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猫有关

2020-07-06 03:18:19 滇池 2020年7期

张晓莉

深冬下着小雨的天气,冷得人只想缩在被窝里,奈何困于生计 ,每日还得踩着泥水裹着寒气投身案牍。好在备有暖手宝,工作闲暇之余还可以抱着取暖读书。暖手宝是一只 hello kitty,前爪垫在下巴上,慵懒的趴在热水袋上,棕色身子、白耳朵、白爪子、粉红的嘴和鼻子,充了电,手伸进它腹下,手心手背就都温暖起来。仿佛多年前抱着喵喵取暖一样。

喵喵是我家养了多年的一只狸花猫,从小便唤它喵喵 ,后来就成了它的名字。大概养了七八年的样子,后来被母亲送人,现在不知所踪。

喵喵才来到我家的时候还很瘦小,都不会吃饭,那时我读初一。周末放学回家,奶奶说家里老鼠多,从亲戚处抱来一只小猫,我听了满心欢喜,飞奔上楼看它。黑灰相间的一小只,水汪汪的小眼睛里隐约藏着怯意。因为怕它逃跑,奶奶用细细的绳子拴住它的脖子,关在楼上专门放杂物的房间里。我推门,它吓得“喵喵”的叫着缩到墙角。看着小小的它,心里很喜欢,要去抱它,它却伸出爪子,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最后,倒把我吓了出去。

在此之前,因为村内无人养猫,我虽爱猫,却并没有见过猫。后来语文课本上有一篇老舍的文章,《我们家的大花猫》,把他家的大花猫写的很是可爱,还有一幅插图,我才知道,原来猫长这个样!

读了那篇课文以后,不知是谁说上学路上有一户人家养了一只花猫,我每日经过那户人家的路口都要张望,盼着一日,他家的花猫出来让我看看 ,可是总未如愿。终于有一天我们四五个小伙伴决定结伴去看他家的花猫,那花猫躺在院子里的马车上懒懒的晒着太阳,见我们一伙陌生面孔蜂拥而入,猛然惊起,翻身一跃,就窜到房前的竹林里去了,我们只好悻悻而归。可是,总算是见到猫了!原来,它并不像同学们传言的那样比狗还大!

自从见过猫以后,想养一只猫的愿望就更强烈了。

听奶奶说她年轻时曾养过猫,多的时候有四五只,家里都没有老鼠出没。后来常常跑到别家偷吃灶上的剩菜,被人投毒,无一生还。爷爷奶奶老实本分,那时生活愁苦,再加上祖上成分不好,总被没完没了的批斗、欺凌。俗话说“打狗看主人”,因主人家身份低微,清贫如洗,又逆来顺受,那些猫就只能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这是旧话。

盼望了那么多年,我家也终于有猫了!这是多么高兴的事情!奶奶说这是只“女猫”,我也不懂方言里为何要把“母猫”说成“女猫”。管他呢,反正我知道了,它是一位猫小姐。

每周放学回家,我就雀跃着奔到楼上看猫。我家的黑狗从此失宠,它对我热情地摇着尾巴,我看都不看它一眼。后来小猫长大了一点,熟悉了我们,熟悉了环境,拴它的绳子就解下来了。它渐渐学会了吃饭,我第一次给它舀饭时,舀得跟大黑狗吃的一样多,母亲立刻制止“猫饭一撮,狗饭一勺”。好吧,那我就多给它几片肉。母亲又说“给它吃肉它就不抓老鼠了”。后来据我观察,原来母亲说的都对,它确实吃的很少,似乎总是象征性的吃两口就走开了。再后来,它居然能抓老鼠回来。一开始只抓些小老鼠,而且都是晚上我们一家人在屋里看电视的时候抓回来,像是邀功一样。每晚都有收获,每晚都抓回来炫耀玩耍一番,才慢慢開始享用。我们也习惯了它每晚抓猎物回来给我们表演,有时是老鼠,也有蚂蚱或者蝗虫、田鸡……但它也有失手的时候。记得有一次,猫小姐骄傲的玩着它的猎物,一不留神,居然让猎物从它眼皮底下溜走了。那天全家慌乱,翻箱倒柜——找老鼠!喵喵免不了被责罚,被轰了出去。

喵喵在我家很是得宠,我们姐妹四个都很喜欢它。常逗弄它、抱它、跟它玩耍。它多数时候很高冷,对我们爱理不理。常常爬上房顶安静的坐着,只给你一个孤独的背影。有时候又很黏人,老来蹭你的脚,还“喵喵”的叫唤着,一般这种时候,是它饿了,要讨吃的。有时它很精神,可以追逐自己的尾巴转圈,疯了似的玩上半小时。有时候又像是喝醉了酒一样,身子软绵绵的,在窗台上走着走着一脚踩空。无论是哪个样子的它,都让我深深的喜爱。它很爱干净,常常自己用舌头梳理皮毛,用爪子揉眼洗脸。我跟妹妹们帮它洗澡,可它似乎不太喜欢,拼命挣扎,伸出爪子要抓人。我们一人抓住它的爪子,一人抓着它的头,将它全身涂满洗头膏,把它搓成一只泡泡猫,强行把它洗得香喷喷的。后来洗了几次,它仍然挣扎,却不似开始时那般面目狰狞了。可是有时刚洗完澡,它居然跑到灶灰里取暖,又灰又黑,有时还会把皮毛烧去一块,丑极了,让我痛心疾首,只能对它大骂一通,重新再洗。我们对给它洗澡这件事情很热心,因为它已经越来越黏人,看电视时,悄无声息坐到你的脚边,假装打瞌睡的样子,趁你不备,就跳上你的膝盖。母亲不让我们抱它,一是怕它脏,二是怕惯坏了它,它就不抓老鼠了。于是我们把它洗的干干净净,抱去给母亲闻它身上的香味,母亲也忍不住要逗弄它一番。它刚洗完澡的那天我们都争着要抱它,它就美美的在我们的膝盖上睡觉,脖子里还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我们都把它当成了家庭的一员。它很聪明,天气冷的时候,总是盘成一团埋头睡在沙发上。父亲性情和蔼,每次都只轻轻呵斥然后把它推下去,从不打它。有时睡觉门窗没有关好的时候,它也会悄然爬到床头伴我入梦,等我醒来,它调皮的蜷在我的额头呼呼大睡,或是悄悄的缩在脚边,像个赖床的小孩子。它有时会在我做作业时跳上桌子,坐到我的作业本上,我推开它,它就跑到桌子的一角坐着,再不理它,它无趣,就自己出去晒太阳了。有时我们吃零食,它就跑到跟前蹭我们的脚,“喵喵”的叫着,巴巴的看着。那样子,你都不忍心不分点给它吃。有天我发现它居然会吃瓜子,那种多味的小黑美人瓜子,一开始我们给它剥瓜子吃,后来懒得剥,就直接丢瓜子给它,它居然可以自己在那里吃起来了,俨然成了一只会嗑瓜子的猫。

喵喵极爱吃鱼,过年过节买鱼回来,放在水缸里养着,它老远就能闻见腥味,跑过来“喵呜,喵呜”的叫唤着,想要吃肉。这可不是买来让它吃的,我们都不是很有机会吃鱼。呵斥它,赶它走,可是似乎鱼的腥味太过于诱惑它了,它死活赖着不肯离开。有时趁我们不备,它就自己下手要去捞鱼,它伸出爪子抓鱼,鱼尾一甩,溅出水花,它弹跳避让,那场面很是有趣。幸好鱼很大,它顶多只能抓破鱼尾。因为有抓鱼的经验,它居然会跑到门前的一片水塘里抓田鸡。我猜想它一开始可能想去抓鱼,水塘里放了鱼苗,可水塘毕竟不是水缸,它又不会游泳,鱼是抓不到的。邻居家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看它在水边,就抓小田鸡喂它,后来它退而求其次,居然抓起了田鸡。它像个杀手,在夏日傍晚安静地潜伏在草丛里,有小的田鸡浮出水面,它飞速伸出爪子将它擒获。有时失手,跌进水塘,便快速挣扎着逃出水塘,湿漉漉的跑掉,狼狈极了。

喵喵给我的记忆很多,我记得有一次它居然跳上窗台去抓门头上的小燕子,被我一顿教训。后来它成年,会在春天的夜里发出凄厉的叫声,常常把我吓醒。再后来,它居然有了身孕,可是似乎很痛苦,有时候安静的坐在地上打瞌睡,突然就像被针刺一样的叫唤着就到地上打滚,一会儿又若无其事的晒太阳。我们都很好奇它怎么了,母亲说可能是胎动引起的不适。母亲便用纸箱和旧的衣物给它备下温暖的产房。我们都没见过它是什么时候生下小猫崽的,总之我们觉察时它已经打理好一切,虚弱的躺着,任小猫崽叫唤着在它身上爬来爬去。母亲说:“牲口命贱,投生为畜生,真可怜!”便会悉心照料它,给它吃些好的。可是在它作为一只猫妈妈的意识里,它很怕人类对它的孩子们怀有歹意 ,就悄悄的用嘴叼着小猫崽的脖子,将它们转移到隐秘处,直到小猫崽们会吃东西会打架淘气,它才把它们领回家。这是母性的本能 ,时刻警觉 ,保护自己的孩子。它的小猫崽们都很漂亮,有雪白的、花的、黄的、也有像它一样灰黑相间的,而且那些雪白的猫崽一律有着美丽的蓝眼睛。它们出生就不知猫爸,它们似乎也不需要猫爸。它们的猫爸像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负心汉一样,“播种”之后,便不知所踪。从怀孕到生产再到抚养幼崽长大教它们谋生本领等这一切,都是猫妈妈独自承担。然而,它还要承受失去愛子的痛苦,唉,可怜的喵喵!那些小猫崽一般早已被人预定,学会吃饭后就一一被抱走。我们都很舍不得,喵喵更失落于孩子的下落不明,总要到处寻觅叫唤上一段时间。之后,它独自坐在屋顶眺望的背影就显得更加的孤独而落落寡欢。

时间是治愈伤痛的良药!这句话适用于人,同样适用于猫。不久后,喵喵又恢复了往日的散漫和骄傲,开始撒娇、耍赖。有时它睡得很沉,我叫它摸它,都不搭理我。小样,可是我依然知道怎样唤醒它。我恶作剧的拿一片肉放到它的鼻子前,它马上睁开眼,泛着光,一激灵起来奔肉而去。有时我们去离家不远的地里干活,它会悄然尾随而至,偶尔会在路边吃一种叶片细长尾尖的野草。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吃草,有时给他苹果、梨之类的素食,它闻都不闻。之后我查阅资料,知道那是猫草,它身体里需要补充维生素,它就会去吃这种猫草,这可能是它的猫祖先经过多年进化而来的生存经验。所以,我总觉得动物们,其实远比人类想象的要聪明得多。

喵喵两次被送人,那时我已经读大学,每次打电话聊家常都会说起猫。话语间,母亲已经越来越不喜欢喵喵了。养了七八年的老猫,在它的猫生里,它已经步入了老年行列。可能它老来昏聩,也抓不到老鼠,整日偷懒睡觉,甚至还干了些糊涂事。它居然将尿排在一堆鸡蛋里,捂坏了一百多个鸡蛋,它将猫屎拉到喂猪的玉米面里,让猪们不吃食。那些猪可是家里重要的经济来源,而那只懒猫,于这个家已经不能做什么贡献,而且频频生事。于是母亲勃然大怒,正好村里有人想要,就拿个袋子装了将它送人。它的新主人在我家对面的村子里,隔着一条河。可是没过多久,它居然自己找回来了。那时我们姐妹都不在家,在外读书的、打工的,家里就没人宠着它了。它回来后常常半夜抓门,我猜想它可能怕冷,想到沙发上睡觉。可是它半夜叫门的行为常惹得父亲和母亲睡不好觉。于是又再次将它送给了一家远房亲戚。这一次,依旧拿袋子装着,只是路远了,父亲骑摩托车将它送走。我得知消息,很是失落,但我想亲戚家的小孩子们也很喜欢猫,或许会善待它。

可是据说不久后,喵喵失踪了,房前屋后遍寻不见踪影。

至今,喵喵已经杳无音信多年。想起它的失踪我总是充满悲伤和愧疚,在它作为猫的前半生里,它陪着我长大,我看着它从猫小姐变成猫太太。在一年又一年春草绿、秋叶黄的变迁里,它重复着繁衍生息和失去孩子的种种痛楚。直到后来老无所依,下落不明……

不知它现在是否尚在人间?流落在世间的哪个角落?也许它早已被恶狗咬死;也许跟别的野猫私奔鬼混;又或者,早已在野外变成潇洒的野猫,孤独、骄傲、不羁!

我可怜的喵喵,我只是在想你会不会怨恨我们的狠心,怨恨我们将你宠坏后却又不管不顾?对于一次次的将你抛弃,你曾经,有没有伤心欲绝?

责任编辑 胡兴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