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红晕

2020-06-29 07:54:55 《滇池》 2020年6期

蓝翔,本名朱添来,缅籍华人,祖籍广东台山。1982年出生于缅甸密支那市缅甸“古韵新声诗社”社员、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会员、缅甸密支那缅华书画写作协会副会长。

释放

重音震动下

一只只脱缰灵魂

摆弄着、扭动着五尺身躯

平日里,难得释放的内心世界

一泻千里

酒精催化下

一双双有型的手

随着音符,伴着节奏

灰暗灯光、霓虹灯的闪烁

内心的郁闷

一扫而光

晨悟

池水,经一夜寒冻

凝结在楼顶

清晨,难得的安静

被燕儿撞碎

瞧,这天宽地阔

无怪燕儿喜欢

静,是一种觉悟

动而不逾矩,境界更高

西天月,行路人

圆月西垂,五更时分

梦,还挂在

离开被窝时稚气的笑脸上

真不想,说走就走

只是,浪子心谁懂

抵抗着摄氏四度,冷风

看清了现实

为了梦圆得更完美

只有放着,暖暖被窝

寻找另一个,梦的起点

牵手十二月

放下翠绿

甩开金黄

鸟鸣花香在远远等候

老叟蹲坐路旁,抓着

冬阳的脚取暖

小草夜里未擦干的頭

今早还滴着水珠

十二月

一个全新的岁月,牵手

此刻开始

偷吻

螺旋桨打散,晚霞红晕

整个天空,洒满

离地面越来越远

与夕阳越来越近

远山在白雾里    懵了

伊在两岸的倒影里    睡了

就在夕阳转身的剎那

我悄悄偷吻了,机窗外

机翼平行的黄昏