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山沂水:开拓者传奇

2020-07-30 14:00:53 《山东画报》 2020年6期

崔秀娜

“人人那个都说哎,沂蒙山好,沂蒙那个山上哎,好风光……”

巍巍蒙山横贯东西,滔滔沂河纵穿南北,八百里沂蒙大地山川锦绣。“沂蒙红嫂”“沂蒙六姐妹”“沂蒙精神”,更是家喻户晓。

但不可否认的是,沂蒙山区对交通的阻碍,曾让沂蒙地区的发展处处受限。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2019年鲁南高铁开通时,铁路沿线周边群众会如此欢呼雀跃。

地理环境造就了这里极具开拓精神的人民,最典型的城市代表就是临沂。临沂,古称琅琊。琅琊文化里,鲁俗的“好儒备于礼”与齐俗的“宽缓豁达而足智”都被融入其中,这就形成了临沂人外朴厚而内多智的性格,极具开拓精神。

下面,就让我们在一幕幕历史的记忆中,追忆那一段段开拓者的传奇。

开拓者的先锋:荀子

荀子,一代先贤,曾任“兰陵令”,长期在沂蒙地区出仕、讲学、授徒并终老其地。与孟子的“性善论”不同,他提出了著名的“性恶论”,并在此基础上,写下了著名的《劝学篇》。“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其中心思想就是:既然人性恶,那么只有不断学习,才能不犯错误。

他尊崇孔子,又广泛吸收各家学说的精华,成为先秦百家之学的总结者。《荀子》是代表了当时认知高度的一部治国百科全书,凡治国中的重要问题,皆有所阐述。

竹简上的映证

在相当长时间内,只能在其它著作中见到有关《孙膑兵法》的记述,但其文本却长久失传。很多学者甚至认为孙武和孙膑是同一人,直到1972年于臨沂银雀山同时出土了《孙膑兵法》和《孙子兵法》的竹简,这一千年悬案才终于有了答案。“万里相逢欢复泣,凤巢西隔九重门。”感悟历史风云变幻,尽在这里。

这一发现也被誉为是“中国20世纪100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

今天来到临沂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在那一千余年岁月中被长埋地下的竹简上的纤细文字,承载了如此丰富的中华文化!《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就是临沂这座文化圣地的一双翩翩彩翼,让它振翅翱翔。

汉画像石上的风华

《山东汉画像石精粹·沂南卷》载:“沂南北寨汉画像墓分前室、中室、后室和侧室,总面积88.2平方米。共用石材280块,其中画像石42块,画像73幅。”该墓坐北朝南,建筑考究,气势雄伟,是汉代画像石墓的代表。其画像线条简练流畅,构图疏密合理,雕刻细腻精美。画像内容丰富,题材广泛,从社会生活、生产,到鬼神崇拜,故事皆有形象而生动的刻画,是汉代社会的一幅缩影。

这也是一个琳琅满目的世界。上层的求仙、祭祀、宴乐、起居、出行,下层的收割、冶炼、舂米、屠宰……在汉画像里,一览无余。而这不更是一个马驰牛走、鸟飞鱼跃、狮奔虎啸、风物龙潜,充满着非凡活力和旺盛生命力的热闹世界吗?在充满了无尽艺术魅力的汉画像上,彰显了汉代那磅礴张扬的盛世荣光。

沂蒙精神永流传

沂蒙是一片红色热土。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共产党在这里建立党组织,开展农民运动。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共山东分局的直接领导和八路军一一五师的大力帮助下,沂蒙军民开辟了沂蒙抗日根据地,并使之成为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指挥中枢。

解放战争时期,沂蒙成为华东解放区的战略指挥中心,通过鲁南、蒙泰、孟良崮等战役和外线出击作战,粉碎了国民党军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和重点进攻。

战火纷飞的岁月,沂蒙地区涌现出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沂蒙人民用他们的行动诠释了沂蒙精神的内核:爱党爱军、开拓奋进、艰苦创业、无私奉献。

如今,沂蒙精神正在绽发新的光彩,成为激发临沂发展的动力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