的一身脏、一身累,换来了城市的干净、美丽和整洁,换来了市民对工作生活环境的满意与赞美,也换来了自己小家的幸福。

张伟是一位四十出头,干了近二十年的外墙粉刷工。我问他在那么高的楼上粉刷害怕不害怕,他说:“早忘了害怕了,说真的,当初刚干这活时真害怕,不到十米高就吓得浑身出汗,腿还有点抽筋,不敢往下看。时间长了,慢慢就适应了,十几年了,在楼顶走和在路面走没区别了。”不管如何,外墙粉刷工从事的还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工作,每年都有一些事故发生,磕磕碰碰是常有的事。张伟对我说,他不害怕危险,就怕工头拖欠工资,辛辛苦苦干了几个月,工头总找借口拖欠一段时间。现在,好在政府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监管很严,最近几年没有人敢拖欠工资了。张伟还说:“干粉刷虽然辛苦,但工资相对来说比较高,干上一段时间,领了工资先给母亲送二三百元,再在菜市场买上二斤猪头肉,喝上一瓶啤酒,看着老婆孩子那个高兴样,什么辛苦都忘了,我感觉自己的小日子还是蛮幸福的。”

“老师,您逆光拍照用多少光圈和速度?”一名粉刷工在我拍照时大声地向我吆喝,提出这么专业的问题真是令我吃惊和好奇。“小伙子,你懂摄影?”我好奇地问。“老师,您别叫我小伙子,我儿子都是大小伙子了,我今年三十二了。”“你喜欢摄影?”“上高职时喜欢,没找到工作,就干上粉刷了,但一直喜欢摄影,可是相机太贵了,也没有空余时间,等儿子结了婚,就买套相机玩玩,我拜您为师吧。”还没等我答应,小伙子已经从十几米高的楼上下来了,一定要加我微信,请我吃饭。“老师,给个面子吧,请您吃饭,今天中午我就不用在楼顶吃了。”“你们都在楼顶上吃饭吗?”“对啊,上上下下太麻烦,中午饭我们都是在楼顶上吃,两个馒头、一个咸菜疙瘩、一壶水就解决了。”盛情难却之下,我们在路边找了个小摊,喝了两碗羊肉汤,吃了四个烧饼,趁他不注意时,我悄悄把账结了。从此,我又多了一个憨厚的粉刷工徒弟。

这些粉刷工大都来自东营市河口区农村,他们正在为河口区“三工一业”维修改造工程忙碌着。在和粉刷工兄弟们接触、交流的过程中,我慢慢了解他们,了解他们的艰辛和幸福。母亲的一句夸奖,妻子的一个拥抱,孩子的一句呼喊,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他们用自己的汗水让这座城市变得更漂亮;他们是这座城市的一员,也是一群常被我们忽视但又熟悉的陌生人;他们是这座城市的“化妆师”,也是站在最高舞台上的优美“舞者”;他们是一群伟大又让我们尊敬的平凡劳动者。

(编辑/景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