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或“围城”,欧洲都得突破

2020-06-30 05:17:11 《环球时报》 2020-06-30

【波兰】斯拉沃米尔·马伊曼

新冠肺炎病毒的出现不是人类所能掌控的,但一定程度上,我们至少能掌控遏制病毒作乱的措施以及抗击疫情的经济与政治策略。现在的一个问题是,当国际社会从这场大流行病肆虐的噩梦中醒来,它已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为了不让答案显得过于简单,有必要重提10年前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不少人的预言,即西方经济秩序将因此发生彻底转变。但实际上,到现在为止西方经济并未汲取教训,在操作方式上并未出现任何重大变化。也就是说,对未来的预测具有诸多不确定性。但这不妨碍我们基于已经出现的情况做些预判。

疫情已经严重冲击美国经济,现在美国经济的情况比欧洲和中国都更糟糕。有人认为,中国将在国际秩序中发挥更重要作用。

部分原因在于美国存在缺陷的政策以及它的内政问题。过去70年来,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无可争议。根本原因在于其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国际社会一度认为,美国不但能治理好内政,而且有能力也有意愿协调全球应对危机,“美国能解决问题。”但新冠疫情和同期爆发的反种族骚乱对美国这些方面都构成严峻考验,尤其是美国协调全球各国应对危机的能力与意愿。

而在抗疫过程中,中国的经济与政治体制再次展现了不容低估的韧性。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从中长期看,中国经济将呈现强劲复苏态势。在软实力方面,中国积极与其他国家分享疫情相关信息以及中国抗击疫情、摆脱危机的经验,获得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国际组织和国际社会普遍认可。

这个时候,美国一些政客鼓噪与中国开展经济和地缘政治对抗,显然会遭受比以往更大的损失。但他们似乎就是不能容忍中国通过双边和多边外交,广泛推动与其他国家的互利合作,更不能容忍中国一些企业比如华为在科技等领域的创新发展和领先,于是百般施压,要与中国“脱钩”。

如果中美真的脱钩,那就意味着国际社会再次出现竞争集团,就像冷战期间那样。地缘经济与地缘政治相互交织,很可能给未来世界带来巨大危险。正是意识到这种危险,意识到新冠疫情以及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正在重新定义国际关系的现状,包括美国盟友和伙伴在内的其他国家都在试图避免做出选边站的选择。

欧洲国家就在面临这样的局面。大流行病引发的危机再次证明,欧洲同全球紧密相连。拒绝与中国合作、切断供应链都是不必要也不可能的选项。

欧洲现在亟需思考的是如何摆脱这套“两极逻辑”,即不得不在美国和中国的技术和经济之间做出选择。

正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的那样,欧盟需要有统一的对华政策,但这个对华政策当前的重点关照之一,应是新冠疫情过后如何在中美之间找到平衡点。这需要欧洲思考很多问题,比如欧洲对北约体系和战略的参与问题等。同时,欧洲还需要和其他许多国家一样,尽量避免出现“围城”想法,不要认为最大危险只是在外部。▲

(作者SlawomirMajman是波兰信息与外国投资局原局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外籍高级研究员。本文由陈怡颖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